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狗改不了吃屎,中国人改不了随地吐痰

狗改不了吃屎,中国人改不了随地吐痰

北京奥运会过去八年,改变了很多,但有一点没变,就是随地吐痰。走上街便深一脚浅一脚,还强迫症地数有多少,发现数不过来。新鲜或不新鲜的,有余温的或凉下去的,便想着沾满鞋底把它们带回的样子。有的地方汇集成簇,从浓度到色彩,一桌大餐。在很大的国家部委院子里,也常见痰迹。坐出租,坐公交,司机不时扭头朝窗外就是一口。

我曾在北京申奥成功时撰文呼吁,这座城市最要紧的问题之一,就是解决随地吐痰,当时领导也作了批示,但没有太大的收效北京实行了公共场所禁烟,为什么不禁止随地吐痰呢。朝阳群众举报了那么多家伙,为什么不举报随地吐痰的呢。我以前认为,随地吐痰是发展中国家的普遍情况,但最近去了巴西看奥运会,没见到,又到埃及、伊朗、肯尼亚、南非,也没见到。俄罗斯、土耳其更没有。

随地吐痰有时很让人受伤。我犹记二十年前,我参加了一个陪同贵宾游览八达岭长城的活动。爬到个烽火台时,陪同队列中某国家一位局长忽然仰起,喉咙里咔喳一声,朝着长城外面的蓝天来一口。你想长城上的风是多大,这口痰便迎风折回来,啪地一声落在了我右臂衣服上。至今仍记得那是一口绿色稠浓的痰,黏劲犹如老鼠胶。

怀疑在公众场合吐痰是一种显示雄性力量的方式(比如足球运动员就常常在绿草坪上这么做,其实是给女球迷看的),局长也如此吧。总之那口痰委实像是精液,我用了好半天才把它刮去,在那种庄严场合下还不敢让人看见。贵宾当时就在边上,被他的大帮随从簇拥,有人是从国外来的,拿着摄像机。也不知把这一幕记录下来没有,而那位局长吐痰后继续高爱国主义这件事从此在我心里留下浓重阴影

我阅读欧阳自远主编的《月球科学概论》,六十万字的巨著详述了中国探月工程的种种细节,包括如何建立月球基地,没有提到,今后首先是要在月球上竖一块“不得随地吐痰”的牌子。我担心吴刚在那里也吐得厉害,因为性激素积聚太多而无法从别处发泄。所以,就算不想生活在地球,也不现实。或可以写一篇科幻小说,就是未来的人会是用吐痰来繁殖人口的,反正不用套子装着。这类似于体外授精。一口男痰和一口女痰混合一起,便可以自主制造出受精卵。

为什么中国人喜欢随地吐痰?不讲文明?不守法?没有公共概念?难道不能采取类似于超生重罚的办法来管一管吗?这时一定会有吐痰者振振有词:你都收拥堵费了,还要收吐痰费?又有人说,吐个痰算什么,你看那么多人做下天大的事,又是怎么罚的呢?

其实这后面有一个道理,正如作家王树增先生所说,“中国人是世界上最能忍受卑微生活的人”。所以才不在乎。但只怕还有另一重深意。我最近写科幻小说《医院》时,研究了这个问题。中国曾有一个著名称号:东亚病夫。我以为这跟吐痰有很大关系。痰富含细菌,是疾病的传染源。随地吐痰直接导致了东亚病夫,并使今天产生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但实际是否如此呢?

狗改不了吃屎,中国人改不了随地吐痰

一九零零年八月,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元帅是德国人瓦德西派部队追击逃慈禧和光绪,但追兵竟在娘子关被我国一支伏兵打败。瓦德西惊,便下令派军医官二十六人、士兵五十二人,分布京城十三门,凡国男人出入城门者,均按德军检验入伍士兵体格的章程,强制检验。结果发现,每一百人中,从十八岁到六十岁,居然有九十五人符合德国士兵体格标准。瓦德西即令部队停止追击,并上奏德皇,劝说他放弃瓜分我国的计划。奏折中说:国的下层阶级,在生理上,实在比我们西方国家多数区域的下层阶级,要健全得多。因此,倘若该国将来产生一位聪明而有魄力的杰出人物,成为其领袖,他能够利用世界各国的贡献和他们的近代文化方法,来振兴自己的国家,那么,我相信,该国的前途,有无穷的希望。”德皇亲自组织一个更详细的医学生理调查,发现中国人的体魄确不亚于白种人。

这就打破了东亚病夫的讹传。为何如此?我又再想了一遍,认为还是跟长期随地吐痰有关。那些喜欢乱吐痰的家伙,乃是在当众宣告,瞧,我身带病菌,还活得好好的,你们可不要来找我麻烦!而痰吐出去后,就创造出一种恶劣的疾病环境,连同瘟疫饥荒战乱,这样就可以把那些身携劣质基因的同类淘汰掉,让传到今天的都是抵抗力最棒的人,也就是百痰不侵的人,能够在满是病菌的世界上生存因此随地吐痰可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民族适者生存的自然选择,是优秀遗传因子的体现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