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文章归档 > 2013年09月
2013年09月30日 05:00

中国的改革要以年轻人为目的

中国的改革要以年轻人为目的

 

昨晚央视重播了《小时代》。这是央视最近第三次在黄金时间播放这部电影。看来国家电视台对它很支持。而该片之前曾被《人民日报》等狠批。这部八零后拍的电影成为了一个政治现象。

我把一九七八年后出生的人,称作硅一代,他们是改革开放之后,伴随科技革命、信息时代和城市化、全球化而成长的一代,而以前的都是碳一代,是五千年黄土地上讨生活的人们,本质上都是农民。

今年似乎是碳一代真正崛起之年。除了郭敬明拍的这部有宣...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28日 06:13

消灭家庭?

消灭家庭?

薄某某和李某某案,归根结底都是家庭出了问题。那么,家庭这样一种复杂而暧昧的关系,在宇宙中是一种偶然现象吗?航天时代之后,还会存在吗?要把一场婚礼发射到太空站,目前难度甚大。航天时代的婚姻家庭,一是能源问题,消耗巨大;二是特殊的空间环境,据说失重条件下做爱都有难度,人类不是一种适合在太空生存的动物;三是制度,什么样的婚姻制度适合太空。世代飞船上,能不能维持一夫一妻制?比如考虑到女性航天员的稀缺,可能...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27日 18:18

《高城堡里的人》:没有什么是真实的和确定的

《高城堡里的人》:没有什么是真实的和确定的

菲利普·迪克的《高城堡里的人》,被很多评论家称作他最好的小说。这部书似乎不如迪克其他科幻比如《尤比克》那样疯狂,而是采用了较为冷静的现实主义叙述方式,倒有些像他那些难以发表的主流小说。《高城堡里的人》写的是一九六二年也就是该书出版当年的美国。这也是迪克的第一部被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小说,并在一九六三年获得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这是迪克生前获得的唯一文学奖项。

《高城堡里的人》有三个中文译本,最新这个...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22日 04:49

《尤比克》:不停地滑向死亡的宇宙

《尤比克》:不停地滑向死亡的宇宙

菲利普·迪克的《尤比克》这部杰作,出版于一九六九年,也就是美国人登月那年。二零零五年,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了一九二三年以来世界最佳百部英文长篇小说,其中就有迪克的《尤比克》。而阿西莫夫、克拉克和海因莱这西方科幻三巨头都没有进入。

 

《尤比克》写的是一九九二年的事情,根据迪克的预言,那时普通人已能够随随便便登上月球,并且很多人都拥有了超能力,比如心灵感应什么的。有一家美国公司,老板叫做朗西特,...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21日 04:06

菲利普·迪克的疯狂世界

菲利普·迪克的疯狂世界

我知道有迪克这个人很晚,一九九六年去美国逛当地的科幻书店,都不晓得他,竟没有买他的书。后来大概二零零三年才知道,这时迪克已死了二十一年,中国才有出版社译了他的书来出。以前都以为阿西莫夫和克拉克最牛,不知道还有个迪克。后来一天天感觉不一样了。听说能为迪克的书写序(指译林出版社出版的《尤比克》和《高城堡里的人》),能与这个牛人隔了阴阳对话,诚惶诚恐,受宠若惊,坐在电脑前甚至有了一种毕恭毕敬感。

但...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17日 11:55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给农村希望小学学生上科幻课是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的一个内容。对于单位分派的这项任务我花了很多时间准备。要去的地方是希望工程发源地河北涞源,那里有一个桃木疙瘩小学,也叫北京升旗希望小学。

我很纠结,不知怎么给那里的学生讲科幻。有报道说,近年涞源希望小学学生去广州,对广州孩子一日三餐大不理解,因为在涞源,老百姓很穷,一天只吃一顿。前年有北京人去桃木疙瘩小学支教,在该校食堂吃饭,结果孩子们都回家吃了...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07日 07:34

读《地疤》

读《地疤》

幻界鬼才柴纳·米耶维的地疤》是一部用奇异的手法融合了科幻和奇幻的海洋冒险,有的场面非常宏大,很残忍,很血腥。有的情节让人吃不下饭,远远超出了我的《红色海洋》中那些少儿不宜的描写。这部书的翻译出版是一件盛事。

去年访英时,看到柴纳·米耶维的书,在伦敦的书店,摆在非常显眼位置,英国文化协会官员也推荐来读,说是很特别,但我当时主要想买巴纳德的书,而米耶维又很厚,就没有买。这次读到了《地疤》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02日 21:19

重看《侏罗纪公园》

重看《侏罗纪公园》

今天单位评职称,这是一件很科幻的事情。为了身心的平衡,晚上下班后我就去西单大悦城看了《侏罗纪公园》3D版。原版是一九九三年出品的,当时已让人目瞪口呆,茶饭不思。忘了二十年前看的是电影还是VCD了。网上有说这部电影当时根本没有进口的。现在虽知情节,但从头至尾仍极震撼。那个汉蒙德老头,虽然也想赚钱,但对科学的热爱,对发现、创造和控制世界的追求,令人感动,他就像个老小孩。还有各色人,各种科学家,孩子们,表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