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比法国更脆弱的在哪里

比法国更脆弱的在哪里

总有人问我,为什么《火星照耀美国》(《二零六六年之西行漫记》预言了双子塔被恐怖分子炸掉?其实不仅这一部,我上世纪末还有两个短篇,也写了双子塔被炸掉(有一个是写穆斯林用手提箱核弹把它炸掉)。《火星照耀美国》一九九八年写成后,出版不了。出版社说敏感,怎么能写美国垮掉,西方文明衰落,还写了中东伊斯兰的事情呢。那么为什么会那么写?一九九六年赴美访问我感受到了一种紧张。在大陆呆了一个月,处处都有安检。我们访问了一个穆斯林的社区,是中东移民来的,也有美国出生的第二代。他们不满美国主流社会,认为受到歧视。他们的文化没有受到尊重。那时就有一种预感。不过我并没有读到亨廷顿《文明的冲突》。回国后写成了小说。后来在二零零零年底才得以出版。第二年就发生了九一一事件。

那种情绪,并不是一种来自外国的煽动,而是一种本能的对所谓主流文明的抵触和反抗。存在一种积累已久的紧张关系。但它到底是怎么产生的?有无缘无故的仇恨吗?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过去几百年的所谓主导这个星球的文明不也常常是通过恐怖手段发展起来的吗?现在西方是高压,但高压不能根本解决问题,文明间、种族间的心理距离越拉越大。只能去设想,下一次暴恐会发生在哪里。他会选择在薄弱的地方搞。从五角大楼之类更多转向平民。火车站或者音乐厅和足球场之外,或会袭击化工设施,让有毒物质释放出来。现在的化工厂的那种管理,疏漏太多,很容易就引爆了。或许也会袭击水库大坝什么的。现在很多事不是不可能的。也会有网络袭击。今后最可怕的的是生物技术。自杀者把生命本身搞成一种核心武器,这是一大发明,今后会有更多的方式,让生命成为更强大的武器,比如如果有基因工程师参与,有合成生物学家参与,那就会有质的飞跃。不是更多的技术人才参加了极端组织吗?只要在异文明聚居区散布一种人工改造过的细菌,后果难以设想。

自杀式袭击已被证明是很有效的,而所谓主流文明的反应系统通常是非常迟钝的,不管西方,还是东方,暴恐都在反复发生,每一次防不胜防,那些现场的惊慌失措已经充分证明了。一两个人就能砍掉杀掉几十倍于他们的。比法国更脆弱之处在哪里?有的地方,只是用高压,保持了暂时的局部稳定。但不要以为真的掌控了大局。现有的措施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弄几个所谓的针对性办法只是治标。百密必有一疏。

现在尤其需要知道他们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大义凛然发表言论的,大都持主流文明的思想意识,而不愿去了解他们。总觉得已把什么好处都给对方了,他们怎么还要这样做。我们才是受欺负的,才是弱势,才受到了威胁。对伊斯兰教,也不愿了解。我估计大部分讨论伊斯兰国的,制定对伊斯兰国政策的,并没有读过《古兰经》。有的人对佛教和基督教知道一些,但对于伊斯兰教,了解得很少。也很难换位站在对方立场去想问题。常常自以为是地宣讲一套,但对方反驳后,根本没有准备好如何回应。至少算不上知己知彼。这样互相间的仇恨愈来愈深,只得全面攻击和全面防范。本来只是一小撮,最后千万人站在了千万人的对立面。

我有一次,到监狱,看到关起来的宗教极端主义者。一方面,对于他们蓄谋杀人满腔愤怒,想到我或我的家人要是成了牺牲品会是怎样;但另一方面,对他们自身,却不自觉产生了同情。都很年轻,有父母,家庭贫穷,没有工作,文化水平低。最后要去做人弹,这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为什么不能选择另一条路?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不是冷冰冷的物体,并不是简单的“死了活该”。这是整个人类的悲剧。这场战斗到最后没有胜者。

0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