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美国行之四:哥伦比亚大学怎样培养新媒体记者

美国行之四:哥伦比亚大学怎样培养新媒体记者

新媒体是当今热门话题,传统媒体快被它搞死了。因此这是我们此次美国创新思想之旅的一个重点内容。

八月二十五日下午四时许,腾讯“美国大师行”一行人去到哥伦比亚大学,访问新闻研究生院。这是普利策创建的学院,还保存着普利策办的《纽约世界报》时坐过的椅子。不少中国人认为普利策是反动的,普利策新闻奖也是反动的。

美国行之四:哥伦比亚大学怎样培养新媒体记者

世界新闻界的老大美国也承受着新媒体的压力,这却让人备感喜悦。波大新闻学院一周前刚成立了新媒体实验室。新媒体中心主任DUY LINH TU博士对我们说,新媒体是波大新闻学院学生学习的重要方面。这儿有八个计算机实验室。学费很贵哦,一般人付不起的,所以把课程压到一年学期学完。目前有三百名学生。

八月开学,前四周,是学习声频、照相和数据,和一些报道方面的。

随后再用七周,学习如何报道,以及更多的数据,怎样采访。

许多人没有新闻经验。原先的学生平均年龄二十岁,现在上升到二十二岁。因为找不到工作,只好又回来读书。美国经济IS POOR。新闻业受重创,很多岗位没有了。

其中数据的学习很重要,这通常跟商业有关,很多人搞不懂的。记者要懂数字,要能读懂数字。DATA JOURNALISM太重要了,要学习简单数学,学会使用工具,使用MADE BY GOOGLE的工具。(这时我想到在国内上歌谷是很困难的。)

然后再用七周,学习写作、音频/视频、受众/接触(AUDIENCE/ENGAGEMENT)。

新闻写作仍然重要。但AUDIENCE/ENGAGEMENT是适应新媒体时代新开的课程。

报道方面,有商业报道、文化报道、新闻报道、科学报道等。

所有的教师早先都干过新闻,因此很PRACTICAL的。

师生比是一比三。TUY教授一个学期只教一个班。薪水不错,但比不上法学院,那里才是“真钱”(REAL MONEY)。

更多的学生是从国外来的。(在楼里,我们见到了好些黄种人的面孔。他们的钱好赚)。

然后,到了十二月,放假,过圣诞。

然后,下一学期,十四周,做WORKSHOPS。

这里不讲什么专业,学生只说毕业于波大新闻学院。(很自豪的样子。)

新设立的是AUDIENCE/ENGAGEMENT。现在要考虑这个。要懂得怎样赚钱(UNDERSTAND HOW TO MAKE MONEY)。

美国传统媒体转新媒体没有一家成功的,赚不到钱。

“要关心有多少人看你的媒体,否则很危险。”TUY教授认真地说。

要学会用TWTTER、FACEBOOK来提升报道。要知道怎样在社交媒体上制造讨论话题。

波大新闻学院的一项任务,是教学生怎样用手机来做新闻,而不仅是听音乐。

因为只有一年学期,没有安排实习。但是,学院能帮学生找到工作。每个新闻单位的NEWSROOM里,都有一个哥大新闻学院毕业的。

学生们的工作不再仅是为报纸写稿,而是要做社交媒体的编辑,做纪录片的制作者。

美国行之四:哥伦比亚大学怎样培养新媒体记者

最重要的是,新闻学的定义改变了(DEFINITION OF JOURNALISM HAS CHANGED)。

DUY教授毕业时,还是一个为平面媒体写稿的时代,现在不一样了。

什么是新闻学的定义?十年前,能分辨,但现在要谨慎,要非常小心。

新情况是,媒体靠广告赚钱的模式已过时了。DUY教授用多媒体视频播放出《纽约时报》的网络版,那上面有一些广告,“但是,在网上,受众的眼睛会忽视广告,而直接跳到他感兴趣的新闻上,却不去看广告。这个是做过实验的。ADVERTISING DOES NOT WORK。”

解决之道(SOLUTION)在哪里?

靠收费订阅?也不行。

新的模式,TUY教授举例,那便是VICE NEWS。(这是一个美国新闻网站,它让我想起了上海的澎湃网,但很不一样。)

这个网站教给人们的模式是,MAKE CONTENTS DIRECT FOR SPONSORS,直接为赞助商定制内容。

为什么赞助商,比如INTEL,会为VICE NEWS投钱呢?因为这个网站的牌子很酷,它知道怎样为年轻人制造新闻,

VICE NEWS IS THE ONLY NEWS OUTLET REACHING PEOPLE UNDER 18,它是唯一能抵达十八岁以下受众的新闻出口。

“现在,我不知道什么是GOOD,但知道什么是SUCCESSFUL。”DUY教授自得地说。

VICE NEWS能到达十八岁以下人群,这些人不相信 CNN,也不看《纽约时报》。

那么,INTEL就说,你们SO COOL。你们知道HOW TO TALK TO YOUNG PEOPLE。我来给你钱,你帮我传播品牌形象。

以前,新闻在编辑和销售之间是有墙的。但今后不会了。这便是AUDIENCE/ENGAGEMENT。

教授又举例,一篇关于女性囚犯的文章,植入了一个BRAND STUDIO的赞助。因为后者拍摄的电视剧内容与之相关。

这是如今美国新闻的新模式,BRAND-CONTENT(品牌—内容模式)。

在美国,媒体都要有一个DIVISION OF BRAND-CONTENT,即品牌内容部。

新闻学的定义在变,新闻(NEWS)也的定义也在变。

出现了非传统新闻(NON-TRADITIONAL NEWS)。

“更多的新闻,是跟个人相关的。现实是,新闻是由某些特定的人提供的,他们是我不认识的,但我尊敬他们,在TWITTER上关注他们,是他们告诉我,什么重要,而不是媒体。”

新闻正由别的某些人来决定,由一些能与你分享信息的人来决定。(NEWS IS DECIDED BY SOMEBODYELSE,BY SOME PEOPLE SHARING INFORMATION WITH YOU。)

原先,是控制媒体的人告诉你什么是新闻,说,相信我吧。新闻是政治军事。但现在的新闻可能就是娱乐,由一些个人来决定。社交媒体改变了新闻的定义。

听了这些,中国来的大师们很震惊,纷纷提问:是否违反新闻独立原则、违反新闻法?

TUY教授平静地回答,美国没有那样的法律来限制。新闻本身还是新闻,按新闻规律来操作,至少它看上去并不商业。但这是新闻的趋势(THIS IS THE TREND OF JOURNALISM)。甚至,记者有了点子,可以直接去找花旗银行,说,为什么不写一个故事,叫BUY AFRICA(购买非洲)呢?

“要谈钱。不谈钱,没有这个INDUSTRY。政府是不资助媒体的,政府是恨媒体的。我们的任务是MAINTAIN HEALTH OF THE INDUSTRY(让这个行业健康地活下去)。”

“新闻对我们的社会是重要的,对我们的科学文化是重要的。但现在是黑暗(DARK)时期,没有那么多的工作岗位和钱。”

“现在,我们关心挣钱(CONCERN ABOUT MAKING MONEY)。”

中国人又问:新闻伦理何在?

教授答:我们要教学生学习新闻伦理、法律和历史。美国没有法律上的伦理规定,而由每个媒体自设规章。

中国人接着问:教不教政治正确?

教授再答:不教。我们趋向于更自由和进步(TEND TO BE MORE LIBERAL AND PROGRESSIVE)。

TUY教授说,他不为学生们的前途担心,他们比他们的BOSS更熟悉互联网,因而更有吸引力。

他说,美国年轻人现在不用FACEBOOK,而用INSTAGRAM。(嗯,这个在中国还能上多久呢。)

但他又说,我们也不认为VICE NEWS MODEL一定能拯救新闻业。

“也许新的业态,五到十年内会出现。有比我更聪明的人想出办法。那一定是年轻人想出来的。”

座谈完毕,中国来的大师们(这里面有人民大学、传媒大学的新闻学教授,有中国互联网业界的顶级思想家)一阵鼓掌。掌声在古色古香的哥大新闻学院里听起来有些诡异,让我顿然想到了党的新闻事业,想到了那个不管你在多远的天涯海角都会及时传来的手机党报。这才是真正的新媒体。

谈钱?到中国来吧。中国没有别的,现在就钱最多了。

告别TUY教授,夕阳下,是波大校园内一张张年轻的脸。

这天下午,大师们在波大当了两小时的学生。我想,最重要的是,有关的情况,应尽快让我国宣传主管部门知道。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