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二零一六:未来感最强的一年

二零一六:未来感最强的一年

二零一六年始于上海踩踏一周年祭奠。去年没有发生以中国境内为震中的大地震,但几起与人相关的灾害,却非常奇特而惨烈,是许多年未见的形态,包括上海踩踏、湖北沉船、天津大火、深圳塌方等。这让科幻作家担心:新的一年还会发生什么不测呢?这大概会考验中国官员的预见力。

据说《三体》有望在这一年上映。这是划时代的一件事情。几年前还无人想到,中国也会有那么大的手笔去做一部科幻电影。

二零一六:未来感最强的一年

也没有想到科幻会引起那么大的社会关注。在深圳,一些科技界教育界文化界的成年人发起成立了科学与幻想成长基金,这是中国首个民间科幻基金,无条件支持科幻发展。二零一六年基金要做许多事情,包括在深圳发起一次“科幻跑”,由刘慈欣领跑,以唤起对想象力和创新的更大关注。

而这个世界越来越科幻,时间的入侵感越来越厉害。二零一六年或许是未来感最强的一年。人们会不停地讲到“未来五年”“未来五年”,这成为一个左右思想行动的关键词。二零二零年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下,很多习以为常的东西会改变。

很多一定是非线性的,按照混沌理论,北京的蝴蝶扇动翅膀会在纽约引起一场风景。变化更大的世界上,难以预测的东西会愈多。五年会有很大变化,十年会有颠覆性的东西产生。比如十年前,谁想到手机和社交媒体会成为今天这样呢?

二零零六年,我结束上海的工作,回到北京。十年前,整个中国都没有高铁。二零一六年,全国高铁里程或将超过两万公里,牢牢占据世界第一,而时速也将恢复至三百五十公里。

二零一六年是孙中山诞辰一百五十周年。他曾提出:“今日之世界,非铁道无以立国”、“交通为实业之母,铁路又为交通之母”、“今日修筑铁路实为目前唯一急务,民国之生死存亡系于此举”。他还设想在中国开发三个世界大港,分别取名北方大港、东方大港、南方大港,港口选址位于今天的唐山、上海和广州。二零一六年全球最大的自动化码头洋山码头建成后,上海港年吞吐量将等于整个美国港口吞吐总量。 

这也会是不少企业转型最艰难的一年。过去一年里,有的民企第一次想到申请专利。以前生产多少卖多少,但是到了现在,要拼一些东西了。经济下行的压力仍会加大。

十五年前创立的BAT仍把持着自己的宝座,这期间再没有大的互联网公司产生。新的一年会有什么新型创业公司可望成为未来的大企业呢?会有中国的SPACE-X吗?中国的特斯拉呢?

颇受关注的是北大国发院联合海银资本及湛庐文化在二零一六年初举办的一个未来创新研讨会,认为全球创新的方向正向有能力把科幻变为现实的中小企业转移,尤其是美国的中小企业将是新一轮科技革命的主流。如何把中国的制造业与这些颠覆性的企业组合,是决定未来五年和十年中国经济的极重要方面。

二零一六:未来感最强的一年

“全面二孩”政策于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开始实行。新一波生育潮是怎样难以预测。但更受关注的是质量问题。中国人已经够多。今后是机器人生产和工业智能化。如果生出那么多人,教育跟不上,文化跟不上,又限制他去思想去想象,那么就会产出一群愚蠢的消费者,跟《美丽新世界》的人一样。

八零后会有新机会也会更困难,他们最大的三十六岁了。这是什么年龄呢?爱因斯坦三十六岁创立了广义相对论。三个生肖轮回完了,这是一个分水岭。他们中真正创业成功的人可能只有百分之一到千分之一。要从二零一六年开始期待九零后吗?

人们的视野会更多投向宇宙。新年来临前夕,中国第一次发射了自己的真正意义上的科学实验卫星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新的一年,中国科学院还将研制发射更多的这类基础科学卫星,包括研究黑洞的卫星。有的科学家正着手准备去发现真正的第二地球。继获诺贝尔医学或生理学奖以及基础物理学突破奖后,中国的基础科学研究是否将从二零一六年迈入一个新纪元?

新的一年里,我们也会继续关注两位科学家出身的在押大学校长的受审情况。他们分别是南昌大学校长周文斌和华东理工大学校长刘庆成。

一百年前的这一年是激荡之年。中国足球队首次出国比赛。洪宪元年,袁世凯在抗议声中被迫取消帝制,随后病死。宪法研究会在京成立。《青年杂志》改名《新青年》。陈独秀撰文批孔。蔡元培担任北大校长推行兼容并包。索姆河战役,坦克第一次出现在战场。坦克还在,但战争形态发生了巨变。火箭军的真正含义是什么呢?今年是中国航母的倡导者刘华清诞辰百年。

它也是信息论之父香农诞辰百年——在这个所谓的信息时代,重新纪念香农有特殊意义。香农认为信息是用来减少随机不确定性的东西,或言,信息是确定性的增加。但如今在不少地方,信息却被用来增加不确定性,故意把事情搞得更加含混不清。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