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五月十二日,我去中央美院参加TEDxFACTORY798活动。TED是英文技术、娱乐和设计的缩写,是盛行于全球的人际传播活动,目的是“分享改变世界的点子”(Ideas Worth Spreading)。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中央美院的感觉有些像古埃及的遗址,像坟墓啊木乃伊方尖碑什么的。美院还是它从王府井搬走时我去过。坐地铁又换公交到达东郊,花了一个半小时。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TED我还是第一次接触。是一个外国来的东西,主持人讲,中国的这个TEDxFACTORY798有“美国官方授权”,是全球五千多个TED的一部分。中国二十多个城市有TED组织。这次有一千多名观众报名参加,主题是“时代精神”,是黑格尔的一个词。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这天,同时有三场TED在中国举行,除了北京的,还有广州的EDxGDUFS,主题是“生活即艺术”,以及福州的TEDxFZU,主题是“红领巾突围”。 

我觉得这个东西有意思,对我来说还有一种科幻感。会场上还播放了一些外国TED的演讲,比如有个演讲说,二十世纪的世界是由电影决定的,二十一世纪的世界是由界面决定的。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我一直在想TED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有什么关系。因为一进中央美院就看见玻璃橱窗中在宣传十八大精神。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一、倾倒众生

上午十点,开始第一单元,叫“倾倒众生”,INSIDE OUT,原来是一个外国的街头艺术家在TED上搞的,原意是颠倒世界,让大家以自己的方式,比如把个人的照片展示出来,表达某种看法。这成了一场全球艺术。

第一个上场的是小老虎,说唱歌手。他先是唱跳了一会儿,又说,即兴说唱不会撒谎。唱片业已死,CD成为过去。纸是成为求救的最好载体,可以装到喝完的啤酒瓶里传播。他要现场观众给三个词,他再把它们演绎为一个即兴说唱。结果观众说了三个词:雾霾、正能量、交通。他就说唱了。随后为汶川五周年默哀。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董芬,一个云南农村女人,父母都是文盲,她零四年来京务工,现在成了花旦工作室总经理。她说是一个外国人改变了她。最初她做服务员,一个老外教员工做抛球游戏,说要站在对方立场考虑,又把抛球游戏编成戏剧。从此她成为花旦工作人员。花旦是用戏剧来帮助农村到城市的女性儿童打破教育文化障碍和限制的。零六年董芬回家,父母要她嫁人。她说:“为何每年逼我结婚?结婚不解决问题,我需要独立。北京三十多岁不结婚女人一大片一大片,我才二十四岁。”每年都大战。终有一次,父亲说:“女儿,我发现你有很大梦想。成功了,很好,失败了,我家永远欢迎你回来。”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余崇正,台湾人,在北京做有机食品,说自己是“卖菜的”。他说国人一定要知道自己的手机有多重。这样去菜场买菜就不会短秤了。有次见一老外买鱼,手机放在秤上,是爱疯五,哦,重 一百一十二克。国人生存变得如此辛苦,失去了接受美好的能力。他希望在大陆推行“谢谢运动”,国人忘了你可以说谢谢,忘了学习接受别人给你的美好。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鹿童是重庆人,正独立做“一个城市儿童加一个农村儿童”的纪实拍摄活动,从二零一二年拍到二零三零年。她说,我们关注更多富二代,忘了农二代。她最早下乡去云南黑泥沟,途中六万元摄影器材丢了。无相机了,怎么办?行李箱中只有社会捐给孩子们的小相机们,就用这。黑泥沟距昆明一小时,孩子们看汉语电视,却听不懂汉语。孩子们非常紧张。第一次被拍照。以前汉人来,不是打免疫针,就是收购烟草和蘑菇。“他们害怕,不熟悉汉人。妇联主任听说我要拍十八年,说,十八年,村子都没了,你拍什么呢?”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WEI也是重庆人,军工厂的孩子,称“出生于信箱中”,后来到全球去旅行。她说美国白人对富士康工人跳楼有负罪感,认为是他们的消费主义造成的,而我们却喜欢对民工生活打标签,老说他们压抑。她用照片把世界各地不同人的生活轨迹交织起来,比如把四川的桃花和美国街上过路的鹅群放到一起,发现大家原来是一样的人。她说互联网是人性的反映,是食物、性和乐趣。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张皓是一个创客。他说创客做一件事,只是觉得自己能做。他小时候得不到多啦A梦,就自己把它做出来。他说3D打印为何一九八九年就有了,现在才众口相传?为什么谷歌自动驾驶汽车十年前就有了,现在才推出?因为当时没有这么廉价的数字制造工具。设计出来不等于有能力加工创造它。他现场展示了魔术一般的“脑波控制直升机”。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二、数据与故事

午餐是有人赞助的“健康食品”。一点半进入第二环节,“数据和故事”,DATA AND STORY。主持人说,数据和故事构成了当下世界的核心命题。数据意外事实与理性,故事则指情感和意识形态。数据是褪去诗意的故事,而故事是带着灵魂的数据。

小勇带着桑巴唐乐队上场。这是北京的一个巴西打击音乐乐队。小勇说人人都有节奏感,身体的运动用右脑完成,但中国的社会和教育方式只刺激左脑,造成十几亿人惊人相似,成为发达的左脑群体。音乐这么感性的东西,也搞得那么理性化,音高、音长、音准。老师教音乐,如果学生从音乐中想到的不是老师说的画面,老师就说是你的艺术造诣不行。想象力就这样被抹杀了。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朱青生是北大的艺术教授,文革后第一代大学生,他说,我们已有五辈人无法回到自己的传统的根源了。“如果把艺术看成规范,那只是职业。而艺术属于每一个人,借助一个活动,摆脱你的政治、个人、身体、知识、书本、思想的局限,使得每个人变成他自己。”他说喝酒是人们终于知道每个人都有让自己主动得病的机会,让自己获得暂时的颠狂,在理性社会中获得自己的自由。他说服了各国艺术家把世界艺术史大会二零一六年拿到北京举行,却遭到国内同行反对。

周依是做动画艺术的,来往与巴黎和上海。她放的动画片的片断很是超现实。她说艺术是揭示宇宙中那些隐形的玩意儿。现在的媒体可以把不同的数据和记忆集中,于是便出现了超乎可预知的想象。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王昊是一个地图控,做地球信息数据的,他说汶川地震,温总理在飞机上看纸地图,芦山地震,李总理还是在飞机上看纸地图。五年了咋就没换个电子的呢?任何重要的事情,都是首先从地图开始。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赵家煦是一个八五后的创业者,因为把CPI、税收等制成动画在网上传播而知名。他把九五年浙江电视台采访的一段视频放了出来,原来那时就有了地沟油,可是国家去年才开始治理地沟油。他说制假者一直在创新。又引用少年派的话:“科学让我们认识外在事物,却不能让我们关照内心。”

骆轶航,原来是第一财经日报驻硅谷的,讲到美国搞了一艘船,叫GREENSEED,全世界想要搞创新发明的人,如果在自己的国家不好搞,又一时半会申请不到绿卡,都可以住到那上面去,到公海上去搞科学研究。他说好的科技就是“自由引导人民”。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龙宇是成都人,贝塔斯曼全球管委会成员,据说一举改变了欧洲最大文化企业白人男性统治的局面。她说从风凰网到豆瓣网等等许多企业都是贝塔斯曼投资支持。五千万中国人每天都与贝塔斯曼的投资发生着联系,这让她太有成就感了。当个配角也不错,比如你参与网购。中国一定是虚拟世界发明创新的鼻祖。失恋三十三天票房三点五亿,是对艺术的致敬。网上的评论称她为“女神”。

三、渐入佳境

荼歇后,开始“渐入佳境”, DANCE TO FEAR。主持人说,时代在剧变,未来会怎样?由于不明确定性,我们心生恐惧。

舞者史晶歆,教人认识自己的身体。说人体有二十五个点最为重要。每个人都是自己身体的创造者。身体会呼吸,有能量,有滋味。有一样东西可信任,那就是身体。它不说谎。身体要不真诚,一眼即可看穿。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纽约时报中文网困困说,这家网站在中国不存在。为什么以前觉得关心政治不酷,现在关心了呢?有人说,想想你出生后发生了多少变化。八十年代是避免文革不重演,九十年代是避免八九不重演。中国去政治化了,关注重商主义和成功主义,以及娱乐主义和消费主义。政治和文化成了一对畸恋。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英国艺术家MATT HOPE居住在北京,热衷设计新型机器,比如,北京满大街的口痰,就可以用一种超级机器来吸走。他设计了一种自行车,用二百元的现成车改装的,可以抗击北京的雾霾污染,上街后,市民都围观,问淘宝上买不买得到。他还为自己设计了一套类似防化服的衣服。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北大教授张炜讲的是医学,他说现在的行业,就是把病人搞成ATM机。有两种技术带来更昂贵的产品和服务:一是医疗,一是国防。都完全违背行业规律。今后应该先考虑最优治疗方案,再谈什么激励措施可行,再跟病人谈钱。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单向街老板张帆说,别找不靠谱的文化人做合作伙伴,比如许知远。

我讲了科幻。西方科幻创造了四个世界,分别是空间世界、时间世界、大脑世界和虚拟世界。中国人也创造了四个世界,分别是干爹世界、表哥世界、房姐世界和防火墙世界。中国的现实比科幻更科幻,中国的未来比现实更现实。中国科幻作家写作可以不用想象,靠记录就行了。

最后出场的是初地乐队,来自拉萨盲童学校,老师和不失明的演员们搀扶着失明的学生们上台。藏人和汉人的孩子,唱阳关三叠,唱在那东山顶上,互相很友爱,唱得淳朴认真投入。他们得到的掌声最热烈持久。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活动到傍晚六时多才结束,那个女主持人很有感召力和魅力。她念了一大串致谢名单。志愿者也非常有爱。

四、几点感受

TED的确很有意思,新想法需要更多地被创造、更广泛地被传播,这样中国或会更开放。

为什么那些典型人物英雄模范的报告会,要上面组织才会有人去听,而这个TED却那么多人主动报名还要筛选才有位子呢?

不少讲者都是中国面孔,却有外国名字。

我其实还是在想,政府今后对TED会是什么态度。

不少讲者好像都在批判成功学,但事实上都在展示如何获得成功。中国太需要成功了。其实这就是活生生的中国梦。

不少讲者好像都在说钱不是最重要的,但感觉其实还是在讲钱才是最重要的。中国还是太缺钱了。

听讲的人基本都是八零后的年轻人。他们更有希望,希望今后他们不要太失望。

别总盯着新媒体了,面对面的传播,正在全球各地风起云涌。人们离不开现场的身体、动作、眼神、话语和倾听。这里才蕴酿着真正的颠覆性力量。

与国外的TED比,中国的,新点子还不算太多,很多桥段更接近于心灵鸡汤。不知下次能否看到更多的独创。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