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中国人要说实话

中国人要说实话

我是到昨天才看到《法制晚报》这篇文章《涉日书下架? 根本没这事》的。我才明白为什么最近老是有人在问我,你为什么要造谣。缘起大概是我在924日早上发表了《给日本致命一击——北京书店下架日本书》的博客文章,我本意是要欢欣鼓舞地支持我有关部门的反制措施的。未料《法制晚报》记者当天上午10点半到书店去做调查,然后报道说,根本没有这事,日本书销售正常。后来又有有关部门来调查我“造谣”的事,我的新浪博客一阵时间也不能发表文章了。我觉得,此事比涉日书下架更可怕,真有些让人毛骨悚然。我们还没有开始打日本啊。当然我决定把这当科幻。

西单图书大厦我每月要去逛好几次,我从那儿买的书,房间里都堆不下了,我的购书卡也因此升级成了贵宾卡。我对那个地方,哪个角落里有什么书,太熟悉了,尤其是日本文学,因为我从小是一个日本文学爱好者(这在今天或许很不幸)。那天我在二楼文学货架,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确实一本都没有了。还生怕看错了,又询问导购,她说日本书现在的确没有了,“断货了”。在卖DVD的柜台,日本的,除了一个漏网的《我的机器人女友》之外,也统统没有了。又问了导购,她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不卖了。后来又看到好些网友在说,他们此前去书店,也没有看到有日本书卖了。

那么,又怎么“根本没这事”呢?也有一种可能,我怀疑是图书大厦的领导,在24日,看到了我的博客,感到不安,觉得这么反制日本效果不太好吧,又紧急匆匆恢复上架了一些,《法制晚报》也便紧急匆匆赶去作了“正面报道”。但也许上得太紧急匆匆,忘了把村上春树和岛田庄司的搁上去了。而这两个人的书,正常情况下,书店都是有的,而且还是数量最多的,不太可能都“卖完了”,上次去还看到《挪威的森林》呢。《海边的卡夫卡》也是今年八月才重印的新版。恢复上架是好事,这说明我们纠正了错误,但媒体的报道应该客观公正全面。我们总不能在不同的时空里穿越吧?

我当时没拍照片。但图书大厦这种地方,应该是有摄像头什么的时时刻刻监控的吧?调出来看看就知道谁在说实话谁在说假话了。

中国人在面对自己连实话都不能说或不敢说的时候,要打日本什么的,那简直就是笑谈了。

 

附:法制晚报原文http://www.fawan.com.cn/html/2012-09/24/content_389448.htm

 

涉日书下架? 根本没这事

网传部分书店采取“措施” 记者探访多家书店 销售情况正常

 

    本报讯(记者 张颖川)近日,随着中国抗议日本侵占钓鱼岛,网络上开始谣传“日籍作家书籍被禁卖”。今天上午,记者从北京图书大厦、王府井新华书店看到,日籍作家文学书籍仍正常销售,未被“下架禁售”。

    今晨745分,一条名为《给日本致命一击——北京书店下架日本书》的帖子出现在网上。发帖作者称在昨日去北京图书大厦发现“日本书下架了”。特别是日籍作家村上春树、川端康成、青山七惠等作家的书籍全“不见踪影”。

    帖子在发出的2个小时内,被转发了三百多条,评论一百多条。记者发现有的网友对日本书实行“下架”给予了支持的态度。但大部分网友对“下架禁售”持理性的态度,其中一位网名为“有帆的船”的网友发表评论为:“爱国要有的放矢”。

 

    记者核实

    图书大厦、王府井新华书店销售正常

 

    今天上午1030分,记者来到西单图书大厦二楼文学类图书的货架前看到,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女》、《雪国》,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和夏目漱石的《心》都在货架上销售。

    但对于网友提到的日籍作家村上春树、岛田庄司的作品,记者也未曾找到。根据图书大厦内的导购条,记者在相应的书柜上未能找到相应书籍。

    记者随后询问图书大厦相关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像村上春树的小说、岛田庄司的推理小说因为热销已经出现了缺货,这才导致顾客找不到一些日籍作家的书籍。这使得顾客误以为“日籍作家书籍被下架禁售”,目前日籍作家的作品仍然正常销售。

    如果顾客需要,可以在登记簿上进行登记,如果到货,书店将通知顾客。

    此外,记者询问了王府井新华书店,管理人员告诉记者,除了缺货书籍外,日籍作家书籍仍在正常销售,未接到“下架”通知。



推荐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