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子宫甚多,时间却甚少——王安全嫖娼事件的生物学解释

子宫甚多,时间却甚少——王安全嫖娼事件的生物学解释

人们问:王全安导演为什么要这样做?家有如此年轻漂亮的老婆。

有人讲到了柯立芝定律。

对此的解释是,新鲜感。但女人也有新鲜感。但出轨的大多是男人。否则,解释不了为什么中国有几百万妓女,而妓男却为数甚少。

子宫甚多,时间却甚少——王安全嫖娼事件的生物学解释

最近在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中得票颇高的小说《盲视》中,有一篇主人公写给其女友的《卵子福音书》,模仿《圣经》。

其中写到,最初,世界上是有性的,但没有性别,生命是平衡的。后来发生了变化。

上帝说:“要有精子。”于是某些种子便缩小体型,造价转廉,充斥市场。

上帝说:“要有卵子。”于是某些种子便只好接受精子带来的折磨。

精子道:“我既众且廉,假使我多播种,必能实现上帝的计划。我将不断搜寻新的配偶,并在其孕后将其抛弃,因世上子宫甚多,时间却甚少。”

但卵子死活不让精子走。“即便他时时挣扎,我亦不能许他走失,更不许他与我的对手同榻而眠。”

精子为此十分不乐。

这从生物学的角度,解释了为什么在一般情况下,男的拼命找外遇、女的顽固保家庭。而这也是一个经济问题。

卖淫嫖娼成了人类最古老的买卖,是有生物学和经济学的基础的。

反过来,也能看到这一点。现在,中国经济下行,各个指标不好,也没有地方投资,因此不少人便把钱投向电影。这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它给一些导演带来压力。像那些拍艺术片农村片历史片的导演,更加有压力。为了缓解焦虑,并证明自己的生物机能,他们往往会把目标转向家庭以外的女人,而且反复持续进行。

所以说,从王安全嫖娼事件可以看出来,我国的经济运行,很有可能并不在合理区间内。

而一切的生物学和经济学,最终都要转化为政治学。政治的本质其实便是艺术和权力。这二个东西,本是男人为了获得女性,才去追求的,而不是相反。

所以可以看到,贪官和导演身后都有一个或一打女人。

因为他们是有动物性的人。

但人类又是社会性的人。他们会高谈道德、法律和舆论。

因此,这种事一旦败露,便成了“丑闻”,要被媒体咒骂,要被警察拘留,要被单位开除,要到法庭上见。

其实,最早,这本是一些握有权力的男人,设置道德、法律和舆论作为武器,用来打击对手的,本意是为了使自己占有更多的资源。但后来,经过妥协,方使社会成员之间,可以平衡利用资源,并让国家保持稳定。

这就达到了宇宙的目的。最得意的是上帝。“上帝但笑无语,因它的诚命使精子与卵子彼此为敌,直至其本身已无用之日,仍将如此。”

上帝为什么要这样设置呢?是为了增加生命的多样性。

生命为什么要多样呢?姜奇平老师有一个理论,说是为了使之复杂,来料理世界的复杂。这才是生命进化的目的。

这样说,当然不是为了证明王全安做得好,而是为了给《盲视》打个广告。

我觉得,最近的进口科幻小说中,除了《红衫》,便是这本加拿大人写的书。

子宫甚多,时间却甚少——王安全嫖娼事件的生物学解释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