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一个扰乱宇宙秩序的历法

一个扰乱宇宙秩序的历法

马上就要立冬了。节气的背后其实是有历史的。

        太平天国 是发生十九世纪中叶的一场农民运动。这个政权最引人瞩目的是它搞出了 独一无二的天文学。 成就,就是南王冯云山一八四八年在狱中制定的《太平天历》 。“ 天历”与清朝的“正朔”决裂,成为宇宙观的分野。 是一 囚犯搞出来的 超时空体系 学者 天历 的评价,是具有 革命精神 而又体现 理想标准
 

一个扰乱宇宙秩序的历法

天历的颁行,始天太平天国壬子二年正月初一(清咸丰元年十二月十四日,西历一八五二年二月三日)。自颁布后,凡太平军克复地,都立刻行使天历,民间契卷必须遵用天历。每遇天历新年,无论朝内、军中、民间,都金鼓喧天,爆竹如雷,举国欢欣,庆祝新年。就是远离通都大邑的乡镇,也都“燃通宵巨烛,放爆竹”,来“庆令节”。而同是僻远乡镇,当夏历新年的时候,却“无闻一爆竹声”。由于在太平天国克复的地方都行使天历,民间把天历都记熟了,因此,太平天国失败后,清廷恢复夏历时,民间还照用太平天国所改干支的字。时人诗曰,“不觉草茅忘忌讳,亥开丑好未全芟”,就是咏这事。太平天国推行天历的效果居然到了这个地步,真是前无古人。

一个扰乱宇宙秩序的历法    但天历却是一个不科学的历法。冯云山制定的天历,定一年为三百六十六天,大月三十一天,小月三十天,一年十二个月,为了配备整齐,平均圆满,再将二十四节气匀散于十二月中,六个节气为十六日(分属六个大月),十八个节气为十五日,这样,正巧三百六十六日,与实际节气的发生,也对应不上真实的天象。又由于与回归年相比,每年多出四分之三日,四年就多出三日,又不设闰年和闰月,使用不久便与自然界的运行差异很大。制定者便又确定四十年为一周期,试图加以调整,至第四十年,本应减去三十日,以取得平衡,但太平天国忌讳“减”,于是又改为“加”,“四十年一加”,第四十年为“加之年”,每月变为三十三日,一年变为三百九十六日,取“真福无边”、“有加无已”之意。所以这其实是一个扰乱宇宙秩序的历法。

一八五九年,洪仁玕来到天京,发现了这一点。洪仁玕与其他革命兄弟的不同处在于,他在香港居住多年,与洋人共事,讲一口流利英语,颇知世界格局,并对近代科学有较多了解,“在夷馆学习天文历数”,是一位天文历法专家。他至天京后,即对天历进行了修订。这时冯云山已死七年了。

洪仁玕改“四十年一加”为“四十年一斡旋”(为避免使用“减”,改曰“斡旋”,“四十年一斡旋”实即“四十年一减”)。“斡之年”每月二十八日,节气俱十四日,全年三百三十六日。天历岁实平均每年为三百六十五点二五日,如此拉近了与阳历回归年的距离

但是,洪仁玕的订不是历学上的置闰,因此对天历有违天象的缺陷,没有起到根本的改正作用。二十四节气仍将永远较有节律地较实际天象相应提前或推迟。特别是第四十、第八十“斡之年”,由于人为规定每节气俱十四日,反而加违背天象。这样一来,不科学的天历继续流行。

为什么会这样呢?应该说,洪仁玕是知道当时传教士使用的儒略历、格里历的,但他慑于“一把手”洪秀全的天威,为遵守“天朝万事满足,不准丝毫欠缺”的规定妥协。太平天国在其他方面如制尺、用钱,亦都取足数。太平天国的数学里面,是没有小数点当然了,还有一些天国官员,是完全不懂得天文学的,天王说什么就怎么办,乃为愚忠。另外一些人,农民出身,明明知道不符天象,还故意奉承,说天历是“拨乱反正”,这是为了能获得赏识提拔。

在洪秀全看来,天道必然是完美无缺的,不允许有丝毫亏欠。这实际上是要求自然规律服从人的意愿,主要是“一把手”的意愿。这种情况并非罕见,后来还反复呈现。这里面有深刻而神秘的哲理。当世界各地天文台的洋人利用牛顿定律计算行星的运行轨迹时,太平天国的历算学家却早已经根据天王的一个念头来决定宇宙行为了。要知道,太平天国差点儿就成功了。这样的话,我们今天说不定还在使用天历哩。

若以一八六四年洪秀全死亡、天京被攻陷来确定太平天国灭亡的时间,则清廷应该是在次年即一八六五年恢复夏历在全国的施行的,至今刚好一百五十周年。可是没有任何人纪念这件事情。

 

 

 

0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