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文章归档 > 2012年一月
2012年01月26日 00:19

孔庆东老师,您在哪里?

孔庆东老师,您在哪里?

春节期间,首都国际机场,我走向香港港龙航空的柜台时,传来一些很大的粤语声。我想到了最近发生的一些事,不禁紧张起来。哦,是几个香港人。

托运完行李,走向登机口时,这种声音更多了。我微微皱起眉。噢,他们怎么了?在伟大的首都北京,故意不说普通话。孔庆东老师,您在哪里?不过还好,香港人在乘客中只占少数。绝大部分是内地人,组团出去旅游的。

登上了港龙的空中客车,女乘务员微笑着迎接乘客的到来。走道上,很多内地乘客推推搡搡,我踌躇不前。

这时,粤语声又响了起来,而且,这回是直接冲......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24日 02:15

要去第九区,才知道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南非

要去第九区,才知道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南非

我今天要去第九区,这时才知道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南非。我好歹读过研究生,还算关注世界吧,但对南非的了解寥寥,知道有曼德拉,最近成了金砖国家,有钻石,治安不好,等等。哦,另还有南非世界杯的几个画面。哦,还有八年前,与两位南非女孩的短暂交往,她们聪明、美丽、专业而有教养,给我印象十分美好。但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尼尔·布洛姆坎普在南非拍的科幻电影《第九区》。可见电影才是最有用的。一个国家要把旅游或形象搞好,吸引像我这样的逃亡者,必须要大力发展电影,尤其是科幻电影。张艺谋最近的战争片已经宣告失败了。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11日 23:25

八零后为什么比我们那时还艰难

昨天晚上,与同事吃饭。回办公室后,发了一条微博:春节前同事们聚餐,不少孩子散席后都返回租住的房间,打听了一下,都挺贵的,单位附近的一居室要三千多元。如果不是家里资助,他们今后都买不起房。我感到八零后的生活,其实比我年轻那会儿,更加艰辛,但他们希望获得的,却比我那时要多得多。我感到社会有问题,却说不清楚。

结果,有很多跟帖,令我颇有感触。

我跟他们相差二十年。二十年前,我跟他们一样,来到北京上班。一九九一年,一个月大概有三五百元的收入。两年后上升到了千元。另外,单位可以分房子。大概上了五六年的班后,我......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04日 23:48

中国“新科幻”——超越了人类的观察视角

中国“新科幻”——超越了人类的观察视角

昨天,收到了《南方文坛》新年第一期。这几乎是一本科幻专辑,其中非常独特的一个部分,是少有地提供了当代主流文学界对于中国科幻的看法,这里,有上海第二届“今日批判家论坛”纪要,以及这次会上对《地铁》的讨论,但绝不限于《地铁》,还讨论了《三体》,讨论了《蚁生》、《生命之歌》和其他一些小说,堪称对中国科幻的一次整体检阅。主流文学批评家称,中国出现了一种“新科幻”,“中国新科幻本身大幅度地涉及一些永恒的也非常前沿的人文学议题,同时在艺术上也有许多的探索和实验”。吴岩感慨:“如果更早展开这种对话,也许我们的许多研究工作会少走弯路。”

</......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04日 04:16

生肖龙邮:新年的第一声倒彩

生肖龙邮:新年的第一声倒彩

龙邮出笼,万民争议,成为新年第一起热闹的事件。有称凶神恶煞,杀气腾腾;亦有称张牙舞爪,外强中干;亦有称邪气冲天,戾气浓厚;亦有人说,这很像时下某些单位的“一把手”;亦有称傻大凶空,标准中国形象;亦有称什么时代造成什么样的产物……最搞的是马伯庸把它改画成了一条“划玻璃的恶龙”。总之,我看到的负面评价占了百分之九十。


邮票,是一国文化或者软实力的符号。难道,是对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方针有什么腹诽吗?哦,这真不应该!

龙乃真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