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文章归档 > 2011年十二月
2011年12月26日 22:36

学习

我今年参加工作二十年,这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从比我好的人那里,从比我差的人那里,我都学到了很多。当然,这种好和差也是相对的。有些人我很不喜欢,觉得做人很差,但仍有值得学习的地方。我写科幻也是这样,从不同人那里,看到他们写得闪光的东西,再吸收过来。我有时可能过多地看到了他们好的方面,作了太多的表扬,但我是真心的。所谓人生,基本上是在模仿,你真的模仿像了,就成了创新。我觉得,国家也应该这样。八十年代,中国很虚心,但现在,中国在某些方面很骄傲。其实对美国,对日本,都需更好地学习。治国就是做人。长期低三下四压抑久了,一旦掌握了权力,就不太愿意学习别人,而只想要别人向自己学习。人长大了,一般也会慢慢放......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5日 22:50

周其凤是一个可爱的校长

看到媒体又在批北大校长周其凤,我很打抱不平。我觉得此人甚可爱。他写的那首歌,就给我留下了很美好的印象。恰逢国际化学年时,他一个理科背景院士,想到要用音乐来纪念,这很难得啊。他找到一群学生一起干,而这些学生也不是学艺术的,大都是理工科。学生们“逼”他写歌,他就写了《化学是你,化学是我》。
我觉得这个歌写得真是好玩,也是一首内容丰富而独到的科普诗,像歌中“父母生下生下的你我/lalala是化学过程的结果/你我的消化系统/lalala是化学过程的场所/记忆和思维活动/要借化学过程来描摹/……即便你我的喜怒哀乐/也是化学物质的神出鬼没/……”写得多好啊。难得一个北大校长,如此有赤子之心,不像个当官的。我想,要是有更多......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4日 09:01

上帝和庶民的夜晚

今年是我参加工作二十年。记得一九九一年,圣诞夜,下了班,与几位同事,去宣武门的天主教堂看热闹。这是我第一次到教堂。记得那里面是一个很大的院子,已经人山人海,跟庙会似的。这时距八 九 风 波只有两年。我们走了一会儿,向右爬上一些台阶,准备进入教堂,这时又有人涌了出来,像学 潮一般。有人说,吃圣餐啊。那时谁都顾不得冷了,想到要吃到圣餐该多好,心情跟小孩子一样雀跃。教堂里面,是火热的,明亮的,音乐在缓慢响起。但人头簇拥,什么也看不见。等了一会儿,终于有主教一般的人出来,身边似乎跟着一些小厮,像偃师故事里的机器或木偶。主教似的人物,在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动作。随后,他又带队往前走,很肃穆的样子,人们像被......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4日 00:48

圣诞女郎(诗)

穿红的是圣诞女郎,

火一样的苗条奔忙,

金色的容器在闪耀,

小提琴和吉他奏响。

已然是在时间的尽头了,

她们依旧蝴蝶一样欢笑,

仿佛是杯水间的温暖,

令西服革履的男人慌乱跌倒。

但那信仰仍然在虾与蛤之外,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2日 11:08

回应财新网思享家享友关于科幻的提问

周二晚上的思享家在线沙龙有不少热情的享友提问,活动接近尾声时,仍有很多问题没来得及回答大家,在这里做以下补充: 

陈剑:您对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是怎么看的,有现实的可能吗?
       韩松:很有意思的定律,有现实的可能,日本人已制定了机器人的相关法律。 

邢锐初:硬科幻与软科幻;刘慈欣的三体展现了硬科幻带来的强烈震撼。我最早看过何夕的《伤心者》,那是更多的在科幻背景下的人文羁绊。  请问韩老师,你的小说又是更多怎样的风格呢?

韩松:我的小说,更多是人文风格的。

邢锐初:我看的科幻......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0日 22:24

董仁威:杨潇《百年长歌》:鲜活的中国史

鲜活的中国百年史--《科幻世界》杂志社老社长杨潇57万字传记文学力作《百年长歌》出版
董仁威
 
2011年12月13日,受杨潇邀淸,我参加了四川省社会科学界召开的纪念杨超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暨《百年杨超》首发式,抱回来一大堆书。14日半夜3点,我例行起床,进行我已持续了一万天的深夜写作,我先翻了翻这一堆书,蓦然发现,在这一大堆书中,有一本杨潇写的厚厚的书《百年长歌》,随手翻了几页,立即被吸引住了。
这部书中饱含着一个女儿对父亲的深情追思,一个人格高尚的父亲和一个孝顺女儿在复杂多变的中国革命和建设历程中逐步互相理解的过程。
杨潇为了理解父亲,从干得正红火的《科幻世界》杂志社社长岗位上......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0日 03:58

《金陵十三钗》:中国向美国发出的一个重要信号

这是张艺谋近年来拍得最好的一部电影。
影院里,我的周围,观众们不停地抺眼泪。
虽然有人说,这是一部当场可以感动,但过后却留不下太多记忆的电影,但我还是要说,这是张艺谋近年最成功的一部电影。
事实非常清楚,《金陵十三钗》是按照好莱坞模式严格打造的。哪个关键点有推动英雄感情发展的事件,哪里是高潮,哪里爆发冲突,以及冲突在什么时间得到解决,张艺谋的国际专业团队都分秒不差地逐一进行了安排。
包括它每一个情节的设置,都为的是把观众牢牢钉在座位上不走。
虽然,有人说《金陵十三钗》更像是冯小刚影片的集成创新或消化吸收再创新,而距张艺谋本人的风格越来越远,并且张艺谋拍的越来越不是他自己内......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10日 23:50

拯救黑夜

一、黑夜的力量 
人类的成长过程,有一半与黑夜相伴。昼夜之分是太阳光照射下,地球自转的结果。白昼无非是被太阳照亮的部分,夜晚则是光照不到的。它本是空间的运动,却转化为时间的概念,又变异为心灵的颤栗——黑夜往往被认为是令人恐惧的,传说中鬼魂和僵尸在夜里出游。有人从科学上分析,恐惧只是人在夜里的一种感觉,它来自人体接受到的外界信息的不同。黑夜里,因为光线不足,人的瞳孔会扩张,这使人的神经处于警惕状态。黑夜气温也比较低,身上的毛孔会收缩,而且在夜里,听觉也警惕些。
而另一些人认为,恐惧——再加上神秘,正是创造力的根本源泉,驱使人去改变自己的命运。从这个意义上讲,黑夜不正是人类进化的最大......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02日 15:26

温暖的瑞典驻华使馆的科幻之旅

温暖的瑞典驻华使馆的科幻之旅

十二月二日晚,我应瑞典使馆驻华大使罗睿德邀请,以科幻作家身份,参加使馆举办的文学活动:欢迎瑞典作家代表团访华,庆祝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略姆获二零一一年诺贝尔文学奖,举行中国社科院外文所与瑞典使馆合办的“瑞典文学翻译竞赛”颁奖式。
瑞典使馆位于东三环农展馆对面,距挪威使馆仅一站路。乘地铁很方便。只见外面车水马龙,而使馆院子里却十分恬静,很适合搞文学。



首先见到的是使馆文化参赞爱娃和他的先生,爱娃一眼就认出我是韩松,虽然我们从未见过面。这真是科幻。爱娃长得有些像我在挪威见过的另一位瑞典人安娜,漂亮、大方而亲切。她的先生也是一位帅气儒雅颇有见识的中国人。
然后见到了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