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八宝山为师母送行

八宝山为师母送行

八宝山为师母送行

上午去八宝山,为吴老师爱人送行。吴老师是我的研究生导师。我是他招的第一届学生。到场的除几位亲属外,都是吴老师的弟子。吴老师穿一身深黑。他说她一直好好的,不生病,除了脚摔坏一次。五个月前发现胆癌并已转移。太突然。他说几年前,发现有胆结石,但结石的人多了,医生说切掉胆,也没有做。要做了就好了。他指着她的照片说,这是一年前照的,还胖胖的。已经泪下了。去年与吴老师及师母等吃饭,的确好好的,欢声笑语。二十年前在学校,师母还为我们做饭吃呢。吴老师说,这就是命。然后到莲花厅送别,很小的一个房间,身子都转不怎么过来。师母削瘦。吴老师哭得已站不住。出来后,他又坐在路边,双手抱头,号啕大哭。一个七十岁的男人哭成这样,让人看了不忍心,并联想到很多很多,想到如果是我来给……不禁黯然。
为师母写了几幅挽联,同学们认为这一幅较好:
满门弟子,都是孩子,日日抚爱无分别
一生操持,尽皆恩泽,代代受惠有传承
八宝山弥漫着呛人的烟味儿。广场上停着很多豪华的黑色轿车。有很多干部模样的男人穿着黑色西服扎着黑色领戴着黑色臂纱带结成纵队垂首而行。有身份地位高的逝者,就在正中央的绚丽大厅前,打起了很宽很阔的黑色挽联,写着“沉痛悼念某某同志”。但人死了,都是一样的。我也觉得自己离这一天越来越近了。
今敏遗书:“就在自己选择的世界观当中活下去吧!” 可惜,光靠一股气力是没有用的,这点跟制作作品时一样。……“唉…总算能死了。”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