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星云奖之四:什么是我们的未来

星云奖之四:什么是我们的未来

十一月一日下午,第五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开幕式论坛举行高峰访谈。刘慈欣、王晋康、何夕、立原透耶、林健群、陈楸帆被请上台来。

星云奖之四:什么是我们的未来

主持加菲众提问:人类意识上传能否实现,期限在什么时间,是数据方式吗?

立原透耶:漫画里面已经成功了。

林健群:应该问科学家吧。我听不清你说的,是历史,还是意识?意识的话,文学作品中,已看到了,作品放上去了。实际的,我想科学家比我们更清楚。

加菲众:上传之后,下载了,能否摇身一变为其他人?人机接口,怎么实现的?还没超过科幻。有无相对明确的答案?

何夕:与唯物主义教育有关。但上传本身很荒谬。老王写过,冷冻后进行复制。上传,要把原件销毁。一种是唯物的,另外有唯心的,还有二元的。唯物,意识是物质的排列,进行另一种排列后,不叫传送。传送,是要把原件砸掉。

王晋康:意识不是神的赐予,是复杂物质行为,意识百分之百能上传。复制还是上传,是次要的技术问题。看上传到什么程度。百年之内,就能实现。但完整复制一个人,要千年。但复制后,与原来的人,不是一个人了。复制瞬间是,但复制之后不是了。

陈楸帆:分成二部分,一是感官层面刺激,出生的,二是成长过程中的思维模式。把婴孩出生长大中,受到的刺激和信号,上传到百度云盘,十年内能实现。但幽默、机敏的东西,难上传。尝试用电脑模拟人脑思维,是否能形成情感。基友,能到云端,可以模仿一个虚拟云端加菲众,五十年。

加菲众:可用一个设备摄像机录下来,再播放,感受和经历上传了。下一个问题,对人类今后的生活,产生的技术推动,会是什么?经历了互联网革命,下一次是什么?

王晋康:科幻作家最丢脸的,是没有预言到电脑(互联网?)。下一个是人脑的透明化。与机器无缝联接。计算储能力,都能增加。

加菲众:改变最多的是知识体系,接下来有在线教育。对人类知识体系的重新理解吸收会有什么理解?

何夕:不能再当作知识来用了。很早以前,很高级别的人,才有图书馆。今后,有的知识不再成为知识了。何绅,皇帝问一句话,他就出来了。今后,会把一些知识腾空,去做些更重要的事情。

加菲众:何绅如果揣着智能手机,会怎样。人工智能,它到底会朝哪个方向发展?人类,还是超人类?走人类已经走过的路?

刘慈欣:刘宇昆说的,电子芯片发展,智能上肯定超过人类,但它有一个关键的因素,就是自我意识,并不能说,智能很高的,就有自我意识。没有自我意识,就不能是人类面临的他者,还是机器。是运算速度很快的机器。只有产生了自我意识,有了那种神秘的东西,才行。

问:临界点呢?

刘晋康:会低于人类,相当多的动物,有自我意识,有的照镜子,能照出自己。自我意识,很重要,是智能的灵魂的东西。推荐一本书,叫《谁说了算》。研究自我意识的科学家写的。

王晋康:请看我十八年前写的《生命之歌》。

加菲众:今天的世界,很重要的是关于能源的话题。能否有崭新的革命,会在什么方面?会有什么革新?全球人类,能源很关键,所有人都关注的,经济革命在什么地方?

刘慈欣:我做能源的。它的发展有一特点,我看到网上,对石油和煤,很忧虑,能用四十年、一百年。今后怎么办。有人认为,永远用不完。目前,之所以广泛使用,是因为在经济上是最合算的,但接近枯竭的时候,价格会上升,再用就不合算了。太阳能和风能,没进入更大的市场,是太贵了。我从敦煌往嘉峪关,一路上几个小时不间断的风能发电机组,但提供的能源还是少得多,因为太贵了。用地、维护成本,与发出的电的比例,还是太贵了。但便宜后,发展起来,投资会很大,研发会很大。遥远的能源,一是核裂变反应,政治压力大。第二个是核聚变,克服了污染,没有危险,但它是艰难的技术,冷战时期,两大军事集团对峙,但在核聚变上它们合作,没有保留地合作。车到山前必有路。石油和煤完了,其他能源肯定能出现。

王晋康:宇宙中,能源的根在哪儿?都是氢的聚变。还有引力能。什么时候实现普通氢的聚变?宇宙中到处都是。木星上都是。临界点,一万年。

加菲众:是否忽略了,人类利用能源,是指数性的增长?平衡点怎么找到?怎么找?

刘慈欣:确实在增长,但不是太那么吓人,还是线性的,增长主要在发展中国家,它们在工业化。应该是可以满足的。能源的根源,是太阳上的核聚变。落到地球上,只要搜集小部分,会让所有发展中国家过上美国那样的生活。

何夕:我写一个作品,用到一个东西,德国总理说,全球变暖一个因素,中国人喝牛奶了。另一个问题,气候谈判时,扯皮,排放量来说事,说中国排放很大,中国谈判专家讲,是大,但是,我们产品都是你们消费的,不能以我们生产国为标准。

刘慈欣:能源,与意识上传,有奇妙关系。刘宇昆《爱的算法》,前三篇都说意识上传。上传后,人类生活在虚拟世界,需要的能源少之又少。只需点亮灯泡的能源就可以。

何:原件呢?

刘:就不要了呗。人类会到极低能源消耗的前景。

林健群:晚清科幻小说,《新法螺先生谈》,提到了脑电,心灵感应,用脑电代替通讯,来发电。一百年前,我们的祖先,也想过了这个问题。可能实现的,是人体潜能开发,三四十年前,台大校长,做过实验,超能力,蒙眼识字,是事实。如果中国强大了,对中医有更多兴趣,更多注意力能否放到人体潜能开发上?那就能出现晚清小说中的情况。

加菲众:中医?

林:中医的气,可以用科学来解释。要推广,要学习。

陈楸帆:幸好方舟子没有来。

加菲众:要留空间给想象。立原女士,有什么补充?

立原透耶:非常紧张。人类的未来,我很乐观,是美好的,人类能学习,平和和平等的世界,是有可能的。

加菲众:每个人要回答,你想象中的未来,是什么?

陈楸帆:二零四九,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人均生产总值,排名前二十,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的所长,以一种自由人业态身份,施展自己的智慧,不束缚在公司里,人流动起来,组织起来,在线协作,全球劳动者,生产创造,AI化,生活中有各种传感器,根据生活习惯和方式,接受外部环境的变化,生活在智能化的环境里。人脑潜力得到巨大的开发。欧洲和美国正在搞的大脑计划。人脑有非常多的潜力。现在看微博的时间,都用来看书,看大刘、刘宇昆的书,潜力就能激发。我对未来乐观,技术能帮助我们与他人相处。都应该学习大大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不要辜负这个时代。

林健群:下一个小时的未来,我答不出,但下一个世纪,我可以讲。未来,就是空。人可以无所不在,有极度自由,这种自由确实存在,可以享受的,是无限的。是电影的剧情。什么?台湾地区领导人对文艺的指示?他们不干预。我们发展很健康。

立原透耶:帮助人类建立和平的未来,我喜欢。

何夕:二点,一种好的,一种坏的。坏的,很大的主题,不好的未来,是不公平的未来。得不到公正的,不会长久。好的未来,是每个人,都能得到公平的对待,天赋努力不同,但是与他天赋相对应的未来。

王晋康:未来永远是善恶共存,光明与黑暗。我相对乐观,千年历史上,还是向上的。但千年以后不敢说了。

刘慈欣:我也有两种,内向和外向的。现在人类技术发展,将迎来内向的未来。IT技术,它的发展,人的意识上传,有相当人生活在网络世界,仅是开始,好像生物刚上陆,终极的进化,一步步,是参与到网络中。手机,是拿着的设备,没有生理关系,今后,谷歌眼镜,摘不下来了,再今后,与网络相联的设备植入眼睛里,终极是意识上传,奇点来临,所有人生活在虚拟社会中。你来到地球,所有大陆被森林覆盖,人类痕迹消失得干干净净,一个角落,有一个太阳能电池板,连着一个机箱,主机里,运行着一个程序,几百亿子孙生活在那里。外向的未来,转变思维方式,遵从生命本能指引,向外扩张,火星,木星,到恒星空间。回到内向未来,那是对子孙来说极端幸福的未来,不需付出任何代价,但外向世界,我们有一个问题,历史上发生的血与火的历史,一切战争,会否在更大尺度上,再发生一次,人类从很安逸的生活,重复血与火,英雄与理想主义。我倾向选择后一种未来,更能展现生命的本质和人类的尊严。

加菲众:《银英传》讲到对外向未来的描述,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把未来的可能性,都发挥出来。谢谢大家。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