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道教徒原来也是一群科幻的理想主义者

道教徒原来也是一群科幻的理想主义者

参加国际道教论坛,对道家印象有了改变。以前,几个宗教里,我对道教印象不太好,所到道观,见到一些道士骗人骗钱,强拉算命,且道士形象常常不够庄严。但至少这次,大会上,来的都是道界精英,包括世界各地及港澳台道观的道长观主,跟科幻迷一样,怀有理想主义精神,慷慨激昂,谈宇宙生成和万物演化,谈场,谈气,谈未来世界能源资源的缺乏,也谈人生,对世风日下、道德沦丧感到不满,对小悦悦事件愤怒,认为是人的本性违背道的结果,呼吁重新过一种简单的生活。他们中一些人还大力倡导要使道教成为一种国际性的宗教。有一位马来西亚来的,称道教要广泛介入国际议题,重塑世界宗教版图,成就世界文明,赢得了全场掌声。担任主持的张高澄道长来自浙江天台山桐柏宫,英语非常棒,让人对道教刮目相看。


我觉得道教与科幻是有缘的,道教更像是一种实践科学而不是宗教,这可能也是它未能取得宗教上巨大成绩的原因。它信奉的是道,类似于“原力”(《星球大战》中提出的支配宇宙力量的概念),而不是某个具体的偶像如上帝耶稣穆罕默德释迦牟尼。西方一些物理学家受道教影响较大。艺术方面也是,如庞德。像科幻这边,勒古恩是一位受影响的,她钻研道家学说,并写入科幻。菲利普•迪克亦如此,在《高城堡里的男人》中,易经和阴阳,几乎成了支配情节发展的动力。

道教徒原来也是一群科幻的理想主义者

另外,道教与科幻一样,是一种边缘性的东西。据说,道教在诸教中,信仰者占的比例百分之三不到,信教人数还在下降。而它却是代表中国的宗教。这里有各方面原因。包括它不能与现代社会兼容,有人提出,把它作为平台,提供风水、医药服务,但我认为,这是低层次的。它的神仙术,它的长生不老术,在现代自然科学背景下,如何理解?它作为宗教,缺乏一些什么?我觉得还是它的信仰魅力。这次,道士们提出了用老子思想匡扶人心,遏止私念,清心寡欲,听多了,有时也觉得停留在词句,显得苍白无力。现代社会,大部分人是不会去信老子的,那样更买不起房子了。但对于我来讲,老子的思想确有很大吸引力。这也是吸引会议上这些道士及学者的原因吧。它是一种宇宙智慧。另外,在一般层次上,它还有很大空间,在衡山看到道教香客的人潮滚滚,让人吃惊。
会场上,有一些洋道士,也穿道袍,气度非凡,好像罗马主教一样。我于是产生幻觉,认为今后道教复兴,可能是在西方。
道教徒原来也是一群科幻的理想主义者

又见到几十名年轻的道姑,穿着干净合体的青色道袍,目光清澈,毫不世故,气定神闲,又不失天真活泼,也带着羞涩与骄傲。她们是衡山道学院学生,来自全国各地,甚至听到她们中有人说北京话的。我很想知道,她们青春年华,为何抛下其他,进入道观?为什么选择道教而不是佛教、基督教和天主教?她们看到别的女孩子,穿金戴银,描红涂眉,心里什么想法?她们每天的生活怎样?我试图采访,但没有机缘和时间。其中一位女孩只是说:“我们的生活十分简单。”她旁边的一位急着拉她要走了。

道教徒原来也是一群科幻的理想主义者

道教徒原来也是一群科幻的理想主义者
道教徒原来也是一群科幻的理想主义者

道教徒原来也是一群科幻的理想主义者

这次国际道教论坛,中国政府是很重视的,贾庆林贺信,回良玉提出要求,刘云山、杜青林、许嘉璐均出席。从中也能看出一些信号。而之前,中国已搞了佛教论坛,进行了儒教与西方文明的对话。宗教在无神论中国的未来发展,可以观察。

道教徒原来也是一群科幻的理想主义者
衡山笼罩在雨雾中。以下是会议上一些让人印象比较深刻的语录:
唐力权(香港道教联合会、国际场有研究所):我在美国教了几十年书。学生最感兴趣的哲学家,西方是尼采,东方是老庄。尼采与老庄又很相像。
施中青(香港中原地产):最简单的方法,是在社会中生活时,直接了解道,直接认识道。道无处不在,古今如一。
朱汉民(湖南岳麓书院院长):个人价值意识要高于外在的意识形态和社会结构。
杜祖贻(美国密西根大学及香港中文大学科学家)为何二千五百年前,一个思想家,有这样的推论?当时人的智慧和能力不一样。他们有比现代人更好的观察能力,综合和反省能力,因为他们的身体没退化,环境没受污染,
吕锡琛(中南大学行政管理学院),道教突破了东西方非此即彼的思维模式。它可消减国际社会唯我独尊、唯我独善的观念。
早岛妙听(日本道观副主持)要以宇宙中的人类观点来活着,放弃人类可以支配宇宙的理念。人与自然不能对立地生存。
刘仲宇(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天下有道与无道,不在于道本身,在于人如何体验。道对终极的追求,提出的体系和模型,是对人类的重要贡献。
丁常云(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二十一世纪,人类对自然巧取豪夺,严重破坏自然,这是过度消费的后果。道教提出要控制不正确欲望,少私寡欲,以宽容的心态对待自然。
谛亚索(意大利道教协会会长),我是科学家,我做实验,气是有生命的,任何体系是有新陈代谢的,有场,是一个生态系统。
金白弦(韩国国立江陵大学哲学科教授)。现在的人觉得自己了不起,无恶不作,自认为是了不起的天才,要拯救人。卡扎菲就是违背道的结果。
黄至安(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倡导清静寡欲,制止人性的贪婪。否则,社会会像脱轨列车。
王琛发(马来西亚道教学院董事会主席)。国际组织,联合国里,没有道教的人。希望二零一二年后,出现一百个两百个。道教来自中国,但它属于世界人民,提供了另一价值观、另一价值体系的替代机会。
葛荣晋(人大哲学系教授),人生有三种境界:人是人,人不是人(假人做假事),人重新是人。
张柽(台湾中华道教总会理事长),外国的翻译的道德经,一共有两百五十八种。德文本,六十四种,英文八十三种,法文三十一种,荷兰文十九种,日文十种,冰岛文有两种,瑞典文四种。我国呢?痛心。
王蒙(原文化部部长):老庄对终极性哲学的研讨,达到相当高度,体现了一个宗教情怀。他们对世界的本原本质、基本状态、变化规律的探求,对道,对有无,对德,对事物相反相承、变动不羁状态的理解,有相当深度,
刘抗生(北大哲学系教授)。老子时代,是中华文明第一次大危机时代,道德沦丧,战乱并存。道德经是救世之书。对比当年的危机,我们今天的危机宽得多,深得多,有过之而无不及。
许嘉璐(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现在,道家经典虽然译成白话的不少,但把它们作为信仰和哲学的读本论著并不多,能流传后世的并不多。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