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上海科幻之旅

上海科幻之旅

五月十三日,我应上海科普作协等单位邀请,乘动车三零一次参加上海科技周,并于十四日在沪杏图书馆作《我的科幻理念和实践》的讲座。会场上除年轻科幻作家和爱好者外,还有二十几位老同志。下图前左的主持者是上海科普作协副理事长陈积芳先生。正对镜头的白发老先生是中国第一代飞机设计师程不时前辈,先后负责设计了中国第一架超音速飞机、中国第一种强击机、中国二十世纪研制的最大型飞机运十等,旁边的是他的夫人。程老先生八十岁了,我作为航空爱好者,敬仰已久。两个小时,他和夫人认认真真地从头听到尾,连厕所都没有去上一次。

九点半讲座开始。这个时间和地点,据说很有挑战性。然而,来听讲座的人很多,有科幻苹果核的大学生们,有潘海天率领的《九州幻想》众人,专程从青浦嘉定赶来,有达世新、丁丁虫、宇镭他们,还有邵雪峰,专程坐高铁从南京赶来。另外还有瞭望东方、新华社的同事,以及上海科普出版社的领导和编辑。我讲了几个方面,包括对一九九一到二零一一这二十年的中国科幻总结,科幻与建党,科幻与拉登,北派科幻与海派科幻等。听众提了一些问题,比如,科幻是否应该更关注经济方面,怎样才能拍出科幻电影,从现实取材的写作流程怎样。有一位同学还要我注意身体,大家鼓掌,我很感动。下午是与苹果核的同学们交流,他们互相之间就讨论了起来,大谈什么是十维、时光机杀祖母悖论、传统文化与科幻,以及哲学和神学。许多问题,比那天在北师大的刘慈欣讨论会上,更难回答。上海科幻之旅

下图是我下榻的上海科学会堂附近的环境。
上海科幻之旅

下图就是科学会堂的老房子。当年陈毅元帅批予的。这里是上海最好的地带。上海科幻之旅

我住的地方,出门是思南路和南昌路的交汇点。十四日晚,我与好友、上海科普出版社的李重民(他就是《红色海洋》的责编)在红绿灯后面那个小饭馆,一人唱了两瓶黄酒,结果醉倒了。
上海科幻之旅

第二天早上才知道,我们吃饭的这幢楼,是上海市的文物保护单位——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旧址。
上海科幻之旅

陈积芳老师一直陪着我。他说,大学生讨论的问题,涉及两个,一是人生的意义和人的生死。另一是对未知世界的认识。也就是生命和宇宙的问题。德国办一展览,讲宇宙大爆炸的开始,以为解决了这问题,但有观者说,它为何在这时爆炸?为何会爆炸?问题仍没有解决。他说:“我读加缪。世界是荒谬的,但荒谬是跟社会环境的荒谬有关的。今天的讲座和讨论,也涉及了这方面的问题。”下图是我用手机拍的陈老师。这是在我住的科学会堂思南楼楼顶。陈老师拉着我的手向我介绍,那边是花园饭店,签上海公报的;那边是锦江宾馆,还有毛主席跳舞的小厅;下面是法租界,这里有张学良和赵四小姐的房子,有蒋宋结婚的房子;那里有一座东正教堂……对上海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上海科幻之旅

十五日,陈积芳老师带我参观上海国际科学与艺术展。下图是瑞士人对月球基地的想象。
上海科幻之旅

下图是瑞士人设计的太空旅行器。
上海科幻之旅

下图是美国人设计的未来城市。
上海科幻之旅

下图是未来概念车。
上海科幻之旅

下图是未来战斗装备。
上海科幻之旅

下图是设想用一种“细胞云”过滤上海上空的污染物。
上海科幻之旅

下图的主题叫“未来启示录”,是讲述日本核灾难的。
上海科幻之旅

下图有点儿SM的意思。
上海科幻之旅

下图是我站在一台屏幕前,被机器进行了“变脸”。
上海科幻之旅

陈老师说,上海曾经有叶永烈,有电影《珊瑚岛上的死光》,但现在科幻不那么景气。我说,我倒不觉得,也许,上海需要的是另一种科幻,一种海派的科幻,一种更酷的科幻,跟这个展览一样,更接近后工业社会。展览上有一个作品叫“无我”,泰国人搞的,本来,我们都用三炷香是代表过去、现在、未来,但在他这儿,在黑暗空间中,三炷香变成了一棵树、一个铁箱子里的镜子、一个镜头和屏幕上生成的幻影。他这个用来表现佛教。这里就有很酷的科幻意味。

这次上海之行我得到的最珍贵的礼物,是陈积芳老师赠我的一枚他亲手为我刻的名章,上面还有“为科幻而活”一行字(下图)。感谢热心支持科幻的这些人们,我一定好好活,好好写作,来回报他们!上海科幻之旅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