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迷人的韩国人不都是“都教授”:金周荣在中国受欢迎

迷人的韩国人不都是“都教授”:金周荣在中国受欢迎

75岁的金周荣身高一米八几,体格像一个橄榄球运动员。他看上去也就年届半百,行动敏捷,走起路来,年轻人跟不上。

有人问他是如何保养的?他答:乐观通达。

“但这很难解释,他的小说为何却总是如此悲凉,催人泪下。”南京大学韩国语教授、翻译家尹海燕说。

金周荣是韩国家喻户晓的小说家,有“韩国当代最伟大的故事大家”之称,作品获得大韩民国文化艺术奖等多项大奖。他还担任韩国文学艺术家福祉基金会理事长、总统顾问会议顾问等职。

他是中韩文化使者,多次率团参加已举办八届的中韩作家交流会。

但金周荣此次来华,却是做一件“破天荒”的事——参加由中韩双方举行的他本人作品的学术研讨会。

“为一位韩国小说家举行研讨会,这还是头一遭。”中国社科院外文所所长陈众议说。学者们称,这是中韩这两个邻居各方面关系越走越亲近的体现。

“中韩作家对话·金周荣作品学术研讨会”由常熟市沙家浜镇人民政府和韩国文学艺术委员会于9月26日至30日在沙家浜举行。

随着经济的繁荣,近年来沙家浜建立了国际写作中心,并与中国作协合作打造作家创作基地,要把当年的红色根据地发展为一个国际文化交流基地。

在研讨会上,中韩作家和评论家们交口赞誉金周荣的创作成就,认为他为世界文学提供了优秀的范本。

复旦大学系教授、图书馆馆长陈思和说:“他的小说探讨了东亚民族千百年来的文化传统和家庭伦理,却把温情脉脉的文化表象撕碎。他的一些写作很像莫言。”

金周荣却对记者说,自己是“韩国微不足道的作家”。他被请到主席台就座,却一下腼腆起来,很快悄悄溜下主席台,坐到后排,才像是浑身上下自然了,沉思,窃笑,或偷偷拍照。

迷人的韩国人不都是“都教授”:金周荣在中国受欢迎

会议间隙,面对江南水乡的美景,他孩子般好奇地不停举起相机,并对驾电瓶车载他的姑娘用汉语说“谢谢”。

“他性格豪放,又细腻,这是他成为大师的重要原因。”40年前第一个为金周荣作品写评论的韩国文学评论家金柱演说,“另外,他总是很受女性欢迎。”

迷人的韩国人不都是“都教授”:金周荣在中国受欢迎

“他给人感觉有些矛盾。他那么奔放不拘,个子那么高大,记在笔记上的字却形如蚂蚁。我问他:是你的字吗?他只是嘿嘿。他周身充满大男人气概,可他在作品中对女性和儿童心理行为的刻画,却入木三分、神妙奇绝。”尹海燕说。

与金周荣相交多年的韩国仁荷大学教授洪廷善说:“他好开玩笑,总是喜欢当着我的面明知故问:你是某某大学毕业的吧?是某某高中毕业的吧?”

洪教授说:“我大学和高中读的都是韩国最好的学校。金周荣这么说,是在显示他对自己的根基和语言的自负。”金周荣本人仅读过艺术专科学校。

1939年,金周荣出生在韩国庆尚北道一个贫困而充满封建保守气息的乡村,那儿前些年仍道路难达,今年建起了金周荣文学馆。

金周荣从乡村走出来,行遍韩国山山水水,被称作“旅途上的作家”。他已写了上千万字作品,篇篇吸引人。他笔下是朝鲜半岛的历史,以及战争及经济崛起中的普通人的生活。

译成中文的长篇小说《惊天雷声》引起了赞叹。那里有中国人熟悉的朝鲜战争,但已是另一番气息和面容。他用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的爱恨情仇,串起了朝鲜半岛的大时代。

迷人的韩国人不都是“都教授”:金周荣在中国受欢迎

江苏省作协主席范小青读了这部小说后说,人物的命运令她久久难忘,“不像是在看一部韩国小说”。

但与“都教授”、“鸟叔”、李英爱或者BIGBANG相比,金周荣还不为更多中国大众熟知。在韩国脍炙人口、再版了46次的《洪鱼》,译成中文只印了5000册。

陈众议说,这可能是因为中国人读书比较少。据新闻出版部门调查,中国人年均仅4.3本,而韩国是11本,日本是40本。

作家阎连科则说,恐怕主要是亚洲文学在世界范围内受重视还不够,而这首先是亚洲人自己就不太重视,一些人唯英美文学马首是瞻。

“那么,就从这个会议开始吧,我们要先自己瞧得起自己。”阎连科说。

 

0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