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被北京电视台调查,发现自己快死了

被北京电视台调查,发现自己快死了

​​

周末,在单位上班。

有电话打到办公室。一女声说:我是三一五,调查假保健品的。

我:你怎么查到我的号的?

女:抽到的呀。

我:什么是三一五?

女:三一五都不知道吗?打假的呀。

我:哪个三一五?你是什么单位的?

女:三一五呀。我跟您说,是打假的。保健品有假就给我说。

我:总有个部门管你们吧?你们挂靠在哪儿?

女:就是北京的三一五呀。大家都知道的。

我:你们是卫生局的,还是药监局的,还是什么?哪个部门管的?

女:三一五,打假的,我跟您解释一下……

我:不好意思,现在电话诈骗太多了,我们老年人……

女:您看过电视吧?北京电视台。

我:看过啊,养生堂。

女:这就对啦!北京电视台的三一五,看过吧。

我:你是北京电视台的吗?

女:我是三一五的。

我:我只是想问清楚一些。

女:我们是为您好呀,您吃到什么假保健品就可以投诉。

我:那你属于北京电视台吗?

女:是的!我就是北京电视台的。

我:那好吧。

女:请问您吃保健品吗?

我:现在谁不吃保健品呀。

女:啊,那是呀(笑了)。您都吃什么保健品呢?

我:那个,什么蜂蜜……

女:怎么您的电话不清楚?

我:你搁了再打来一遍吧。

(过了半分钟,电话又打来了。这时我已在百度上输入“保健品”)

女:您都吃什么保健品呢?

我:我吃……那个牦牛壮骨粉。(我看着电脑上百度的排名)

女:很贵哟。还有什么呢?

我:还有那个钙……

女:还有吗?

我:深海鱼丸。

女:您吃的,都多少钱呢?

我:几百元吧。

女:您没有吃过上千元的吗?(好像有点遗憾的语气)

我:没有。

女:您老伴儿吃什么呢?

我:也吃,记不得了。(我那么老了?)

女:您们没有吃过牛初乳XXX吗?

我:没有。

女:您们一起参加过讲座吗?

我:以前参加过,但有一段时间没有了。

女:最近的讲座参加过吗?

我:没有啊。

女:您和您老伴加在一起,收入有七八千吧?

我:大概吧……

女:您们真的没有吃过千元以上的保健品吗?

我:没有啊。

女:您多大年纪?

我:六十了。(去年以来我就一直抑郁,我觉得自己一下老了十岁。)

女:(吃惊地)啊,不像啊。

我:是的!是六十多了呢。

女:怎么听上去七十多了,声音那么苍老,中气那么不足,您身体很不好吧……

我:是…… (我一下觉得自己快死了。)

女:您怎么称呼啊?

我:姓韩。

女:韩大爷,我叫XX,我的工号是XX,我的手机是XX。您记一下,吃到了不好的保健品就向我投诉。

我:谢谢。对不起,刚开始我的态度不好。请你原谅。

接完电话后,整天我都陷入恐惧和慌张。我觉得,我在别人看来,已经那么老了,而我自己竟不知道。我离死亡已经非常近了。而我还有那么多科幻没来得及写。我还有重要的心愿没有完成。我想到了六十五岁就死了的黄易……我真得注意身体了。接下来我应该马上去买保健品。

这是一天中我在办公室接到的第三个跟保健有关的电话,还都是自称北京电视台的人打来的。第一个是个男的,邀请我出席北京电视台的“三高”保健讲座,说也是抽中了我的电话号码。另一个是询问我能不能按时参加讲座,还有过些日子别的讲座的能不能去。又问了我的名字。

现在真是以人民健康为第一呀。他们都知道我写了《医院》这样一部科幻小说吗?

​​​​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