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文章归档 > 2012年十月
2012年10月30日 13:07

第三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获奖名单及颁奖词

第三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获奖名单及颁奖词

(一)最佳长篇科幻小说奖
金奖
  《与吾同在》 作者:王晋康,重庆出版社,2011年6月 – 用神性的目光,以历史的胸怀,为璀璨星云下的道德流放而悲天悯人。



银奖
  《银河之心•天垂日暮》 作者:江波,四川科技出版社,2012年1月
  《上海:最后时刻》 作者:钟拓奇,新星出版社,2012年3月
  《雪城》作者:龚钴尔,百花文艺出版社,2012年5月1日
  《小城市》作者:叶覆鹿(陈栢青);台北:九歌出版社,2011年6月

(二)最佳中篇科幻小说奖
金奖
  《多余的世界》作者:台湾旅美作家:张系国(洪范书店2012)金奖 – 华文科幻的探......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28日 21:17

科幻星云奖及对美食美女的想象

科幻星云奖及对美食美女的想象

一、花天酒地、安逸好耍的成都

十月二十六日晚,乘坐国航四一一零,空客三三零,前往成都参加第三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嘉年华活动。那是一座充满美食美女的城市,世界末日前最值得一访。登机前看到机场书店,有《高铁》,还有《大师的盛宴》等科幻书。真是破天荒。

四川那边,连续两天举行王晋成康、刘慈欣研讨会,有与科学界、企业的对话等。

到成都,晚上十一点。这里纸醉金迷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科幻作家则结束了世界华人科幻协会的会员代表大会,商定了关于宇宙未来科学发展的问题。

在大堂遇上吴岩王晋康西夏等。他们今天不可思议地每人签完两千本书。我放下行李,便到马路对过吃担担面。这其实才是我到四......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26日 06:32

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十月五日,到大洋国第二天,七时天亮。此是格里威治时间,与我北京时间形成竞争关系。我不禁想到,未来的那场世界大战,一定是以时间为导火索,终结它的将是两枚时间炸弹。STRAND PALACE旅店有英式早餐,无非是煎蛋培根香肠一类,比我东亚国包子油饼热干面相差甚远。然后去泰晤士河边转转。
本来,我担心独自出门,会遭抢劫。传说大洋国很不安全,去年伦敦才发生骚乱。但竟然没有遇上坏人。泰晤士河上有滑铁卢桥。据传初建于一八一七年,为一九孔石桥,我东亚国痴男怨女又称其为魂断蓝桥。但蓝色的只是天空,许多飞机卖力拉烟,好像大洋国空军也不搞空域管制。


人行道上全是树木,鸽子都不怕人,不,是对人类的存在熟视无睹,......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24日 06:53

大洋国游记之一:老大哥的阴谋?

大洋国游记之一:老大哥的阴谋?

今年国庆长假期间,我去了趟英国。该国是大西洋中一岛国,在乔治·奥威尔的小说《一九八四》中,又被称作大洋国。十月四号这天中午,在帝都机场三号航站楼,乘坐英航班机的,已没有中国旅游团队,我方均是零散客人,这让我有些心里打鼓。

我是应英国文化委员会(British Council,有点儿相当于我东亚国文化部)邀请,去大洋国参加文学节的。我这是第一次去这个国家。英国就是那个发起鸦片战争,最终使我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之国,也是迫使我们几亿人现在也要天天苦学英语的那国。它仅仅是我国四川省面积的一半,却曾经统治了这个世界,号称日不落帝国。但它现在已把世界头号交椅禅让给了美利坚国。所以英航班机也是波音七四七。但话说美......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21日 12:02

与笛安对话:科学与信仰

与笛安对话:科学与信仰

从单位坐地铁很方便就到三元桥。我去坐飞机时常经过这儿,但没有走路到这里。有异星感。凤凰汇是一座大商场,地下比较诡异,很多老人在匆忙活动,庆祝金婚银婚什么的。而我们的活动却主要是八零后组织的。字里行间书店就在这儿。很多书的感觉很先锋,都是一些穿着黑丝袜的美女在看。正认真观察并准备购买,笛安到了,从后面叫住我。然后笛安和我还有一众《文艺风赏》的美女靓男钻入一个房间,坐下来。笛安喝咖啡,我喝白水,聊了一会儿,然后各自翻看新到的《文艺风赏》,见到上面有笛安对刘慈欣的专访,还有陈楸帆的文章。陈楸帆是今年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的夺奖大热门。另外,飞氘最近也签约成为最世文化的作家了。郭敬明正在全方位网罗科幻人......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04日 03:53

忘了日本吧,我们生活在英国人缔造的世界里

待会就要起程去英国了。作为科幻迷,有几个能不向往去英国?玛丽·雪莱,写出了世界上第一部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而一听到H·G·威尔斯这个名字就坐不住了,《时间机器》和《世界大战》永不过时。当然还有阿瑟·克拉克!在许多中国科幻作家心目中,他就是第一。再就是乔治·奥威尔和他的《一九八四》。如果再加一个,便是阿道斯·赫胥黎和他的《美丽新世界》。还有道格拉斯·亚当斯的《银河系漫游指南》,他提出了那个著名的“四十二”。也许还会提到多丽斯·莱辛,她先写科幻小说,后来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我或许更喜欢的是新浪潮的奥尔迪斯和巴拉德(著有“毁灭的世界”三部曲)。
这些英国人的影响,不仅于科幻,而在于整个世界文明......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03日 05:34

中国人要说实话

我是到昨天才看到《法制晚报》这篇文章《涉日书下架? 根本没这事》的。我才明白为什么最近老是有人在问我,你为什么要造谣。缘起大概是我在9月24日早上发表了《给日本致命一击——北京书店下架日本书》的博客文章,我本意是要欢欣鼓舞地支持我有关部门的反制措施的。未料《法制晚报》记者当天上午10点半到书店去做调查,然后报道说,根本没有这事,日本书销售正常。后来又有有关部门来调查我“造谣”的事,我的新浪博客一阵时间也不能发表文章了。我觉得,此事比涉日书下架更可怕,真有些让人毛骨悚然。我们还没有开始打日本啊。当然我决定把这当科幻。

西单图书大厦我每月要去逛好几次,我从那儿买的书,房间里都堆不下了,我的购书卡......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03日 02:42

当代中国科幻的现实焦虑

面对一个比科幻还要科幻的现实世界,文学如何对它建构或解构?当代中国科幻要处理的命题,比起鲁迅梁启超(他们把西方科幻引入了中国)那时要复杂和尖锐得多,虽则它的内核并没有大的变化——现代化的应对。科幻是工业文明的产物,是中国传统文学中唯一没有过的文学类型。鲁迅曾说,“导中国人群以前行,必自科学小说始”,如今,在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在已能发射绕月火箭和载人飞船的中国,这句话还有无意义?进入新世纪来,新一代中国科幻作者在一个边缘的位置上进行着探索。

技术超人的两难处境

当今人类最直接面对的就是科技焦虑,这是传统文学中较少触及的命题。当代科技的飞速发展创造了......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01日 05:00

《高铁》后记:在迷惘中前行

《高铁》后记:在迷惘中前行

《高铁》这部小说中的故事,大致写于二00七年至二0一0之间。这是中国高铁出生、走步和快速成长的岁月。二00八年八月一日,中国第一条高速铁路京津城际快线开始营运,设计时速为三百至三百五十公里。
 

但高铁最早给我的感受,却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那便是日本的新干线。其时,中国的电视上,还有出版物上,时不时就会出现那像子弹一样的白色流线型车身的图像,与我们习见为常的火车大不一样。日本的新干线开通于一九六四年十月一日,是世界上第一条高速铁路,一度,在不少中国人心目中,它甚至被当作与富士山、樱花齐名的大和民族的象征。这跟邓小平一九七八年访问日本有些关系,他乘坐新干线时说了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