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文章归档 > 2011年四月
2011年04月25日 21:07

畏途上的迷人艺术

畏途上的迷人艺术
1953年4月25日,也就是58年前的今天,沃森与克里克共同发表论文《核酸的分子结构:脱氧核糖核酸之构造》,首次描述了发现DNA的双螺旋结构的过程。这篇论文经常被冠以“珍珠”一词,因为它是如此的精简(只有2页),却又开启了生命奥秘的解答。如今,基因已成为日常用语,也被一些人视为畏途,反转基因浪潮连踵在欧美兴起。沃森作为作者之一,在DNA发现半个世纪时,写成《DNA:生命的秘密》一书(另一作者是贝瑞),指出再过几年,西方世界势必恢复理智,摆脱勒德派(指强烈反对机械化和自动化,设法阻碍技术进步的人)偏执症的枷锁束缚,那时他们可能会发现自己在农业技术上的严重落后。欧洲和美国的食物生产成本将变得比世界其它地区昂贵,且效率......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25日 06:50

更多的中国人信鬼信神了

周六,世界读书日,北京蓝天白云。我与王小柔在蓝色港湾单向街书店,作世纪文景主办的“世界奇妙物语,地铁别有天地”的读书访谈活动,不知怎么的,很快谈到了灵异事件,谈到了鬼。一下子,室内变得阴森森的。
小柔说: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呢,我曾经问过一个有修行的师傅,回答我说当然有鬼。我们和游荡着的灵魂同处于一个空间里。
“我经常遇见稀奇古怪的事儿。我住的小区很繁华,车来车往,我停车的时候,居然看见了一只黄鼠狼,似笑非笑地特可爱地看着我。我就喊我妈,我妈说啥也没有啊。我回头看,诶,果然没了。我摁了两下喇叭,结果黄鼠狼又冒出来,特可爱地看着我。我就和它聊了两句。
“对离奇事情的问题堆积得多......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8日 06:34

法国人也研究中国科幻

西利是法国人,在巴黎学中文。他的老师是翻译余华小说的。西利来到中国,是为他的中国科幻论文做研究的。他已经四十二岁,还在上大学学中文,而且研究中国科幻小说这种让人不耻的所谓文学,这让我很感动。他本人的职业则是一名电影演员。他穿着短袖,背着双肩背,在北京的寒风中有些挨冻。我觉得西方人越来越有国际主义精神了,研究中国崛起的学者应该研究一下中国科幻。连《三体》都不看就写《中国震撼》一定不到位。
我们约好在西单地铁东南出口见面,但在地铁口,互相寻找了快半个小时也没有找到,只好打电话,最后说到图书大厦门口会合吧。北京的地铁一定具有灵异,对于中法关系那是相当敏感。
西利问我为什么中国近未来的科幻比......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7日 21:12

逛街

逛街

今天是周日,一个人逛了逛街。上午逛到西单。蓝天白云,那叫个爽,武警都目不斜视。马路牙子上到处刷着电影《战国》的海报,上面的人也都像武警似的雄纠纠的,我头一眼看到的是金喜善的名字。在上岛咖啡厅里坐了一会儿休息。然后到新华书店,人山人海,好像买书都不花钱似的。我买了一本刘慈欣的书和我的书拿去送人。中午在新文化街一个小川菜馆子里买了肥肠吃。旁边的大哥横眉冷对服务员:“茶水呢?!”服务员说:“茶水要收费。”大哥气咻咻地说:“那就上白开水。”
下午我逛到角门,心想这个地名真古怪。这一带像个工地一样,人们在卖蒸功夫包子。然后又逛到崇文门,这里更像工地了。大家过马路都不管红绿灯,连老外也这样。进入东单......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17日 07:58

盗火者和火



     科幻文学的理论建树,我以为,吴岩是当今中国成就最大的一人。他长年以来,坚持不懈,辛勤耕耘,所做出的开创性、开拓性和总括性工作,不论从哪个角度观察,都令人惊叹不已,不仅为中国科幻的繁荣,更为中国文化的发展,创造了十分宝贵的财富。这部《科幻文学论纲》便是吴岩多年思考、研究和实践的集大成。它也是中国人撰写的第一部如此具有创新性、如此深刻全面分析科幻文学发展渊源、状况和前景的理论专著,并以独树一职的权力运演及考察作家簇的理论创建,精准地把握住了科幻文学这一“人类表达另类现代性蓝图的某种谋划”的文学种类之脉动。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有......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08日 13:40

现代老大哥已不是奥威尔时代的老大哥

现代老大哥已不是奥威尔时代的老大哥

(这篇文章是《新周刊》记者金雯写的报道,发表于2011年4期《新周刊》。金雯这个记者很了不起,她是我见过的最敏感的记者,提的问题能把你内心中的很多东西勾出来。她不愿意用电子文件笔答,一定要亲自采访。当时还是两会期间,我们聊到了深夜,还有很多没有聊完。)

科幻小说家的文明反思录

韩松:城市发展也是轨道运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0756601017mac.html

韩松的小说中城市有着强烈的末日意象,酸雨、变异的老鼠、未知的地下铁以及游走期间灰暗而孤独的主人公。他说,城市将自然中发育的历史打断了。在唐诗宋词的时代,时间是缓慢的,日出而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