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科幻作家批判世界末日与神学院学生发生激辩

科幻作家批判世界末日与神学院学生发生激辩

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得者、科幻科普作家刘兴诗在四川科技馆演讲,批判世界末日。一个戴眼镜的姑娘流泪冲过来,气愤质问刘:“为什么你说没有上帝?是对我们不尊重。”又说:“玛雅预言是真的,水晶头盖骨就可以作为证明。”另一青年指着刘的鼻子说:“你怎么能在这样的场合说这个话,竟敢说没有上帝?”……后来情况清楚了。他们是跟随一位自告奋勇前来做嘉宾的教会会长,聚众而来的一群神学院学生。助手提醒刘兴诗:“刘老师,你要注意安全。”

下面是刘兴诗根据回忆写下的记录《一次批判“世界末日”讲座的情况汇报》,转自星云网http://www.wcsfa.com/cms/info/286

一次批判“世界末日”讲座的情况汇报

成都理工大学 刘兴诗

一、事情的由来
12月13日,我与原成都市地震局副局长洪时中,应邀在四川科技馆举行有关“2012‘世界末日’”问题的讲座。《成都商报》提前一天进行预告,欢迎市民参加。当天我忽然收到通知,告以成都基督教教会主动来函,表示其会长也要求参与作为嘉宾之一,准备从宗教角度解析。当然他不可能不驳斥这个谣言。只是不知他会怎么说,我心里不由冒出一个疙瘩。
我忽然有一个预感,会不会在所谓“玛雅预言”等问题有不同的陈述?便立刻对主办单位提出,介绍我的时候,千万不要提什么作家,以免被人产生科学含量不足的联想。在地质学教授之外,再亮出史前考古研究员的身份。特别是后者,非说不可。平时我处事十分低调,从不渲染自己。这时候不得不这样“表现”一下,必须要以权威的身份出现才好。
需要说的一点,年终这几天特别忙碌。前夜拖到两三点钟才入眠,上午参加市委宣传部、市文联主持的成都市儿童文学作家会议,发言并和各方接触,应接不暇,时间拖得很长。午宴还没有结束,四川科技馆的车就到了。没法午睡,身子十分困顿,只来得及在车上闭眼休息了几分钟,就来到了会场。手握话筒走到台边感到有些头晕,身子不由有些晃荡。台下有人好心提醒我,后退一步避免跌倒,精神状况之差可想而知。

二、讲座内容
上台前,我与洪时中约定,他讲地质、地震,把这一块留给他。向主持人要求我首先发言,从所谓的“世界末日”和玛雅文明,抢先封住这个缺口。
我首先从所谓“世界末日”说起。揭示了上千年以来,过去主要来自教会人士,以《圣经》里的片言只句为根据,或者干脆胡说八道,先后散布过什么“最后审判日”、“苦难日”、“千年恐慌”、“基督重新降临”、“兽数666”、等一系列千奇百怪“世界末日”谣言。其中也包括现在有人利用什么《易经》八卦,推算出2011年5月11日上午10时42分37秒,将要发生一场14级大地震,同时发生170米高的大海啸,造成地球毁灭的谬论等(请看附件2、3)。
 我也特别说到,所有的宗教都是教人为善的。有的宣扬行善以修来生,有的提倡约束行为,注重今世。所谓“最后审判日”也就是这样来的,包含有警示作用,其用意当然也是好的。但是什么事情都有一个“度”,超过这个“度”,十分具体宣扬某年、某月、某日就是“最后审判日”,造成社会混乱。不管披着什么神圣外衣,那就是迷信,必须坚决批判,毫不容情。
接着,我针对所谓“玛雅预言”,讲述真实的历史。从距今7000年前,墨西哥高原东北部最早的塔毛利帕斯洞穴遗址,6000年前特克斯克阿可遗址等地点的新石器时代原始文明说起。接着介绍公元前3500——2000年左右,以切阿巴德·考松、伊尔·阿尔波利略、特纳特克等遗址为代表,所谓“前古典期”的陶器时代。再接着才进入公元前1000年左右,最早的玛雅人出现,所创造的灿烂“古典期文化”,也不过是青铜时代而已。后来由于干旱环境影响,脆弱的原始农业生产被摧毁,导致社会解体而迁移,并不是“世界末日”的一个轮回。这就是所谓“玛雅文明消失”的真相(请看附件2)。什么“高僧”的预言统统是骗局,那个什么“水晶头盖骨”是伪品。
其间,我以曾经在高校开始过多次天文学课程的教师身份,介绍太阳属于恒星系列中的G型恒星,正届中年,其生命数以若干亿亿年计算。驳斥了所谓玛雅高僧所说,几千年间太阳曾经5次熄灭,因此引起人类5次毁灭结果。太阳还将熄灭一次,还会造成一次人类毁灭的谰言。
我发言后,洪时中和我交替就地震、地质和地球历史等问题,相互补充发言。然后是那位基督教教会会长发言。由于我听力不好,不知道他说的什么。从道理上讲,必定也是积极的,批判2012年的“世界末日”问题吧?
最后我请求再一次发言,主要阐明两点。
一、就算真有什么“世界末日”,来自什么力量?详细剖析了从天文和地球本身因素都不可能。
二、世界上没有神灵、没有上帝、没有救世主。真正的上帝,真正创造世界和未来的是我们自己。过去的一些经书,只不过是当时的一种总结。历史与时俱进,社会不断进步,认识不断深入发展。不能以过去的一种什么观念,局限人们的认识,作为概括一切的绝对真理,规范一切思想和行为。《圣经》所说的“黄金时代”,只不过相对于其过去的原始人类艰辛时期而言,不能认为就是至高无上,永远也不可比拟的。真正的“黄金时代”是现在和未来,不断继续丰富提高,永远也没有休止。
演讲结束后,我们回答了一些提问,包括“2月21日会不会世界毁灭?”、“2月21日是不是有九大行星排列为十字架撕裂地球?”、“那一天你怎么过?”等等。我们一一耐心解释了,我说:“那一天吃饭、睡觉,不会有任何变化。”洪时中说:“那一天正好是冬至,喝羊肉汤。”

三、事件经过

正在这个时候,会场一角忽然骚乱,有人站起来大呼小叫,质问为什么说没有上帝和神灵。科技馆负责人连忙宣布结束,把我和洪时中拉进旁边的休息室,紧紧关上门,不让我们出去。
我听见外面一团混乱,几次站起来都被劝阻,只听见外面有两拨人吵闹得越来越厉害。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不顾阻拦走出去。这才看见大约十多、二十个青年,十分激动愤怒,和另外一些群众争论。看见我出来,一个戴眼镜的姑娘流着眼泪冲过来,极其气愤质问我:“为什么你说没有上帝?是对我们不尊重。”又说:“玛雅预言是真的,水晶头盖骨就可以作为证明。”另一个青年指着我的鼻子说:“你怎么能在这样的场合说这个话,竟敢说没有上帝?”旁边有人哂笑,又怒冲冲转身指着他说:“你笑什么笑?”作出要扑上去的样子。
他们又说:“社会道德沦丧就是世界末日的表现。怎么挽救道德危机,离不了宗教的作用。”
我说:“你们有你们的信仰,我有我的理念。列宁也说过这样的话,《国际歌》就高唱‘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为什么我不能说?”
我还没来不及继续答辩,旁边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太太立刻安慰我:“你没有错!就是该在这里这样说。”转身又十分激动回敬他们:“你们说没有神和上帝,不尊重你们。那你们说有上帝,是不是又尊重了他呢?”
我还要说话,科技馆负责人连连叫我不要和他们辩论。工作人员立刻隔开了双方,把两边拉开劝走。我只来得及说一声:“到成都理工大学来找我。”一下子就分开了。
他们质问我,为什么在这样的场合,敢说世界上没有上帝?
我想对他们说:“这是什么场合?你们可要放明白些。这是科技馆,科学的会堂。这是破除‘世界末日’迷信的科学讲座。难道不能理直气壮宣传唯物论、无神论吗?当我揭露了那么多过去假借上帝和《圣经》的名义,宣扬‘世界末日’的谣言,不能说一句根本就没有神灵和上帝吗?这不是我弄错了场合,倒是你们弄错了场合,在这里扰乱会场,破坏公共秩序和科普宣传。”
他们说什么玛雅预言是真的,岂不是公开和历史和考古学挑战,和批判所谓2012“世界末日”的科普宣传作对吗?
我还想告诉他们:“挽救所谓‘道德危机’,进行思想教育有各种途径,并不仅仅只有宗教的手段。思想教育首先应该是科学的,而不是迷信的。宗教教谕人们为善应该肯定,但是也有一定的局限性。一个‘有神论’和‘无神论’的问题就扭不过去。”
情况清楚了。原来这是跟随那位自告奋勇前来做嘉宾的教会会长,聚众而来的一帮神学院学生。但愿不是有所准备的,实在太嚣张了。
事后,我的一个助手提醒我:“刘老师,你要注意安全。”
他的好意可以理解,可是我根本就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敢说“到成都理工大学来找我”这句话,就不会害怕。真的,我一生从来也没有怕过什么。记得有一次揭露一个有问题的开发项目,开发商先笑眯眯请我喝茶,打算对我“意思、意思”。我断然拒绝后,就恶狠狠放话说,叫我“小心点”。我立刻就公布家庭地址,看他们敢不敢来动我一根毛。知道我的朋友都了解,大街上路见不平,我必定拔刀相助,从不会绕路走过。历经许多一个比一个恐怖的自然险境、政治风暴,该怎么说就怎么说,该怎么干就怎么干。这一辈子活到80多岁,还从来也没有怕过什么呢!
来吧!试一试。若是害怕的,那我就不是我了。

四、社会反映

这一场争论中,我的精神受到极大损伤,得到现场一些听众慰问和支持。成都电视台当场就向我约定,进行专题采访。四川科技馆馆长也支持说:“你在科技馆这样说,没有错。”
讲座结束后,成都所有报纸立刻在第二天都进行报道(请看附件1)。.值得注意的是仅仅介绍了我和洪时中的发言,只说两位嘉宾,对另外那位教会人士的发言只字不提,甚至不提还有第三个人曾经发言。只有一家报纸写有三位嘉宾,但是不介绍其发言内容。还有一家报纸点出他的名字,却省略了其具体身份。
值得注意的是《华西都市报》用整个头版,刊登这场报告会,以及我和洪时中的照片,不提还有第三位嘉宾。又刊出了省内一个地方,有人宣扬“世界末日”被刑拘的消息。
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听力不好,听不见距离太远的说话。所以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不敢妄加推测。只是从这些新闻媒体异乎寻常的报道方式,无视还有第三位嘉宾发言,感觉到也许有一些什么不被赞同的看法吧?
我想,他绝对支持对2月21日是“世界末日”的批判,这应该是自告奋勇前来参会的基本态度,和台下那帮神学院学生不会说出同样的话。可是为什么所有的新闻媒体都不约而同,采取这样的报道方式呢?我实在想不明白。
  
五、反思的问题

这件事过去了,有的新闻媒体又赶到我家中继续采访。安慰的话免不了,我却觉得一点小小风波不算啥,可有些问题却值得认真思索。
一个最大的宽慰。大多数群众都是明事理、辨是非的。即使有一些问题一时还不够清楚,耐心说明白也就清楚了。一旦清楚后,就能坚持原则,敢于挺身而出维护真理。所以科普宣传极其重要,不能等闲视之,当成是可有可无的小事。须知,国民教育无小事。
一个最大的想不通,今日信教的居然以青年为主体。也许有的是觉得洋气,赶时髦。可是从和我面对面激烈辩论的来看,可能就不是什么赶时髦的问题了,只能说是中毒太深。
另一个想不通的问题。难道拯救社会道德,真的只有宗教吗?当然不是的。看来现在只是入学军训那一套形式主义远远不够。思想教育也应该全民动手。我们还应该做些什么更加细致的工作,值得好好想一想。
具体需要认真反思的问题:
1,科普宣传任重道远,需要坚持不懈。有的问题会有阻力。怎么普及科学知识,和迷信势力争夺群众,是一个必须正视的问题。必须全社会大力提倡科普,把科普提到应有的高度才对。所以我还要说一句,科普也无小事。
2,看来有些势力在和我们争夺青年,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我们必须从各个方面加强思想教育,科普工作也不能例外。今后我们的科普宣传,除了普及必要的科学知识,更加重要的还应该加强思想教育的内容方是正理。
今年我所带领的科普创作工作室,有幸被选择为全国示范团队之一。一定要注意在宣传科学知识的同时,加强必要的思想教育,为科学和思想宣传做出更大的努力,愿有识者共勉之。


附件一,成都各家报纸报道这个讲座的内容。(略)
附件二,从电影《2012》到“新灾变时代”,刘兴诗,《成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一期。(略)
附件三:刘兴诗,《2012》面面观——从《2012》到“新灾变时代”。(略)

(注,之后,洪时中副局长给刘老发信,作了补充说明,大意是,基督教李栋会长在那天的讲座中主要有两次发言:第一次讲得稍微长一点,他说(大意),最近出现了一个名为“东方闪电”(全能神)的组织,打着基督教的幌子,抓住《圣经》中的片言只语,胡乱发挥,声称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宣扬他们的异端邪说,破坏社会的安定和谐,在四川的一些地区已经发现了他们的活动。这些组织不是基督教,而是邪教,与正统的基督教是毫不相干的。接着,他讲了正统的基督教与这些邪教的区别,以及正统基督教对世界末日的理解。第二次是在听众提问你解答了某个问题之后,他作了补充,讲得比较短,主要是说,《圣经》中虽然也讲到世界末日和末日审判,但没有给出具体的日期,更没有说过2012年12月21日就是世界末日。他的讲话基本上是得体的。中国大陆几大宗教(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伊斯兰教等)的头面人物都是反邪教协会的理事,正统的宗教都是反对邪教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