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给农村希望小学学生上科幻课是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的一个内容。对于单位分派的这项任务我花了很多时间准备。要去的地方是希望工程发源地河北涞源,那里有一个桃木疙瘩小学,也叫北京升旗希望小学。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我很纠结,不知怎么给那里的学生讲科幻。有报道说,近年涞源希望小学学生去广州,对广州孩子一日三餐大不理解,因为在涞源,老百姓很穷,一天只吃一顿。前年有北京人去桃木疙瘩小学支教,在该校食堂吃饭,结果孩子们都回家吃了。问为什么?老师回答,因为你们来了,提高到一人三元的标准,孩子们吃不起。小姬帮我邀请了夏笳一道去讲,因为笳子支过教,有经验。但由于单位程序上的某些原因,夏笳最终未获批准。我只好鼓起勇气自己前往。

九月十五日抵达涞源。这是国家级贫困县。在县城的白石山宾馆住宿一晚。次日一早,离开县城去学校。县委宣传部部长、教育局长、旅游文物局长皆陪同。经行的公路,就是当年日本“名将之花”、山地战专家阿部规秀走过的那条路。阿部中将在涞源被八路军击毙,是抗日战场上战死的日军最高级别军官。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颠簸一小时,到达东团堡乡中心小学。乡长、校长、副校长俱来迎接。才知桃木疙瘩小学已合并于此了。乃是因为近年农村进城打工的人太多,把孩子带走了,生源缺乏。现在只在少数村里设有教学点。学校的情况比想象的要好,有两层楼的教学楼,有很大的操场,但跟北京实验二小之类相比,尚存科幻般差距。这里共有四百余名学生。我们正赶上升旗仪式。场面一下变得庄严肃穆。孩子们刚才有玩有闹,顿时安静而有序下来。升旗毕,一名年轻女老师念诵了一篇关于建设和谐校园的文章。又有一个女学生代表念诵了一篇谈及感恩等等的文章。我与校长并肩而站,心情非常激动。随后单位捐赠了英语教材和月饼。上课前我感到分外紧张,提出先去趟洗手间。校长不安地说,怕这里你不习惯。其实也就是旱厕。我上小学那会儿也这样。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终于走进了课堂。教室里坐满四年级的四十多个学生。脸蛋儿红扑扑的,穿着花样百出的衣服,无统一校服,眼神纯净、热忱而好奇,双手交叉伏在桌上,身板坐得笔直。墙上贴了各种格言警句。讲台后的黑板上用白粉笔书写了“韩松,科幻作家”几字。我在“科幻”下划了一道线,问他们知不知道科幻。沉默。知道科幻的举手?没有一个人举手。有孩子轻轻摇头。我顿感手足无措。如今在北京城,好多小孩子都通过电子游戏和好莱坞电影接触过科幻,家里往往会有凡尔纳的书。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我于是在黑板上用粉笔写下“科学+幻想”几字,告诉他们这就是科幻。科学,上自然课时,老师讲到了吧?幻想,是想象那些没发生的事。科学加幻想,就能把现在没发生的事在未来变为现实。

我让孩子们想象一下:你们心目中,未来的学校是什么样?又沉默。我感到更大的惶恐。仓促中我指了指坐在前排的一个小男孩,请他回答。他忸怩地站起来,嘴唇翕动了半天也说不出话。好在这时后排有个女孩举手了。我获救一般对她说:“你!”她勇敢地站起来:“高楼大厦!”随后又有几个孩子在她的鼓舞下举手,告诉我他们心目中未来学校的形象。我一边听,一边在黑板上记下:一、高楼大厦;二、卫生干净;三、有花草树木;四、科技很多(问这个女孩什么样的科技呢?她却答不出);五、空气新鲜;六、没有打架(一个小男孩说的,大家都笑了);七、有公共秩序;八、美丽整洁;九、遵守规则;十、积极发言。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这就是距北京一百六十公里的一个乡村小学四年级孩子们想象中的未来学校。不知怎么的,我更加心慌,但还是硬着头皮讲了下去。我讲了《小灵通漫游未来》。那里面写到了未来的学校。叶永烈这本书写于一九六一年。一个叫小灵通的男孩,去到未来市。小灵通看到了什么呢?他看到,那时孩子们上学,是坐飞行汽车,这样不用担心走山路。科学家还能控制气候,天天出太阳,所以不用害怕冰雪阻路。那时没有了农村城市之分,庄稼都种在“农厂”里,所有人都上得起学,也就没有了希望小学(这时我把迟叔昌老师的《割掉鼻子的大象》也掺合了进去)。那时的学校,的确是高楼大厦,一个阶梯教室里坐上千名学生,跟体育馆一样。没有黑板,用电子屏幕,老师讲到某个知识点,屏幕上就出现相关影像,宇宙飞船什么的。大家还可以随时走出教室去上课,坐原子能飞机,十分钟飞到北京,到天安门广场上课(此处有演绎),或者干脆上午到巴黎和伦敦上课,然后到金字塔下吃午餐……我看了看下面,孩子们好像并没有显示出有多么感兴趣的样子。我口吃了,心里越来越不踏实,就好像在说一个弥天大谎。但我继续勇敢地讲下去。我又讲到《安德的故事》,未来的学校可能是一个军校,因为外星人来了。外星人你们知道吧(有一个女孩点头)。外星人有好有坏,对坏的外星人,大人打不赢,但小孩子能打赢,因为他们的头脑比大人聪明,于是就被送到军校……这时我完全不知道怎么讲了。我解释不清为什么安德坐在电脑前,就能用模拟的方式把实境中的虫族全部剿灭,而且过后他还产生了道德和哲学上的困惑。

好在,借助外星人的来临,我终于讲到了《乡村教师》,向孩子们介绍了刘慈欣老师。我讲在刘老师看来,外星人都喜欢打架,分成好些派,地球挡了他们的进攻路线,因此他们就想毁灭地球。但有个别好心的外星人,想验证一下地球上是不是有文明和聪明的人,如果有的话,就不毁灭地球。但那时地球人都忙挣钱了,都不学习了(此处也有演绎),然而刚好有一个乡村学校,有一个老教师,吃咸菜也要坚持教学。他教了学生牛顿三定律。什么是牛顿三定律呢?那是你们上中学后才能学到的知识。大概就跟小学学的一加一等于二,或者圆柱体的体积等于底面积乘以高一样,是支配宇宙运行的基本定律。外星人让地球人问答牛顿三定律的问题,来考他们,结果这些学生答对了。于是就没有毁灭地球……我讲到这里,看到好几个孩子打呵欠了。更多人的表情迷惘。我越来越语无伦次,但我坚持讲完了,就像那个乡村教师坚持把牛顿三定律讲完一样。我结结巴巴地说,这说明,不管多么困难,只要我们坚持学习,终有一天,我们不但能救自己,还能救地球,还能救太阳系。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本来,我还准备了其他一些科幻故事,像《布克的奇遇》、《海底两万里》和《侏罗纪公园》什么的,但我已经没有信心讲下去了。我做贼似的,把爱因斯坦那句“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小声说完,便宣告结束了。我问孩子们有没有问题问,但他们只是像湖水一样平静地凝视着我,没有一个人举手或说话。我羞惭地下了台。课间休息时,我问一个叫王桂红的来自三甲村的女孩,听明白了吗?她困惑地看着我点了点头。

紧接着发生了更让我崩溃的事情,那便是接下来由我的同事刘伟给孩子们上的一堂英语课,场面完全颠覆了科幻课。从头至尾,刚才还沉默的孩子们,踊跃举手,掩口而笑,眼里闪烁着思索、恍然大悟、神往、有趣、生动活泼的光芒,还争相跑上讲台,用刘伟提供的道具做鬼脸,扮出各种表情,下面的孩子则根据表情,宏亮地说出相应的英文单词:fierce, frightened, happy, hungry, good……发音标准,无一错误。他们大声朗读课文,还分成男女两组竞赛,争先恐后发言。当刘伟利用图画要他们分辨哪是man哪是woman时,一个小女孩大胆地站起来说:那是“dady”!下课后,他们还把刘伟团团围住,问了许多的问题。这时我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走出教室,我木然地站在操场边,久久看着孩子们奔来跑去,笑逐颜开,觉得这些农村孩子,跟城里孩子一样智慧、聪明、纯真而可爱,并且头脑里一定充满各种奇妙幻想,然而我却可耻地没能把它们激发出来。因此,不是科幻的问题,而是我讲得太笨。我不会讲故事(甚至不善讲话),没有利用道具,也不善沟通交流。事实上,有很多极好的科幻故事,能让孩子们听得入迷,进而影响或改变他们的命运。我在东团堡乡中心小学产生了一种愿望,就是我有一天也能像杨鹏一样写出孩子们也能读懂的科幻小说。我也期盼有更多的科幻作家,到农村去,到田间地头去,给孩子们讲讲未来,讲讲科学和幻想。这也正如校长所说,希望小学现在需要迎来第二个春天,那就是要提高教学的综合质量,开阔师生们的视野,而不是仅仅解决孩子们钱物上的困难。我很同意,我觉得,这些农村的孩子,同样是中国的未来,不但不要让他们失学,不要让他们中的男孩子因为没钱而去偷盗,不要让他们中的女子孩因为没钱而去卖身,不要让他们读了大学后找不到工作,不要让他们为住房和医疗还一辈子债,而且,还要让他们成为新思想、新文化、新财富的创造者。但这是何其科幻的一个过程。所以那些毕生坚守在乡村的老师们真是值得敬佩,我终于懂得了刘慈欣为什么要把他们写入科幻。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给希望小学的孩子讲科幻:一次崩溃的经历

次日,看到《中国青年报》文章《科幻是孩子通向未来的点金石》,又感触了一番。http://zqb.cyol.com/html/2013-09/17/nw.D110000zgqnb_20130917_1-03.htm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