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文章归档 > 2010年十二月
2010年12月31日 07:53

二十一世纪头十年结束了

二零一零年结束了。这是我过得像行尸走肉的一年。
二十一世纪头十年也随之结束了。有人总结这十年,开列了不少大事,比如九一一事件、金融风暴、美国“失落的十年”、“金砖四国”崛起、互联网称霸全球等等。另外,与上个十年相比,这个十年里,天灾伤亡创下惊人纪录,比如二零零四年的东南亚海啸,二零零年的卡特里娜飓风、南亚大地震,二零零八年的四川汶川大地震,二零一零年的海地大地震等等,常常一次就死几十万人。
已进入信息时代、后工业时代、太空时代的人类,竟是如此脆弱。
这十年里,中国经济发展最快,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社会总体上保持稳定,没出大的乱子。过去一年里尤其看到,中国领导人到了外国很受尊敬......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7日 12:51

韩寒《独唱团》解散与美国航母的到来有关

早上看到新闻,《独唱团》团队解散了。《独唱团》第二期出不来了。
我对这本书还是很有期待的,因为在书店里买到第一期,认真地看完了。里面有好些文章写得非常不错,很文学也很有新意。我还由此结识了一个叫负二的作者,他那篇《电击敌不过催眠》写得真棒。对了,负二也写科幻小说的。
后来《独唱团》又约了我写小说,我写了一篇科幻小说过去,他们很喜欢,通知我说,决定发表在第二期上面。
我不知道这第二期出不了,是什么原因。网上有人分析说,大家都在合唱,你韩寒独唱什么呢?
网上还有人说韩寒有家小了,顾不上了。我觉得可能性不太大。还有人说是没有出版机构愿意为他出,还有人说是经费的原因,还有人说是对韩寒以......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6日 07:22

《地铁》神马的,都是折腾

《地铁》神马的,都是折腾

《地铁》系列是在挤地铁上下班的片断间歇里涌出来的一些呓语和幻觉。时间跨度从九十年代前期至二十一世纪前期。它们从来都不是一些受人欢迎的文字。它们不是为读者和市场而存在的。其中被认为是阅读障碍最小的、故事最“精彩”的《地铁惊变》曾在《科幻世界》上发表,但在读者投票评选的银河奖中也连提名奖都没有得到。我没有想到过这些篇目有朝一日会被结集出版。




但是,大概二零零九年下半年,应姬十三、小姬和小庄之邀,在京城月坛附近某饭馆小聚。具有浪漫的理想主义精神的科学松鼠会的知识青年们(他们让人想到“五四”新文化运动时那些戴长围巾的人),提出要出版我的书。当场确定是《地铁》。然后,这伙人就兴......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2日 09:17

杭州印象,平静中暗含毁灭

六和塔。钱塘江比想象的更阔大,潮头涌起,苍白色如猪唇。大桥沿升起了浮云般高楼大厦,但六和塔却傲然耸峙,如若利剑斩断时空。江面和城市中均布满灰色巨霾。
西湖。雷峰夕照,情侣嬉戏,对面便是省军区大院。有笔直的军人守卫。车水马龙大街上,黄衫大胖和尚,在报亭前缓步踯躇,与摊主打招呼。但西湖上却是一派波澜不惊,好像连声音也没有了。
虎跑公园。山中的红叶,山麓走动的狗与猫,啼叫的鸡,写生的学生,闪耀的阳光,树林中的弘一法师舍利塔。闲适的游人。虽是冬天,却秋意正浓。虎跑,是和尚梦二虎,掘土得泉。下有虎跑山庄,空气极清新。如有汽车过,立感不适。
西溪湿地。比西湖还要大一倍的水面。岸边老树、奇石,芦......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3日 06:47

在末日中活下去——读《新幻界》上糖果与水弓的小说

糖果的《三季一生》的主题是末日,她讲述的是一个我们都熟知的“死亡之星”理论,说是太阳有一颗伴星,每隔两千六百万年,星回来一次,给地球带来死亡与灭绝,但是,故事在这儿游离常轨了——这毁灭具体是哪一天,谁都不清楚,根据末日监控中心,只知道可能是每相隔七年的九月十三日。如果第一个七年没有来,则有可能是下一个七年。于是,第一次没有来,第二次没有来,第三次……在这等死的一个又一个七年中,人们的生活变得匪夷所思。但作者也没有描绘整个人类的疯狂,而是集中在一个主角陈正游上。陈是一个有点猥琐的男青年,在这等死中,活得十分的荒诞而失败。他喜欢的女性陈小凡(一个未被录取的末日科普工作者)离她而去,在北极圈的冰川......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