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文章归档 > 2015年六月
2015年06月29日 21:23

今天北京最美

今天北京最美

六时十分,开完会,从怀柔回京。车里有人议论今天股市表现。或曰:束手无策。

忽见前方道路开阔,雨后阴云密布,却非雾霾,不禁放下思绪,且慢慢享受风景。

车辆较少,京承高速路笔直,驭风而行。平野漫漫。天穹似在开合之间。

心忖如是古人,坐此车上,只怕会吃惊,已不是鞍马了。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22日 20:04

《独唱者》后记:白天写小说

《独唱者》后记:白天写小说
美国《新闻周刊》曾经采访我,对我作了个概括,说韩松是白天写新闻报道,夜里写黑暗诡异的小说。
 

的确,白天不太好写小说。就好像小说是在没光的情况下,偷偷摸摸写的。

但后来有一天,我开始在白天写小说。难道是白天变成夜晚了吗?我无法确定。

这本文集收录的,就是我白天写的小说。或许有读者看了后会说,怎么不像是习惯中的科幻小说了呢?科幻小说都是在夜里写的。

如果夜里写的是科幻小说,那么白天写的,又是什么呢?这是另一个很大的问题。

实际上我对小说,没有发言权。我长期在夜里写科幻小说,但科幻小说不被认为是文学。

但是白天写的小说便是文学了吗?这......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17日 02:35

中国文明何以变得如此粗糙

中国文明何以变得如此粗糙

沉船事件,一大观感,就是粗糙。船捞起来后,看到船舱内的布置,各种管线,设施,床和桌,还有整个型制结构,心想江上的旅游船怎会如此粗糙。真是粗糙廉价的旅行,吃的最好一餐,三个菜,炖炸鱼,豆角和鸡蛋西红柿。整个行程十三天,三等舱一千二百多元,一等舱两千四百多元,超低价。有个乘客的火车票后来也展示出来,旅行结束上岸后,次日即乘火车返上海,二十七个小时竟然是最便宜的硬座。而这些旅客绝大多数是老人。辛苦了一辈子,最后的生命之旅是那么粗糙。不仅命,中国的大好河山,世界一等一的风光,怎么会变得如此低廉不堪呢。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15日 05:19

连接中的国家

连接中的国家

中国正在由两张网编织起来:高铁网和互联网。

 高铁是日本人1964年投入使用的,而中国的第一条高铁线诞生于2008年。互联网是美国人1969年发明的,中国则在1994年接入国际互联网。但这两者来到中国后,很快全国化和大众化,十几亿人进入超时空连接。过去中国历史上,主要是通过战争来实现这一点,现在则改为一种技术革命式的物理连接方式,这是秦始皇“车同轨、书同文”不可比的。

奇怪的是中国科幻文学并没预见到高铁网与互联网。叶永烈曾感叹《小灵通漫游未来》没有写到互联网(当然也没有高铁)。但考虑到中国的前现代性,在一个仍有上亿贫困人口的发展中国家,构建起这两项设施,并演化到如此程度,本身已非常科幻。

......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2日 12:54

长江仍然诡异,人类依旧渺小

长江仍然诡异,人类依旧渺小

进入五月以后,接连是老人大规模伤亡事件,如陕西淳化大客车坠崖、河南鲁山养老院火灾、湖北监利旅游船沉没。这有些诡异。

最后一起,据先被救起的船长和轮机长说是龙卷风。在黑沉沉的夜里,一两分钟,由龙卷风造成了倾覆。

我自小在这条长江航道上旅行,达数十次,记忆中没有听说过龙卷风,也没有这么严重的沉船事件。在长航工作的外公讲,触礁沉没的较多。

早年的长江是凶险的,尤其葛洲坝水利枢纽建成之前。记得那时乘船(船叫“东方红”而不叫“东方之星”),江面有很大漩涡,浪头能打上三四层甲板。船摇得不行。

每年洪水都带来大量泥沙,使长江呈现浑黄色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