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文章归档 > 2014年四月
2014年04月30日 08:11

打造红客帝国——记中国新媒体峰会

打造红客帝国——记中国新媒体峰会

我参加了一个很高大上的会议也就是中国新媒体峰会。以前我一直认为新媒体其实就是传统媒体,是那种最传统最传统的媒体,所以它才叫新媒体。这次参会也不知是纠正还是强化了我的观点。总之它的科幻感挺强的,我就像参加了一个科幻年会。
峰会四月二十四日在杭州的天元大酒店举行,由中国新闻社主办。据说杭州这个月已开了三场新媒体会议了。我一路上到处看到马云的照片。即将成为宇宙中最大市值新媒体公司阿里巴巴的总部就设在杭州。由于房价下跌这座城市也开始变得科幻了,不知跟战斗机最近总在西湖上空演习是否有关系。



晴空初现,哀鸿一片

这天上午首先是新媒体运营论坛。中国新闻周刊总编辑秦朗担任主持......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27日 11:00

虚幻的安全感——马航事件越来越诡异

虚幻的安全感——马航事件越来越诡异

马航飞机失联快两个月了,连一滴油也没有找到。

也许飞机其实就是这样的吧。

它跟地面跑的汽车、火车都不同,飞上天就随时有融化的可能。

人类打破上帝制定的秩序,到天上去遨翔,这算作偷吃禁果吧。

作为由海洋到陆地的哺乳动物,飞上天空,却不是像鸟儿或蝙蝠一样凭靠自身体力,而是借助人工技术,这十分诡异。

“蓝鳍金枪鱼”自主水下航行器已基本完成对水下核心区域的搜索,仍无任何发现。捞上来的疑似物也统统被证明与飞机无关。有媒体又重新回到飞机可能已经降落的推理。

而单单是围绕事件原因和过程的各种猜测,就穷尽了人类的想象力,让科幻作家也自叹不如。

说起来,飞......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20日 11:26

网络国家二十岁

网络国家二十岁



二十年前的今天,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正式成为一个“网络国家”。

自此后,中国人一思考,机器就发笑。然后机器开始哭泣。

互联网深刻改变了中国,而中国彻底改变了互联网。

中国人说,互联网可以成为局域网。

网络可以帮助权力的集中而不是分散。

新媒体将变成传统媒体。新浪会变成人民日报。

如刘慈欣预言,互联网的奇点将要到来,网络将产生智慧。

它一定会用汉语思考。因为中国是世界上网民最多的国家,但中国人自己却不会思考。......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18日 18:11

马尔克斯之后,用科幻代替魔幻

马尔克斯之后,用科幻代替魔幻

在马尔克斯去世前的一周,我鬼使神差,把我二十年前买的、尘封在书堆中的、一次也没有读过的《百年孤独》取了出来,装进书包,准备完整地看一遍,但由于马航的缘故,我最终再次没有来得及看完。以前不知有多少遍,我每次只是把“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这句开场白读了,就因为种种原因,再也没有读完。据说莫言也是这样的,他也一直没有读完,直到有一天要代表国家去哥伦比亚还是墨西哥访问了,才在飞机上把《百年孤独》给读完。现在看看,我收藏的这本一九八四年初版的《百年孤独》是根据英译本和俄译本译成中文的,印数是八万多册(此书在全球用二十五种语言发行了五千万册)。书真是便宜,才五......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15日 13:01

二十五年前的春天——忆胡耀邦

二十五年前的春天——忆胡耀邦

今天,四月十五日,一个平常的周二,再过几天就是谷雨了。北京空气重度污染。

二十五年前的春天,我第一次来北京,导师要我和师兄就写毕业论文一事,来首都搜集资料,并向北京的老师请教。

那是三月。由武汉出发,坐晚上的火车硬座,次日上午到京。我第一次来北方,车过石家庄,见有积雪未化,很为吃惊殊异。进京时看到了建国门的古观象台。出北京站,一片闹哄哄。坐地铁,瞬间被大群的乘客,一下从车门处挤到车厢另一侧,像相片一样贴着。这成了我后来写作《地铁》的灵感。

到木樨地下车,准备在这里换乘三二零路公共汽车,去人民大学。车站对面一排灰色的高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们住在人大边上一个地下......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12日 08:52

雪国列车上的基尼系数

雪国列车上的基尼系数

《Snowpiercer》这部电影描述了一个暴力革命的主题。它的创意来源大概是贫富差距造成的高基尼系数。头等车的乘客能吃到鸡腿、牛排和鱼腩,还能享受桑拿、美容,住在宽敞的、有五彩花园和水族馆的车厢里,穿着华丽的皮衣,子女享受良好的正规教育,还有优质的医疗保障。下等车厢的乘客则只能吃到用蟑螂肉做的食物,拥挤地住在废油桶里,穿得像乞丐一样,触目皆是肮脏、混乱、疾病和死亡。这便是通常所说的“社会环境极度恶化”吧。终于有一天,下等车的人们忍受不下去了,他们喊出“我们要吃鸡腿”的口号,发起了占领上等车厢的暴动。这是对贫富差距引发的社会动荡和政权更迭的最直接写照。

基尼系数是反映......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08日 21:34

马航

马航

三月二十四日,小冯早上五点就醒了。他摸到手机,上网看马航新闻。这段时间就是这个习惯。

小冯的妻子也醒了,也在用手机看马航新闻。小冯不想她多看。妻子怀孕九月,她会一边看一边念叨飞机上那个一岁的中国婴儿。

“那么小的孩子,难道融化了吗?”她说。

继二十日澳大利亚和二十二日中国相继公布各自卫星发现的疑似残骸图像后,昨天,又公布了法国卫星发现的可疑漂浮物。

飞机已丢失十六天,连同机上二百三十九名乘员——包括一百五十四名中国人,还没有找到。

小冯不知如何回答妻子的问题,就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

这天是星期一。六点钟,小冯坐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