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消灭家庭?

消灭家庭?

薄某某和李某某案,归根结底都是家庭出了问题。那么,家庭这样一种复杂而暧昧的关系,在宇宙中是一种偶然现象吗?航天时代之后,还会存在吗?要把一场婚礼发射到太空站,目前难度甚大。航天时代的婚姻家庭,一是能源问题,消耗巨大;二是特殊的空间环境,据说失重条件下做爱都有难度,人类不是一种适合在太空生存的动物;三是制度,什么样的婚姻制度适合太空。世代飞船上,能不能维持一夫一妻制?比如考虑到女性航天员的稀缺,可能恢复一妻多夫制。另外,单性繁殖更简捷实用。四是距离,星际空间遥远,人类今后难以来往,会发展为不同物种,看上去像人,但再不能互相交配。五是权力和财产问题。当然,如果全宇宙都实现共产主义,迎来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期望的男人女人解放,那时候也不会因家庭的自私属性而产生各种匪夷所思的新闻了。

消灭家庭?

但现在还不行。上个月我去延庆参加了一位朋友的婚礼,延庆是北京郊区,婚礼在一个不起眼的饭店举行,但很隆重。新人都是二婚,两个中年人,四十多岁。女的带一个快上大学的女孩,男的也带一个同样大的男孩。他们是离异后,在网上认识的,是女方孩子抛出的绣球。男方是企业职工,女方是中学教师。主持人是女方的同事,他让双方的孩子也上场,问他们:愿不愿意尊敬新的父母。都答愿意。女儿还讲了一番祝福的话。又有互拜场面,又有拜双方老人场面,还把老人请上台。有点蜡烛、用香槟注入水晶球等新潮仪式。最后是女方的学生都拥上台来祝福。场地虽简陋,但来者众多,坐了二十多桌,分为老亲、新亲、同事、同学、朋友等。吃的都是“硬菜”,鸡鸭鱼肉。每桌放一瓶三十八度泸州老窖。先由新人亲戚挨桌为客人倒酒,而他们自己不喝。然后新娘新郎分别到各座倒酒,自己也不喝,且他们二人不在一起敬,这大概是延庆的风俗。利用婚礼的场合,大家也互相交换信息,巩固联络。显然没有这么一个仪式,在中国就说不过去。

这便证明,亲人、朋友、同学、同事可以形成一个紧密圈子。人一生中的大部分事情,是以家庭为纽带,围绕这个熟人圈来展开的。普通人也好,名人也好,食人间烟火的话,都离不开它。飞黄腾达也好,身败名裂也好,都与之有着千丝万缕联系。这样一个集团,帮助单个人,在惊涛骇浪的社会中生存,去抗衡一些外力。在婚礼现场或其他类似场合,饭局啊,游玩啊,大家会说,有什么事,公事私事,大人的事,孩子的事,今后说啊。形式上和观感上都一家人了。所以婚礼是有它的功能的。不仅仅是昭告天下,也是把力量凝聚起来,表明中国梦是人人的梦,而它的基础是家庭。当然这有时也会出问题,如发生在薄某某和李某某身上的事情。

以前读读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对家庭的利益关系印象深刻。它是私有制产物。一夫一妻制家庭是在野蛮时代的中高级阶段,从对偶家庭中产生的。它的出现乃是文明时代开始的标志之一。它是建立在男权上的。一夫一妻的建立是由于大量的财富集中于丈夫一人之手。妇女有依靠性。家庭的种种事务,是围绕男人来展开的。女人成为性奴。家庭一旦破灭失败,是以男人的失败为标志的,以他的权力瓦解为标志的。现代社会的很多个案都是如此。而个人的财产问题,家族的财产问题,仍形成中国的核心时代命题。因家庭而引发事故,导致腐败,上演多少人间悲喜剧。

家庭的存在,首先是为了人类的自我复制,即除了生产工具之外的人的再生产。与以前的群婚相比,一夫一妻制避免了乱伦,避免了近亲致病,但仍无法避免男性的出轨趋向,去找外遇。去找小三。薄熙来的悲剧据说便源于此。这里也有一种观点,即虽然人是高度社会化的,但始终保留着动物本能。在家庭婚姻和性问题上表现为生育本能。即男性作为雄性动物,总是本能地倾向于尽可能多地散播自己遗传基因,也就是尽可能多地和不同的女性发生关系;而女性作为雌性动物,是承担着后代养育工作的,而雌性动物本身处于弱势,所以她要考虑寻求强势的雄性帮助她一起抚养后代,所以女性考察男性时,更倾向于考虑男方的经济状况,比如能不能为她带来住房汽车首饰衣服,这在现代社会也会变换为权力的交易。不少电影明星和电视女主播都找老板和官员,即是此动物性残留。表现在具体的夫妻行为上面,男方容易出轨,找小姐,找小三,找不同的年轻女人;而女方为了孩子,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当然,随着社会进步,纯粹为了感情的婚姻,也越来越多,包括同性恋,不是为了人的再生产,就是为了喜欢。许多异性恋也是。但是忠诚度始终是一个问题,因为爱情仍是一种暂时性的物理化学现象,没有亲情难以为继。故最终在法庭上,夫妻多会反目。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