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我和大刘参加《小崔说事》

我和大刘参加《小崔说事》

六月十日,一位名叫李莎莎的女孩在微博上给我留言:“韩松老师您好:崔永元老师让我向您发出诚挚的邀请,希望您近期能在百忙之中来参与我们的节目……”我想,真棒,又有人找上门来免费普及科幻了。而且是央视一套,是小崔,国家级的人物。小崔我最欣赏,有忧郁症,极智慧的主持人。这件事的确具有风向标意义。不久之前,《人民文学》才刊登了刘慈欣的科幻小说,《新华文摘》又转载了。刘慈欣还作为中国科幻作家的代表,史无前例被请到了伦敦书展上。看起来中国科幻要起飞了。
节目之前,莎莎说先对我作了一次采访。记得是七月三号,原定在西单上岛咖啡厅,但是关门了,便改在大悦城的茶马古道餐厅边吃边聊。莎莎是位个儿高高的、又和蔼又漂亮的女孩,作为剧组的策划,她是坐地铁来的。我本来以为央视的人都开车呢。随后又来了主编曹东。这才知道,原来,这是一个作家系列访谈的节目,小崔一共要访六十位中国作家。莎莎和曹东问了关于科幻的一些问题。对这个领域,他们似乎所知还不太多。但央视本身是一个很科幻的单位,这方面其实比写科幻的强。
我向他们推荐刘慈欣、王晋康和何夕。我对他们说《三体》。莎莎说,已联系过刘慈欣啦。曹东说,要不,干脆,把你们合在一起做一台节目吧!
节目的录制安排在七月十八日。七月十一日,果壳微科幻发出一条微博,说《小崔说事》栏目要采访刘慈欣,北京的同学可以报名去现场。很快,也就是半小时内,报名就满了。
七月十三日,莎莎带着摄像,来到我单位做外拍。她说,他们也想去拍刘慈欣的娘子关发电厂外拍,一定很棒,但据说那家工厂已经拆掉了,就没去。
他们拍了我的藏书。我的书装在办公室的大铁皮柜里,或堆在窗台上。他们觉得这很奇怪。根据剧组的安排,我要向观众推荐书。我推荐了《三体》,中国最好的科幻;《DNA,生命的秘密》,迄今为止把生命问题说得最清楚最有趣最深刻的书;还有一本是吴岩老师的《科幻文学论纲》,详述了科幻的魅力和特质。本来,我还想推荐克拉克的书和萧星寒写的《光明的右手——世界科幻电影反派集中营》,但他们只让推荐三本。
录制那天,我在单位开完会,我就匆匆坐上地铁出发了,还背着人民邮电出版社刚刚出版的一套《中国科幻名家名作大系》和另外几本书,是邮电社编辑张兆晋要我捎给刘慈欣的。我满头大汗终于赶到了农业电影制片厂暨央视农业频道的一个演播室。为什么不是科技频道?
大刘正坐在一个房间里慢吞吞地喝水。他是头天到京的。他穿了一件“银河系旅行指南”的白色圆领衫,憨厚的模样,就像个普通的科幻迷。
我和大刘聊了一会儿,主要是互相安抚,怎么才能不紧张。随后,又来到化妆间。忽然发现崔永元蜷坐在角落里一张沙发上。他问我:新华社事先就知道金正恩被授元帅的事吗?我才记起这是当天另一起科幻事件。忽然,又发现王雪纯灿烂地出现了。才知道有两个主持人。我连一期《小崔说事》也没看过,觉得很惭愧。大刘也是最近抓紧在线上看了两期。
我开始紧张。大刘安慰我:“没事,他们说得也都放得很开。问的问题也很随意。”
进入演播间。满满的人。有些人是临时“开后门”进来的,科幻迷占了绝大多数。小崔说,这是第一次,这么多人。访姜文也不是这样啊。昨天访的是刘震云。
访谈过程中,小崔把夏笳和万象峰年也请上了台,请他们代他提问,因为他不太懂科幻。大刘说,科幻占领央视了。崔永元和王雪纯就一直站着。结果,大家聊了很多很多。这方面,可以看节目,已于九月三日晚上播出了。
在台上,我还是很有些不自在。科幻作家大都不善夸夸其谈,也们沉浸在自己的遥远世界中,来到现实世界特别是中央电视台这样的现实世界,比较害羞。
记得崔永元问了一个问题,世界末日是科学的吗?我和大刘都点头说是。小崔就说,那好,我们来数:五、四、三、二、一!就带着观众数起来。当然,末日没有在倒计数结束时发生。我解释说,世界末日并不是你想的那样,都是小行星撞地球什么的,它也有可能是整夜无法合眼,看着天花板,等天亮。大家都笑。崔永元说:科幻作家不带人身攻击的。夏笳指着我说:“他也睡不着觉。”
我介绍了柳文杨的《一日囚》——对于那个每天都在过同一天的人来讲,不也是世界末日吗。
我本来还准备了一些要讲的,包括介绍中国科幻作家的作品,但也许是紧张,也许是时间没把握好,还是没讲得太多。只讲了万象的《播种》,提到了夏笳的《杀死一个科幻作家》,还有宝树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也讲到了吴岩的北师大科幻文学专业和《科幻世界》。感到在短短的节目里要把中国科幻讲清楚,不容易。好在有大刘,他讲得非常好,把整个场面HOLD住了。但可惜的是,还有很多科幻作家没有来,没有得到介绍,像王晋康、何夕、江波、陈楸帆、飞氘、拉拉、赵海虹、凌晨、钱莉芳,还有像姚海军、三丰、董仁威老师那样的科幻编辑、科幻迷和科幻活动家。
录制终于结束了,我还要赶回去值班,王雪纯说,搭我的车走吧。于是留下大刘在农业演播室为大家签名。王雪纯说,她看过《三体》,很不错。她感觉到,现实主义作家,是站在他们的故事中,来看世界,而科幻作家,是站在故事之外看世界。前者有些拔不出来的感觉。
王雪纯很亲切,她其实是我的偶像。没想到就坐在身边,而且她还看科幻,顿然感到这个世界真美好。
回到单位,我又想了一遍小崔和王雪纯,就开始奋力签发批判达赖集团的稿件。此时的北京之夜,愈发笼罩在了科幻的氛围中。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