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十月六日,是我到大洋国的第三天,继续领略该国奇观。上午十时二十分,在秋藤翰小镇,英国文化委员会的戴维和乔安娜来宾馆接我和方方坐火车回伦敦。戴维六十多岁,一到外面住就睡不好觉。我安慰他,他就笑着拍我肩。现在亲近多了。我心里怪难受的。乔安娜昨晚回家住了,说是宾馆很差。英国文化委员会让它派出的陪同人员住差的宾馆,而让我们住好的。这在我东亚国万难想象。乔安娜又给我们看她家照片,有哥哥姐姐,还有自种的瓜果。从二位身上,暂时没有看到大洋国人民生活悲惨的景象。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火车不久来了。又一次体验发明火车的国度。不禁想起我东亚国,最初,不让修铁路,说是会诱敌深入。后来修了,又用马拉火车,说是否则声音太吵,会惊醒睡在地下的祖宗。我觉得,我们现在的确应该像对待铁路一样,来对待互联网问题,不要被大洋国攻陷了,也不要挨地下祖宗的骂。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一路上风景依然如画。两小时后回到伦敦,刚出车站就看到,一个骑自行车人过来,道路不平摔倒了。几位衣冠楚楚的行人急忙冲上去扶持。这在我东亚国不可想象。不担心被讹吗?大洋国人太虚伪了。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中午,在唐人街中国大酒店吃饭。唐人街很像拉萨八廓街,路不转人在转。但在大酒店门口看到了人民日报海外版,差点掉下眼泪。心想它在不久的将来,必将取代泰晤士报。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下午,在伦敦工作的科幻迷小清过来了,她给我的感觉好像是我东亚国打入大洋国的地下工作者。我们要用大洋国发明的科幻,来占领大洋国。漂亮的八零后女孩小清主动提出为我做导游,让我十分感动而兴奋。我们就在街上漫逛。成片的建筑,完全看不过来,都是中世纪模样。也没有什么高楼大厦。大洋国经济不行了,为什么不用拆迁来拉动呢?街上行人像潮水一样冲来冲去。身边不时就会冒出一个人举起照相机。许多各种肤色的游客坐在敞篷公共汽车上,奔来跑去。大洋国快不行了,都是来看世界末日的吧。我想到了大洋国作家J·G·巴拉德五十年前写的科幻小说《沉没的世界》,写伦敦有一天沉到了水下。我顿然体会到一种彻底的虚无感。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幸好街上有不少人看上去像是我东亚国来的。据说是我东亚国的游客撑起了大洋国经济。包括很多高官,把孩子送到大洋国来念书。这里面寓意深刻。我想,不久,大洋国就会成为我国的海外行省了。
在一个院子前,看到穿得十分古怪的男人,扛着枪正在表演。这更加虚无。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又到白金汉宫。据说这是女王的宫殿。她经常在这儿表演跳直升机。但老大哥在哪里呢?我忽然想到这是一个仍在实行落后帝制的国家,不禁心里嗤笑了。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又有许多公园,但从动物们身上,也没有找到老大哥的身影。天太蓝了。绿草太多了。推婴儿车的女人太多了。嗯,这些都是假象。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小清告诉我,大洋国人分三个阶级。最上等的要世袭,中等是作家教授以及白领,下层是蓝领。这让我想到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嗯,这才是他们的真相。在我东亚国,人民早已实现平等了。
唐宁街十号前的警察,歪歪斜斜,没有站相,对游客有问必答。警察与人合影。嗯,这也是假象。冲进去,立即击毙你。我不禁想到,大洋国人当初在我国虎门、圆明园、西藏等地烧杀无数的情形。唐宁街十号是他们的首相官邸。这真假,让女王一个人说了算不行吗。我们一百年前就辛亥革命了。大洋国的资产阶级革命啥的统统是假的。我又想到,大洋国人民和媒体痛斥首相“献金门”的事件。这种事在我国根本不可能发生。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我又发现一个秘密:他们的行人过马路根本不管绿灯红灯,直接闯过去。肆无忌惮,而我东亚国人却在文明地讨论“中国式过马路”问题了。
在大笨钟和议会大楼下面,有人举着抗议标语走来走去。哦,终于见到了来自人民大众的反抗,而且看样子是少数民族!却没有警察来抓。警察禁还笑嘻嘻的与游客们合影。老大哥也许暂时去我东亚国旅游了。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街上还有很多雕塑,姿势像胜利者一样,在我看来,无非彰示了其罪恶的殖民史,在这儿却成了英雄。哼。太不要脸了。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但这便是狄更斯《悲惨世界》中的那个大英帝国吗?马克思要活在今天,还写不写得出《资本论》呢?我为这个担心,一路上玩得不爽。
据我《环球时报》报道,这几年,世界开始反思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纷纷赞扬我国模式和道路的伟大。资本主义这回真的穷途末路了。我心想,其实资本主义的人一直就在说他们自己穷途末路,从斯宾格勒到艾略特,从卡夫卡到戈尔丁,无不这样,十分虚无。今天,我终于亲眼见到了。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我找回了一些安慰,这时肚子饿了,就回到旅店。餐厅爆满。只好换一家。我和小清两人一共吃掉五十磅,也就是人民币五百元。看来这儿物价飞涨,民生潦倒,而有钱人却仍然大吃大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躺在酒店床上,我为大洋国仍未被解放,而辗转难眠,忽见有《圣经》搁于桌上。我有些恐慌。我想到东亚国教科书里写的:从鸦片战争至十九世纪末,外国来华的传教士达三千二百多人。他们中的许多人披着慈善的外衣,深入中国城乡各地,在“传教”的名义掩护下进行多方面的侵略活动。他们侵犯中国主权,干涉中国内政,霸占房屋田地,侮辱妇女,鱼肉乡里。一些传教士实际上是在中国各地收集情报的间谋。
于是,我像面对犯罪小说一样,犹豫着要不要打开《圣经》来看。最后还是偷偷打开了。书中开列了一串目录,讲遇到各种情况时,比如,焦虑时,受伤时,睡不着觉时,应该去看哪一章哪一节。那么一个东亚国人,第一次来到大洋国,有不适感,应该看什么呢?这却没有写到。
书中只说,信仰来自于聆听信息,而信息在基督的话中。噢,这太虚无了。

大洋国游记之三:伦敦一切皆虚无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