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文章归档 > 2013年二月
2013年02月20日 05:22

面对时代命题的巨变——我过去一年读的书

二零一二年,我主要仍是读纸质书,在实体书店和网上书店购买的大概各占一半。一年下来,微博上有印象的东西大都记不起来,留下较深感受的主要还是书籍。

一、变局中的政治与人

政治对我工作和生活的影响都很大,因此我读了一些方面的书。这里有《我的前半生》灰皮本,有马立诚的《当代中国八种社会思潮》、基辛格的《论中国》,还有李慎明等主编的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丛书等。我觉得,它们都探讨了时代巨变来临时人们的选择。

与正本不一样,《我的前半生》的灰皮本让我看到了又一个溥仪。在变革之际,是什么在改变人?人究竟能够被改变到多大程度?溥仪的两部书提供了有趣的样本。而空军大校张聿温所著《......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16日 19:01

蛇年春节十大盘点(附科幻素材)

蛇年春节十大盘点(附科幻素材)

一、领导人

领导人新闻花样翻新,如光屁股小孩上电视。看望群众是在节前最后一个工作日,不再像前任一样除夕夜里出动。学习粉丝团成热点。再补充一个变化是,新闻联播常常不再是被领导人占满,而多有普通百姓动人故事,打工妹结婚啊,服伺渐冻人爸爸啊,地坛庙会寻人播音员啊。顺便想到本应做领导的成了阶下囚,这个春节不知怎么过的。假设今后如果出现一个信息全透明时代,联播上也播出那谁谁的除夕夜,人们也就不去看春晚了。春晚是信息匮乏时代的政治产物。

(科幻素材:今后每家每户团圆饭桌上都会有一个中央领导)

二、春晚

新华社评价春晚以炫技掩饰节目空洞。实际上,不仅春晚,大部分电视节目很......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06日 13:38

可怕的云图

可怕的云图

云图告诉我们:所有人都是关联在一起的。我们其实是一个人。但我们的身份常常会背叛我们。

在中国,这有时是通过一个人办四个身份证来实现的,因此缺乏对未来的艺术想象。所以我们拍不出云图。

但对于每一个民族而言,暴力和仇恨贯穿了历史和未来。人类在疯狗般无休止争斗。这是日常生活中恒定不变的主题。

但唯其如此,爱不会消失。因为我们太爱自己了。




然而未来仍然是可怕的,繁华靓丽外表下面是黑暗和毁灭,不管台面上的大人物讲得多么好听,反乌托邦的噩梦一直在做着。

不过,为了活下去,抗争也是另一个主题。要从噩梦中挣逃出来。连银幕上的人物也在这么做。......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01日 05:57

从2020年写给我的信

说到这封由我本人从2020年写给2013年的我的信,便觉得不好意思。2020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功成圆满之年。而我首先想到的,竟是日本科幻作家山本弘先生的小说《去年是个好年吧》。在里面,未来的我给过去的我写信。还不止一个我,而是许多个我,时间轴分成了好几支,他们站在未来的立场上,把未来的信息透露给过去的我。由于各人不同,送达的信息也是不同的。

这是日本人写的小说。那么姑且模仿这么一种做法,让2020年的我写一封信,会写些什么呢?

一想到这儿,就觉得有难度。首先,2020年的我,还是否健在?我真能活着看到小康社会吗?听上去挺科幻。在这之前,我是否已经遭遇车祸死去,得了大病死去,或者已经自杀?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