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十月五日,到大洋国第二天,七时天亮。此是格里威治时间,与我北京时间形成竞争关系。我不禁想到,未来的那场世界大战,一定是以时间为导火索,终结它的将是两枚时间炸弹。STRAND PALACE旅店有英式早餐,无非是煎蛋培根香肠一类,比我东亚国包子油饼热干面相差甚远。然后去泰晤士河边转转。
本来,我担心独自出门,会遭抢劫。传说大洋国很不安全,去年伦敦才发生骚乱。但竟然没有遇上坏人。泰晤士河上有滑铁卢桥。据传初建于一八一七年,为一九孔石桥,我东亚国痴男怨女又称其为魂断蓝桥。但蓝色的只是天空,许多飞机卖力拉烟,好像大洋国空军也不搞空域管制。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人行道上全是树木,鸽子都不怕人,不,是对人类的存在熟视无睹,或者像人类已消失了一样。空气清新得让人心里憋气,有大洋国人悠闲跑步。还有许多人匆匆上班。双层红色公共汽车开来开去,黑色出租车则像大甲壳虫。这时我不禁想到,这一切都是假象。在大洋国,和平即战争,自由即奴役,真理即谎言。我来到这里,就是要向他们宣传我东亚国正确价值观的。终于,看到几个露宿街头的无家可归者,符合我在中学课本上读到的资本主义罪恶,我才舒了一口气。

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中午十一时,英国文化委员会的戴维和文学节的自愿者乔安娜来接我和另一中国作家方方,一起去秋藤翰参加那儿的文学节。要坐两小时火车,搭乘GREAT WESTERN线。终于见到大洋国火车站。我早知道,英国是发明火车的国家,涉及瓦特的蒸汽机,还有史蒂芬森什么的。我都写在《高铁》一书里面了。谢晋导演曾拍《鸦片战争》一片,还专门到大洋国,拍了伊丽莎白女王为火车剪彩一幕,这样,我国人民就会牢记这段罪恶历史。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车窗外景色明媚。大洋国的阳光让人嫉妒。田野纵横,牛羊成群,还有白色鸟儿在牛羊身边盘旋飞舞。中学政治经济学课本画面上那些工厂密集、烟囱林立、工人满目愤怒的景象悉数不见。但忽然看到站台上的“警告,CCTV正在干活”的黄色标志,才意识到的确来到了大洋国。老大哥在注视你!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戴维是个老头儿,话不多,看上去挺和善,穿风衣,西服领带整齐。我心想,你们当年是怎么侵略我们的呢。琼娜是我东亚国移民二代,在英国长大,念大学,又前往北师大学过一年汉语。一路上她与方方一起,互教英语汉语。她总拿个小本,认真把汉语记下来。我心想,可爱的姑娘,长得跟我们一样,黄肤黑发,却是地地道道的大洋国人啊。她还找了个大洋国的白人男朋友。

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我看到乔安娜记下了“高铁”二字。的确,我们坐的不是高铁,速度较慢。这让我又为东亚国自豪了。中途需要换车。大洋国的火车站很小,跟我国的县城车站差不多。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终于到达秋藤翰,当地的文学爱好者开车把我们接到宾馆。我和方方住在一家很好的宾馆,而大洋国的两位陪同人员,戴维和乔安娜,则离开了,住另一宾馆,较差的一家,说是为了节约经费。看来这个国家真的不行了。

随后,我们又一起去吃午饭,一家法式餐厅。他们要了香肠。我要了鱼和香槟。一杯酒两英磅,也就是人民币二十块。总共加小费花去十五英磅。各付各钱。这时都两点多钟了,看到吃饭的大洋国人仍然成群结队,又喝酒又吃肉,仿佛他们没有发生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似的。这让我暗暗冷笑。
秋藤翰是个小镇,还算漂亮吧,秋叶落黄,还有教堂。这里也是乔安娜的“故乡”。父母还住这儿开了外卖店。母亲来自广州,父亲来自香港。他们为什么要离乡背井来到大洋国?不可思议。赶紧叶落归根吧。
又逛街,有很多摆摊的,可买到各国熟食。商店买鞋,还有包包,质量比国内好,且便宜得多。不要受其诱惑。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然后,抵到文学节的举办地市政厅(CITY HALL)。秋藤翰把市政厅腾出来当文学节主场,这又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大洋国人就喜欢办这种沽名钓誉的事情。主办者讲,文学节要持续搞十天,秋腾翰本地只有十万人,但有五万人前来参加文学节活动。真是折腾。我国早对此没有兴趣了,大家都忙着赚钱。据说这是英国很主流的文学活动,一九四九年也就是乔治·奥威尔写出《一九八四》的次年,或者说我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当年就有了,之后每年举行。这让我怀疑其动机。
这个晚上,除了中国专场,还有一场是拉什迪的演讲。对,拉什迪,就是那个写出《撒旦诗篇》、惹毛穆斯林世界的萨尔曼·拉什迪,曾经被全世界穆斯林人民追杀,每年要付给警察一百六十万美元保护费,才能活下去。听他演讲的人很多,我估计得有近千人。后来我们在咖啡厅里见到了他。一个貌不起眼的老头儿。我不知是该接近他,还是不该接近他。后来,戴维把拉什迪拉过来,让他与远道而来的东亚国客人叙情,还一起照了相。拉什迪对我说:“我也写科幻哟,不过不是小说,而是电视剧。”我的心一下又抽紧了。
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我们的演讲晚六时半开始,在一巨大帐篷里,很早就有大洋国人傻呵呵排队了。后来全坐满了,我数了数,将近三百人。有七八位当地贵族女子学校的学生,从十三岁起,选修中文,准备考牛津大学研究中国文化历史,个个青涩可爱。我警告自己,不要上当。一个小女孩提问:你对毛泽东是什么见解?我问姑娘,你是什么见解?她说,他既好又坏。这些姑娘,有的已到过我国旅行了。

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我们的讲座,先由主持人介绍各位简历。说了我是来自中国的科幻作家,写过《火星照耀美国》和《地铁》等。然后主持人提问,方方、欣然和我作答。第一个问题是你们认为西方对中国文学是什么态度?对不对?方方先说,她说不懂英语,不太了解。欣然说,是不平衡,不了解中国文学。连《西游记》什么的,都不知道。我同意欣然,说,包括外媒,介绍中国文学很少啊。了解中国文学,是从居住在国外的人那里。像方方这样的畅销书作家,你们哪里知道?说罢,好像出了一口恶气。

第二个问题是,中国的传统文学,对你们影响大吗?方方和欣然都说影响很大。唯独我说,作为科幻作家,影响很小。我们这些人,更受西方文学的影响。我讲到莎士比亚,讲到奥威尔,讲到戈尔丁,现场观众发出啧啧声。我觉得拉近了跟他们的距离,又显示出我东亚国的开放,很开心。

第三个问题问方方,你的短篇中篇和长篇之间,有什么联系?方方说,有时把中篇发展成长篇啊。

第四个问题问我,你是怎么开始写科幻的?科幻对你的吸引力是什么?我说,小时,读到了威尔斯的《世界大战》,这是我读到的第一部长篇外国科幻。后来又有《时间机器》等。我讲到,克拉克的小说都译成中文了。科幻,创造了另一个世界,与真实的不同。大洋国人能创造陌生世界,为何我东亚国人不能创造自己的具有本国特色的世界?我们写科幻的,能写很多方方也许在主流文学中都不能写的。我举例说,机器人的题材,也许我们会写,给机器编一个程序,让他忠诚。又举了太空飞船上我们要成立党支部的例子。他们听得睁大了眼睛,终于自叹不如了吧。

第五个问题,是请方方评论我刚才说的。方方说,科幻是自由,但是,现实主义小说,自由度也很大。科幻让人看到未来,现实小说让人看到自己。嗯,她说得真好,我心里想。我们真的可以写自己想写的。

第六个问题问欣然,关于女性,关于计划生育。欣然讲到她写的小说《母亲》,说中国其实是由伟大的母亲来定义的。城市里女性得到了平等,跟英国女人一样平等,甚至更多,但是,在农村,女孩子常常是被抛弃的,上学很难的。我想,她说得很客观。不像我国某些媒体,一说就全是大好形势。

第七个问题,是问她是怎么知道的。欣然说,做了二十年调查。

第八个问题,是请方方评论中国城市与农村差异。方方说,的确如此。农村女性命运艰难,她们许多人内心没有家园。要改变她们的命运,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第九个问题,是要我评论。我说同意,中国城市与农村有巨大冲突,但正是这样,为文学提供了很多题材。

第十个问题,是请听众提问。有人问了一个,即东亚国年轻人对传统价值观怎么看?他们怎样看待西方?我的回答是,取决于什么年轻人,农村的,中学都没毕业,就到城里打工,想女人,想成家;而好多城市年轻人,被高房价压垮;但还有一种富有家庭、权势家庭,把孩子在他很小的时候就送到大洋国读最好的学校。所以大家对世界的看法不同。

一个小时,准时结束。听众疯似的长时间鼓掌。又有大洋国人冲上台来抓住我提问。一个老太太说她看过很多中国鬼故事,问中国科幻与鬼故事有什么关系。我回答有很多关系,比如认为鬼可能是来平行世界的呀。很多灵感都与鬼故事有关呀。我正想向她讲解夏笳的《百鬼夜行街》,不料却被一年轻男子抓住了问:喂,你的小说,是否译成英文?我说,只有一些短篇。但刘慈欣的《三体》就要被译成英文了,你们等着瞧吧!刚给他讲了一会儿《三体》是什么内容,这时又有一女子问我,她有一孩子,从中国抱养的,但她恼火的,是怎样培养他继承中国文化,是否要送到中国去,好好学习中文,最担心的是他在大洋英环境下成长,丧失了对东亚国传统价值观的认同。我犹豫了下,说,还是先在大洋国呆着吧。今后东亚国的主流文化,一定也会与大洋国趋同,因为那些官二代呀富二代呀的孩子们都在大洋国留学呢。再说,我们都拥有CCTV。
我始终感到很奇怪,这些大洋国人冒雨而来,花六英磅的门票钱,听我们这么夸夸其谈一小时,好像挺满足似的。我主流媒体《环球时报》等说,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蔓延,大洋国都快要垮了,人们都上街杀人放火了。真是奇怪,他们还有闲心谈论文学,还有闲心关心中国。这种文学青年文学中年欢聚一堂的盛况,在中国很难见到了。

但我很快又欣慰起来。近年,我东亚国经常派代表团访问大洋国,宣传我价值观。但那些人往往只会背口径,这样显然搞得大家都不愉快,也起不到什么效果。我东亚国还花很多钱,翻译本国作家的书,让大洋国的书商去卖,结果人家反而很疑惑。本来很好的作家,人家以为是政府传声筒。但这回我们三个花了他们的钱,面对面宣传了我们的主流价值观,让他们了解到了真实的东亚国。终于打了翻身仗。
戴维和乔安娜把我们送回宾馆,一路上雨大了。他们又冒雨走回自己的宾馆。因为演讲成功,他们也很高兴。第二天,我们就坐火车回去了。这时才发现,赞助文学节的,有泰晤士报,以及我东亚国的汇丰银行,等等十几个单位。我又困惑了。
大洋国游记之二:宣传我主流价值观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