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中国的现实为什么比科幻还科幻

中国的现实为什么比科幻还科幻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中国的现实比科幻还科幻,而不是魔幻。我当时举了一个天津落马公安局长的例子。这个局长拥有35项科学发明专利。

16岁便参加工作的武长顺,在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局长期间,完成了同济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机械设计及理论专业在职研究生课程,并于2005年获得博士学位。“高级工程师”武长顺拥有的35项发明专利中,其中有34项与智能交通等领域相关。除了4项为武长顺单独发明,其他31项均为武长顺与多人共同发明,武长顺为领衔发明人,其余人员几乎均为公安局科技管理处、交管局设施处等领域技术人员或领导。这么高的科技含量,的确令人佩服。唯一不幸的是,武长顺成为了中共十八大后天津首个落马的省部级高官。

科技发明家的出现构成了科幻的基本元素。在很多科幻小说里面,都会有一位集科学与权力于一身的狂人,要夺取世界话语权和领导权。然而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武长顺比起另外一位大权在握的“工程师”刘志军,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刘志军跟武长顺一样,也是在交通话题上做文章的。这证明了在中国,交通是最科幻的领域之一。这里面高铁尤其不简单,完全像是来自未来时空的神器:超长无缝钢轨、弓网体系、主牵引电机、安全传感器、三相交流辅助电路、高速转向架、铝合金车体……堪称当今世界高新技术成就的集大成,其高速轮轨技术、大功率牵引、制动控制技术、列车运行控制技术、空气动力学工程、可靠性与安全性技术等,皆为外行无法想象。有的列车用日本技术制造,有的又用德国技术制造,还有的用瑞典技术制造,另外的干脆用法国技术制造,而自动操控系统却是中国自行研制的。把这么多不同技术范式的列车,置于同一个信号下、在同一条轨道上行驶,这简直像是凡尔纳式的探险,更何况高铁现在还铺向了全世界。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中国特色科幻题材。但刘志军竟然和一个卖茶叶蛋的女人一阵呼悠就把这事弄成了。可惜刘志军后来被抓,就再也搞不成高铁了。理论物理学家李淼教授对此感到同情,就写了一篇科幻小说:刘志军保释出狱后,与中国第二位女航天员结婚,在太空中开创高科技的养老新纪元。

除了交通,另一个十分科幻的领域是建筑。很多游客都被北京和上海的建筑奇观震惊:比如234米高的央视新大楼,比胡夫大金字塔高近100米(胡夫大金字塔原高146米,风蚀后高137米,在1889年埃菲尔铁塔落成前一直是地球上最高建筑物)。它的科幻感太强大了,据说从不同角度看去,大楼有时像一只扭曲的正方形油炸圈,有时像汽车人“带头大哥”擎天柱的两条粗壮大腿——正因为结构特殊,在建筑界没有现成施工规范可循,令工程的科技含量和施工难度世所罕见。那个大斜坡可谓神来之笔。整个设计解决了大风、雨水、沙尘等难题。何等官员能拍板投资建造这样的只能出现在火星上的奇迹呢?这无疑需要胆魄和想象力,更需要科幻洞见。这座地标的一个效果是,路人经过它时,往往要以如观神庙般的崇拜心情仰视之,双腿打颤。在中国,科技常常变得很感人(或很唬人),能震撼(或吓瘫)人的灵魂。但这也导致交通和建筑领域是倒掉干部最多的两个领域。

还有一个符号性建筑物是中华世纪坛。这是澳门赌王何鸿燊出资300万美元,于1999年澳门回归前兴建的,他为此被授予北京市荣誉市民称号。世纪坛的外形山寨了中国古代科技典范日晷,其尖针直指宇宙深处。但何鸿燊另一项更为科幻之举,是出资在北京设立“航天科技人才培训基金”。媒体报道,此基金会资助了数百名内地青年航天人才。他们有的已经担任航天企业的经理、航天研究所所长、研究院副院长等职,有的成为重点工程的技术骨干,承担起中国21世纪航天工业发展的重任。基金会资助的出国进修项目,专业涉及运载火箭、载人航天、液体火箭发动机、空间法、国际贸易与经济法、科技俄语等。看到这座矗立在央视旧址和军事博物馆旁边的建筑物,我就不禁想到诸多内地官员携巨额公款去澳门何氏的葡京大赌场豪赌的场景。何鸿燊用这些赌资来“转移支付”培养中国航天人才,这的确是非常科幻的一幕。

当代中国科幻性的例子举不胜举:从奥运火炬登珠峰到手机移动党课,从“绿坝”软件到互联网的大数据舆情监控,从制造超级地沟油到用玉米糠制作假伟哥远销非洲,从“外星人”郭美美折腾红会到方崔转基因大战……此中既有激动人心的,也有让人沮丧的。但共同点是,它们必定是科学的,而绝不是魔法的,同时具有乌托邦意义。这与中国人能否获得诺贝尔科学类奖项全无关系,因为它们已经不再是笛卡尔时代的科学,也超越了爱因斯坦和普朗克。

最近的科幻实例发生在北京的一个高级文艺座谈会上。领导问:“听说今天来了两位网络作家,是哪两位啊?”周小平、花千芳迅速站起来并举手示意。“你们好!”领导说。两位年轻的网络作家略显紧张地回答:“您好,领导!”领导走到他们面前亲切地说:“希望你们创作更多具有正能量的作品。”这件事如《环球时报》所说,在舆论的池子里扔下了一颗炸弹。这乃是因为这二位网络作家,其实都是科幻迷。比如花千芳的代表作《我们的末日》、《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以及《是谁扭曲了你的信仰》和《击溃抹黑中国的这条战线》等,从专业角度评价,的确包含了很多科幻内容。周小平在网上也被称作“周带鱼”,这个绰号的来历本身很科幻。他的代表作《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我们不容放弃使命》、《你的中国你的党》、《我和刘慈欣不得不说的故事,只谈〈三体〉没有基情》更具科幻价值。特别让人敬佩的是,他认为《三体》写的是美国针对中国搞和平演变的这么一个阴谋。有人说,这二位作家“反智”。这么说,分明是瞧不起科幻。我很同意《环球时报》说的:他们走上了台面,而且走上了规格如此之高的台面。的确,文艺的台面,比起交通和建筑的台面,更高一个层次。

中国的现实为什么比科幻还科幻

澳大利亚学者马克·哈里森主持了一个科研项目叫“中国的未来”。他说,“要研究中国的未来,就必须研究中国的科幻。”实际上,人所不知的诸多问题的答案,都是要从这里去找线索的。这打开了我们的脑洞,解放了我们的创造力。回到开头的案例,完全可以再科幻一下:如果全国的公安局长都成了发明家,并且不止发明智能交通装置,那又会是怎样的一幕呢?

 
推荐 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