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马伯庸老师的快递梦

马伯庸老师的快递梦

下面转自马伯庸老师7月9日10:05的微博——

 

一大早接到一个电话:“喂,你是韩松吗?下来拿一下快递。”我有点懵,忙问收件人地址是哪里,对方报了一个。我一听,原来是@韩松老师的快递,于是猜出了原委。

大概哪个杂志社整理作者列表,弄串了行。结果韩松老师下面附了正确的快递地址,手机那一栏却变成了我的。

我正要向快递说明情况,对方口气却坚定不移:“单子上就是这么写的,你就是韩松没错吧?”   我见他如此笃定自信,一瞬间,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也许,我真的是韩松老师,只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我开始了另外一段人生,用另外一个笔名走上了另外一种风格的文创不归路。这个梦太真实了,以至于从梦中醒来后,还没能彻底摆脱,仍旧把韩松这个身份当做别人……

 

读到马伯庸老师的微博,觉得可以称之为“快递梦”,也算是“中国梦“的一个子集。

随后,马伯庸老师与我取得联系,让我赶紧去找快递。我就找了。中通答应下午送来,却没有送,直到三天后才送来。

这个携带着祥瑞御免气息的快递我到现在也不敢打开。

这真的是来自另外一个我吗?不,是来自真正的我吗?

马伯庸老师才是真正的我吧?

我决定就这样把快件留着,等到倒计时结束那天再打开。

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要倒计时了。

快递也经常是我的梦魇。实际上,很多快递收不到。我常常要开会、出差,也不是每次都能找到别人代取。不少人给我寄快递的,也不事先打个招呼,突然唰的一下就来了。我却不在。

这样,很多快递最后就退回去了,至少有三分之一吧。不知都有些什么重要的东西。也许对倒计时的后果产生了扰动,也不可知。

每次,接到快递员的呼叫,如果这时刚好不是在开会、出差,我就像臣子被皇帝召唤一样,急匆匆从单位十五楼跑下来,走过大院,到大门外,拿取快递,而且往往这时排队的人很多,真是心情非常焦躁。

我接到的绝大部分快递,其实并不需要用“快”这么一个字来形容。比如书籍、商品之类。这类东西,邮局寄的话,虽然慢一些,但可以直接送到办公室,对我来说,比快递要方便和人性得多。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快递取代了邮政局,价格也贵了几倍。这本来我以为就是中国经济的奇迹吧,也不用创造点儿什么,转换成搬运就可以了。但问题并不这么简单。

现在终于知道,是因为马伯庸老师或者我的真身的存在。

可能整个宇宙都是靠快递来维系正常运转的。

我在朋友圈里看到,最近中国的爱国的人们在呼吁抵制快递,起因是台湾朝着福建打了一个导弹,美国又把傻的导弹部署到韩国……这里面,快递员担负着西方情报员的使命,他们接受以东海前沿的浙江为大本营的淘宝下达的任务……

倒计时结束那天,实际上是快递业的崩溃。

唯一的问题是,为什么快递公司,从马伯庸老师那里掉头回来后,就那么肯定我就是韩松老师呢?万一我是陈楸帆老师呢?这同样是成立的。

这无疑是一个更让人不寒而栗的阴谋。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