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每个人都有表达未来的自由

每个人都有表达未来的自由

四月十五日晚间,北师大,艺术楼。“超新现实主义”科幻讲座,都是热爱科幻的,人不少,旺喜来了,飞氘来了,姚海军来了,还有姜滨滨,还有雷永青,还有北大的老师。主要是学生。有三四十位。

两个女生主持,准备了很长的问题清单。青涩稚嫩,热忱投入。后面还有投影。

先是主持人让吴岩、我和梁清散互相介绍对方,别开生面。

中间问到了科幻与宗教。我说都是宗教小说,如刘慈欣的一些。吴岩说,不是。宗教,根本是信,你讲人工智能,能让机器信,那才最厉害。这是不需要计算的,不知道的,但就是信。现在的都不是宗教科幻小说。

最开始问到西西弗斯等问题,还有乌托邦与反乌托邦。我说,推石上山,也是一种快乐,写科幻,沉湎其中。想不到反乌托邦。

我讲到了《小灵通漫游未来》。那部书铸就了今天。一切按它的路线图在发展。

梁清散说不太喜欢乌托邦或反乌托邦,什么都套入里面,是偷懒。

吴岩说,乌托邦是比现在更好的社会,反乌托邦是比现在还坏的社会。《一九八四》,等真的一九八四到了一九八四,发现没有那么坏,而《小灵通漫游未来》,真的到了未来,则坏的反而来临了。反乌托邦是乌托邦,而乌托邦成就了反乌托邦。另外,乌托邦和反乌托邦,都是西方的话语体系。强套进去的。不能刻板化。陶渊明的桃花源也不是那样的。

我讲到,科幻是新现实主义,在于对于现实主义的不满。《三体》就是新现实主义的。超新现实主义,是新的一代作者,对很多,一笔带过,有的比《三体》还残酷,他们本身的状态,就是现实,而不一定是要写出来的东西。

吴岩说,科幻现实主义,最早是为了跟主流文学挂钩的。现在,是发现现实比科幻还科幻。他说到医院的场面。还说到刘慈欣,有一个主流文学研讨会,批评刘慈欣没有人性,不道德。但他写的就是现实。他的发电厂,要裁员,计算机室,四个人,两个下岗,面临什么选择?人就那样了。

我讲到了吴建民与胡锡进的争吵。科幻中早有表现,而科幻更高明,超越了他们。

还问到电影。我说导演拍不出科幻,在于没有宗教情感,你看张艺谋生那么多孩子。

又讲到《十年》。我们都没看过。我说,会有一批这样的电影,不是院线的,先是网剧,网上流传,引起轰动。

吴岩说,科幻电影加网剧,现在约有百部在拍。要鼓励独立制片人,这很重要,表达自己的东西。每个人,都有表达未来的自由。不能说,未来只是你能表达,别人不能表达。

梁清散讲到,有一天,看民国时期的报纸,看到那些寻物启示,看到人们每天的生活,那么真实,他产生了兴趣。其实到今天,大家的生活和想法,并没有多少变化,我们还是生活在历史中。

他还说,中国缺蒸汽朋克,因为当时没有多少蒸汽机,很快就内燃机和电力机了。中国也没有真正的朋克。

主持人让大家推荐一个好玩的,但都推荐不出来。吴岩推荐了科幻课。姚海军推荐王晋康和江波的新书。

还有学生提问,问到历史小说,是否模仿,真实。怎么区分。

飞氘讲到,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

还有人问到时间旅行。一位研究引力波的老师作了回答。

我写的这些都是凭记忆,不是原话,只是大意,不一定准确。还有很多记不得了。感受最深的还是气氛,同学们那么热爱科幻。然后你觉得中国很有希望,你很有责任。

现场获得了飞氘的新版《去死的漫漫旅途》以及梁清散的新作《文学少女侦探》,都是精品之作。

我有很久没到学校讲座了。我最早做的讲座,就是在北师大。我来北师大的次数最多。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