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一、太原

第四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典礼十月三日至四日在山西太原举行。这是星云奖首次走出四川,进行全国巡礼。这也是在刘慈欣家门口,在《科幻大王》即《新科幻》大本营,第一次在中国北方举办星云奖。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十月三日中午,我从昆明飞太原,见机翼下突现一片黄土地和灰雾。资源型城市太原本是中国污染最严重城市之一。一出机场,更见一辆轮式装甲车镇守出口,机关炮像男人一样充血挺立,仿佛进入一个反乌托邦未来。所幸有星云奖承办方希望出版社的柴师傅开车接我,路上大谈太原市长耿彦波即“耿拆拆”天翻地覆重建城市。的确沿途所见太原城还算干净甚至现代,不是想象中那般陷在厚厚煤灰里。但我怀疑这一切都是假的。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入住莫泰一六八伊清园店。这是一家廉价便捷酒店,客房的墙都开裂了。这已很不易。科幻很穷。希望出版社为这次颁奖赞助五万元,陈楸帆供职的百度公司的一个小部门(百度帖吧兴趣大师养成计划)又赞助五万元,否则怎么搞得起来。其实星云奖一直都很拮据,有时还要作者掏腰包赞助。我当然觉得没有钱的科幻是不自由的也是不科幻的,尽管我和其他科幻迷一样很不屑于讨论经济问题。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包还没放下,我就被姚海军拉着来到星云奖组委会总顾问董仁威的同样开裂的房间,与七十多岁的董老师、八十多岁的刘兴诗老师,还有吴岩、姚海军、郑军等边喝茶边聊天。董老师讲到办星云奖很不容易。说着说着他就开始发烧了,要赶紧吃药。董老师是星云奖的第一英雄。又幸亏山西的希望出版社做了很多工作,也幸亏科幻迷越来越多,无处不在。像这回开幕式要用的大屏幕,租一次至少五千块人民币。恰好管理者是位科幻迷,说如果刘慈欣送几套签名书的话,就可以免费。而陈楸帆的领导也是个科幻迷,说给你们钱好啦。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报名时,感受到了科幻迷的热情,他们纷纷与我合影,要我签名。又有太原的一位科幻迷送炒栗子来给科幻作家吃。不过大刘他们随后都被小姬带去吃冰淇淋了。炒栗子我带了一些回北京接着吃。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我又接受了《重庆青年报》年轻记者罗欢欢的采访。她提出的一些问题很有意思,比如说到八零后这一代人实际上是不幸的,受到的教育落后而封闭。

很快到了晚上,在莫泰一层的餐厅吃饭,洋洋十几桌,科幻迷和作家们混一起了。女同学穿了印有三体图案的黑色体血,非常有感。刘慈欣小声对我说:“你看,她们穿的什么?”我们喝三十几块钱一瓶的高度汾酒。刘慈欣坐我边上,讲他每天跑步十公里,喝酒喜一人喝,公开场合就要喝醉。王晋康也坐我边上。老王说他照CT,大脑萎缩了。但他仍坚持写作,明年又有新作,这让我十分敬佩。我其实也脑萎缩了,越来越多的东西记不住。吴岩安慰我说是我脑子里的东西太多。随后星云奖组委会主任吴岩发表了热情洋溢的祝辞。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酒足饭饱后,召开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会员大会,一共十项议程。在座者大都是年轻人,对议程涉及的问题认真提出建议意见。我喝得有些迷糊,加上大脑萎缩了,什么都记不住。随后大刘他们邀约出去吃烧烤喝啤酒,我也没去。据说大刘喝了六瓶。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这天王力宏也从昆明飞至太原,受到粉丝们的疯狂欢迎。他正与汤唯、克里斯汉斯沃拍摄《骇客交锋》,据说这部电影具有科幻性。看来太原要成为中国科幻的新起点了。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二、开幕

次日一早,乘大巴去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一个颇像飞碟的圆大建筑,星云奖开幕式就在这里举行。我不禁想到了刘慈欣的煤炭朋克《地火》。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正遇上搞山西动漫艺术节,星云奖借用了动漫节的场地。暖场的是一出惊天动地的走秀表演,一大队酷美女孩儿COSPLAY了好半天。我脑海中立即不合时宜地冒出了《美女狩猎指南》的画面。飞氘扭头对我说他也想到了。男人都想什么啊。所以说还是很科幻的。这个走秀很有必要。大屏幕连续播放山西出版集团、希望出版社和星云奖的简介,配以巨幅的科幻漫画,十分震撼。随后嘉宾上台亮相并致词。因为是很大的台子,加上还有西服笔挺的主持人,显得十分官方和正式,与前三届是一个简单的仪式不同,有立马上档次的感觉。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随后是图书签名。再次感受到科幻迷的热情。科幻苹果核专门从上海赶来,还有来自四川大学科幻协会、大原理工大学科幻协会等等的孩子们。他们无怨无悔担当了自愿者。吴霜是一位美女科幻作者,也是铁杆科幻迷,坐十几个小时硬座火车从徐州赶来。我还见到了陶莉慧,一位喜欢我作品的科幻迷,曾经专为我做了个人网站。我很感动也很难受。中国一年出版两百多种科幻图书,有的书真的很贵,我自己都舍不得买,但是这些孩子,还在学校苦苦念书,就省下饭钱买了。所以每次星云奖时我都很惭愧地思忖,一定要认真写才对得起他们啊,要写得像《三体》一样才对得起他们啊,不能再写晦涩难懂自我陶醉的天书了。但回去后就忘了。真对不起。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签名时,宝树坐我左边。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中堂大人,一个很憨很智的大男人,创作前途不可限量。谢云宁坐我右边,也是四川人,因为他到了太原还说四川话。再那边是陈茜。我特别喜欢陈茜的小说,这也是第一次见到真人,童话般的一个姑娘。

开幕式的现场给人以激刺,并令人嫉妒。动漫的产业做得很大。我心想,什么时候科幻也能搞成动漫或者王力宏那样呢?但这种想法本身就很科幻吧。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三、论坛

签名结束后,就集体来到煤炭交易中心的楼上,一个教室般的房间,可能是煤炭大佬们平时用来茶叙私会的地方吧。主题为“科幻照进现实”的星云奖高峰论坛要在这里举行。但先吃午饭。科幻人士怪兽一样群体无声地噬吃简陋的盒饭。场面让我想到《动物农庄》。当然这个比喻不太合适,不过考虑到“科幻照进现实”,暂且借用一下吧。都COSPLAY过了。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论坛开始前,吴岩与姬少亭签约。小姬是作为果壳公司高级顾问来的。第五届星云奖将由果壳承办,明年夏天在北京举行。小姬发表的感言让人热血上涌,但她穿的衣服更让人热血上涌——把一个白色乳罩穿在裙子外面,下面露出两条白色长腿。她却说,很少打扮得这样成熟。我心想这都是为了科幻吧。伟大的女超人。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论坛给人以无限启示,吴岩都在博客中说了。我参加过很多论坛,唯有科幻,是跨度极大的思想激荡,从自然到人文,从科技到社会,从未来变革到文明危机,从性到同性,无所不包,悉数兼容。这可能就是科幻的魅力,牛逼的科幻都是思想实验。这也是科幻让人恐惧的。

一共有十人发言。首先,是杨鹏,讲《互联网时代的童书写作》。在他看来,科幻最广大的读者群,还在儿童那里。挖掘好奇点,并完美表现,是少儿科幻的本质所在。中国科幻三大力量,一是少儿科幻,二是成人科幻,二是青春科幻。他写的少儿科幻《校园三剑客》发行量达三百多万册,当之无愧名列中国科幻销量榜首。

随后是刘兴诗,讲《儿童科幻与少儿科幻》。他说,现在人们忘记了少儿科幻。少儿出版社不出少儿科幻,出成人科幻,滑天下大稽,岂有此理!少儿科幻与成人科幻不同,要有明确的主题,故事结构要简单化,篇幅不能太长。

随后是我,讲《中国科幻的过去三十年和未来三十年》。题目太大了,讲不清楚。我说,过去三十年,是忍耐、坚持、奉献、学习、积累、奋斗、发展、创新、爆发的三十年。未来是新人类、复杂性、科技化、影视化、大众化等等的三十年。刘慈欣将获得雨果奖。

陈楸帆的讲演题目是《科幻的无用之用》。他说,科幻是拯救大脑方案,科幻不仅是小说,更是思维模式。他还提到,百度的总监一次找他吃饭,说听说你写科幻小说,习近平九月三十日视察中关村,而要给习讲大数据报告的专家,涉及已有的还可以,讲未来赾势,就词穷了。于是想到了科幻作家。陈楸帆告诉他,科幻小说有WHAT IF假设,推断出情境、技术与人的关系。总监听后眼前一亮。这对企业有很大启发啊,可以为解决技术问题、产品问题提供清晰路径。微软在底层架构发达,但竞争中落后,但缺想象力,缺用户和技术之间联系的想象力,而谷歌则有想象力。谷歌有很多科幻迷,书架上有很多科幻小说。陈楸帆说,希望作者、学者、商界联系,建立一种新的科幻思维模式,解决实际问题,推广开来,可以把科幻无用之用,走出坚实的一步。相信科幻有用,告诉每一人它有用,切身做一些让科幻变得有用的事情。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李淼讲《科幻现实主义》。他说,迈克尔·克莱顿是科幻现实主义,但《侏罗纪公园》满足不了当代中国的要求。科幻不仅要写大刘那种非常有想象力的,同时还要关注现实。中国是最魔幻、梦幻和科幻的时代。他写了一些这方面的小说,比如《享老时代》。中国老人会越来越多,第二代独生子出来,非常危险。小说预言了刘志军被判死缓。他在监狱中,爱上了写科幻。他提前被假释,所有前女友都去找他,因他太有魅力。高铁受惠于他啊。中国的第二个女宇航员嫁给了他。刘志军出狱后主导了中国的享老计划,带领中国老人飞向了拉格朗日点。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江晓原的发言是《一个猜测,互联网会颠覆菲利普·迪克的经典作品吗》。他说,菲利普·迪克时代,没有互联网。迪克要活在今天,看到那么多互联网的用途,该悲观还悲观,甚至会更悲观。互联网分两种,一是通讯工具的,一是竭力把自己变作媒体的。通讯工具的没有问题。问题出在变成媒体之后,会让我们把非常多的时间浪费在无聊事情上。人类早晚会认识到,互联网是魔鬼。好的结果是学会与魔鬼同行。

刘兵在《STS视角下的科幻》中讲道,我们的科幻过于依附于科学,过于与科学一致。科幻应超前,推动科学。不是科学给了科幻灵感,而是相反。科幻能去想科学现在不大可能去想的,而我们将来确实会应对的,如互联网魔鬼。上百院士写倡仪书,弘扬科学精神,提倡科学信仰,有一位学生去网上PK说,科学作为信仰,恰恰丧失了科学精神。院士更多是传统现实功利主义,而学生是科幻的立场。

黄海在《网络科技与未来》中引用凯文·凯利的话说,世界只有一部机器(THE ONE)WEB操作系统。所有屏幕都通向这部机器,每个位元都在其中。分享就能获得,让这部机器看懂。这部机器就是我们,我们就是这部机器。这是很可怕的世界,离不开,被它主导。每个人都要分享自己,分享到网络。他建议,任何创作者,应把故事梗概写下来,五百至一千字,创作理念、主题、我为什么要这样写等等,今后集中起来会变成一个大的词典,中文科幻的大词典。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孙明亮在《科幻文学的兴起与经典化和大众化》中说,判断一个文类兴起,是要看是否有典范意义的成熟作品。这种作品已出现,如《三体》。几千年的文学传统只是一种文学范式,不具备理解科技时代文学的能力。科幻则不同。在科技时代,科幻文学有可能就是主流文学。

郑军的发言是《科技文化视角下的科幻发展》。他说,科幻是一种以知识为核心的文学或影片。用知识点推进趣味。中国大学生人数超过香港总人数。十年后超英国、二十年后超日本总人口数。我孙子上大学时,大学生将超过美国人口数。这么一个知识人口,需要什么样的文学?只要写出几千万、几亿大学生喜欢的东西,科幻就会发达。

刘慈欣的发言是《二零一三国内科幻发展与展望》。他说,这是一个奇迹麻木时代。二零一三年中国科幻,是二零一二年的延续,呈多元化。中国科幻作为一个生命体,是奇迹麻木时代的一个生理反应。科幻现实主义的提出,是值得注意的好现象,科幻要反映我们关心的。但简单图解现实是危险的。科幻已两次被工具化。清末明初是第一次,五十年代是第二次。现在,科幻有可能第三次被工具化。《日本沉没》是要值得中国科幻界十分注意的作品。中国科幻急需这样一部作品。《日本沉没》是科幻现实主义,但不是直接反映。但这个意象,直接把日本人不安全心态反映出来,触及日本人最敏感的心理。如何找到一个角度,表现中国的现实,是一个挑战。当今,科幻没有衰落,而是转化。在外部,转化为影视。而去年最重要的收获,是科幻作为一种思想方式,在社会中日益引起重视。科幻有科学的严谨性和文学的灵动性,它吸收了两种思维优势。西方更早就注意到了。美国政府部门,包括美国国防部,请科幻作家去做咨询。今年国内情况有变,很多部门请科幻作家去。大刘也接收到邀请,有的来自相当高端部门。他说,我们得组织起来,成为一个实体,来做工作。先影响影视行业、创意行业,再进入要害部门。他推荐了一部架空历史小说,写二战时,美国军方把海因莱因、阿西莫夫等科幻作家请去,研究超级武器对付纳粹。

吴岩对上述发言,在博文中一一作了点评,并称,这次论坛由于时间和地点限制,给论坛讲演人的时间太短。这点在明年的论坛上将发生彻底改变。一个论坛的时代将会被多个平行论坛的设计所取代。此外,由于多个学术团体的参与,论坛可能会分层,在北京的各高校,还可能有更专题的学术研讨会在星云奖颁奖时段同时展开。国外学者和作家也将参与下一年的星云奖论坛研讨。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四、颁奖

随后就到激动人心的晚上。先集体在一个看上去很诡异、光线晦暗、地板油腻的“太原面食馆”吃牛肉面。随后步行到太原工人文化宫。该宫简称“南宫”,一九五八年建的一座苏式大楼,建筑面积三万平方米,是山西政治文化体育娱乐等活动的中心。科幻享受这样的待遇少见。这都是希望出版社领导杨建云、赵国珍他们的功劳。宫门口搭起拱门,有穿红丝旗袍的性感礼仪小姐迎接,还铺了红地毯。整个仪式像金鸡百花电影节。我觉得惴惴不安,但又感到还算有点儿意思吧,科幻迷看到作家们走路的古怪风姿,都发出满意的欢呼。科幻跟主流文学不太一样,有粉丝文化的因素在里面。作家们迎着强烈的灯光,跌跌撞撞纷纷走到一个白板前签名,又被一个很专业的主持人采访,问了一些关于太原会不会毁灭的问题。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随后就进入大厅。这是肃穆而庄严的正规剧场。台上的山西青年交响乐团的音乐家们已经排排坐好了,大提琴小提琴闪闪发光。他们是从动漫节上“借”来的。但台上宽银幕上播放的是一部精心剪辑的科幻短片。活的中国交响乐高雅艺术家与《二零零一太空奥德赛》、《黑客帝国》、《独立日》等西方科幻画面同时出现在一个舞台上,这在中国五千年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随后两个多小时里,交响乐团演出了十五首国内外著名动漫片的插曲,还请来中国好声音的演员献唱。说起来,科幻与动漫是有亲缘关系的。当年宫崎骏也像科幻迷一样贫穷,他喜欢动漫,也被主流社会认为弱智。他觉得,人都是怀着进退两难的心情,活在这个进退两难的世界里,而漫画电影恰好是最能纾解心情,使人愉快、神清气爽的东西,在这个虚构的世界里,人们才能摆脱现实,唤起深藏在内心的愿望和憧憬。“对那些一旦面对现实往往就信心全失的人来说,首要之务应该是让他们拥有自己能够当主角的空间,而这就是幻想的力量。”这不就是中国科幻今天的情形吗?所以连同开幕式上的COSPLAY动漫走秀,都是这次星云奖的神来之笔。年轻科幻迷们看到熟悉的动漫影像,像《圣斗士星辰》、《天空之城》和《千与千寻》,都长时间热烈鼓掌,完全不再顾及听交响乐的礼仪。台上的艺术家们也开心地笑了,好像还没有遇到这么赤子之情的反应吧。我暗想这场面给明年果壳的承办增添了压力,可不是乳罩外穿可以解决的噢。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穿插在演出之间的,便是分成三个片段的颁奖仪式,比较紧凑。与前三届不同,这回获得金奖的,绝大部分是八零后。所以是八零后主导的第一届星云奖。尤其是长篇小说奖和最佳新锐作家奖,被陈楸帆一人斩获,这个广东人还获得了短篇小说银奖,感觉新的一个纪元开始了。中国最早的科幻就是由广东人梁启超引入的。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我觉得,本届星云奖的质量总体是高的,这都是以上海交大教授江晓原为首的九人评委会的功劳。最佳长篇奖给了《荒潮》,最佳中篇奖给了《开膛手在风之皮尔城》,最佳短篇奖给了《以太》,最佳少儿原创奖给了《校园三剑客》,最佳少儿引进奖给了《安德的流亡》,最佳编辑奖给了废寝忘食苦苦支撑《新科幻》的赵晓旭,最佳图书奖给了《中国科幻名家评传》,这些基本能够代表二零一二年华语科幻的特点和亮点。某些银奖有争议,另外港台的获奖偏少(只有李伍薰一人获最佳新锐银奖)。我觉得,可以在今后修改程序中加以解决。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交响乐和颁奖过程中,大屏幕上突然跳出了郭敬明和赵蕊蕊的上半身视频,他们对中国科幻表示大力支持。这都是文艺界和体育界的腕级人物,五千年来第一次呈现在星云奖上。看上去科幻有延伸到更广领域的趋势。这是一件大好事。郭敬明说:“为中国的科幻崛起,我们一起努力!”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颁奖结束后,世界华人科幻协会的领导们已经很累很困了(平均年龄五六十岁了),但又开会商议下届事务。我被推为明年的评委会主席。这是一个不好干的苦差。创作的竞争会很激烈,有老王的、何夕的长篇巨制,约莫听见好像或许还有大刘的作品?我大脑萎缩,记不得了。飞氘的《中国科幻大片》也是划时代的佳作。所以,当大家又都欢呼着去吃烧烤喝啤酒时,我和吴岩、海军等还在皱眉讨论什么样的程序才更公正。

次日乘早上七时第一班高铁回京。途径阳泉北,刘慈欣工作之地,进入一条漫长的隧道,又想到大刘昨日所言:从我住的地方,坐火车到北京,以前要十小时,现在两小时。问乘客注意到途中什么特别的没有?答没有。——要经过中国最长隧道,三百公里时速走十五分钟,这个奇迹却无人关注和知道。这是一个奇迹麻木的时代。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回京后,看到首都正陷入属于国庆黄金周的第一次重度大气污染,雾霾犹如仙境,而天安门广场上的游客们仍笑逐颜开,更觉奇迹即麻木。我却产生了生理上的强烈反应。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星云奖太原站纪行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