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本届科幻星云奖的一些经典语言

本届科幻星云奖的一些经典语言

本届科幻星云奖的一些经典语言

李淼:刘志军假释出狱后,他的前女友都去找他,中国第二个女宇航员嫁给了他。刘志军主导了中国的享老计划,带领中国老人飞向了太空中的拉格朗日点。

吴岩:星云奖在这一年终于勇敢地迈步来到北方。

刘慈欣: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能在工作完成后,好好地喝上一顿。

飞氘:不是说,我们搞星云奖是为了推动科幻事业,而是说,我们写作、推动科幻事业,乃是为了搞出星云奖这样的事情,然后让大家能有机会来让大家一起吃一顿,喝一顿。总得想个法子,把气味相投的你我,短暂地从那个叫做“现实”的时空拖出来一阵,到另一个时空里,把酒言欢,向生命、宇宙以及一切问好。

姬少亭:未来已经发生,只是尚未流行,我们要让它流行起来!

陈楸帆:科幻是拯救大脑的方案,科幻不仅是小说,而是思维模式。

本届科幻星云奖的一些经典语言

刘慈欣:这是一个奇迹麻木的时代。中国科幻作为一个生命体,是奇迹麻木时代的一个生理反应。

孙明亮:在科技时代,科幻文学有可能就是主流文学。

郑军:我孙子上大学时,中国大学生人数将超过美国人口。这么一个知识人口,需要什么样的文学?

杨鹏:十五秒见血封喉。一本书放在书店书架上,十五秒没有读者取下来翻一翻,这本书就完蛋了。

吴霜:科幻迷和作者是一起成长的。我们是天生的蔓藤。

刘慈欣:最近莫名其妙的网络流行语是网络作为独立意识体的最初思考。

刘慈欣:科幻有科学的严谨性和文学的灵动性,它吸收了两种思维优势。

本届科幻星云奖的一些经典语言

陈楸帆:相信科幻有用,告诉每一人它有用,切身做一些让科幻变得有用的事情。

江晓原:我们的悲剧是,小众而没有高端。如果小众的命运无法改变,那就设法走向高端。不要把自己搞成低种性。

刘兴诗:简单不等于低级。每个人都经历过奶瓶和尿不湿,那低级吗?

刘兵:科幻能去想科学现在不大可能去想的,而我们将来确实会应对的,如互联网魔鬼。

刘慈欣:科幻已两次被工具化。现在,科幻有可能第三次被工具化。

黄海:我们只能观察到宇宙的百分之四,要认知宇宙太困难。我们都是长不大的小孩,要努力长大。

宝树:大刘和何夕的基情就不多说了,不能惯着那些腐女!

宝树:大家一起逛街,到了柳巷……大刘便介绍了一下太原的情色服务业。

飞氘:中国科幻向王力宏问好!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