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畏途上的迷人艺术

畏途上的迷人艺术

1953年4月25日,也就是58年前的今天,沃森与克里克共同发表论文《核酸的分子结构:脱氧核糖核酸之构造》,首次描述了发现DNA的双螺旋结构的过程。这篇论文经常被冠以“珍珠”一词,因为它是如此的精简(只有2页),却又开启了生命奥秘的解答。如今,基因已成为日常用语,也被一些人视为畏途,反转基因浪潮连踵在欧美兴起。沃森作为作者之一,在DNA发现半个世纪时,写成《DNA:生命的秘密》一书(另一作者是贝瑞),指出再过几年,西方世界势必恢复理智,摆脱勒德派(指强烈反对机械化和自动化,设法阻碍技术进步的人)偏执症的枷锁束缚,那时他们可能会发现自己在农业技术上的严重落后。欧洲和美国的食物生产成本将变得比世界其它地区昂贵,且效率较差。同时,像中国这类负担不起不合理疑虑的国家,将会继续前进。中国的态度相当务实:它拥有全球23%的人口,却只有7%的可耕地,要喂饱这么多的人,中国绝对需要基因改造作物较高的产量与营养价值。
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被认为是解读生命的基本蓝图,或者“人类的说明书”。沃森和贝瑞认为,人类基因组包含了我们之所以为人的关键。人类的本性就是写在这本说明书里。仅仅几十年,这个领域飞速发展,对科学、经济、社会——以及艺术——带来爆炸性影响。2000年6月26日(是一个星期一,刚好是上帝结束七天创世后),美国总统克林顿宣布人类基因组图谱草图完成:“今日,我们学习上帝创造生命的语言。”在中国人听了,就好像女娲那样,用泥土捏出人来。这种“捏人”的工作其实一直在进行。科恩伯格五十年代创造出了人工病毒的DNA,它的行为就跟自然的病毒DNA一模一样。去年,首个人造生命在美国诞生。这是科学还是艺术呢?更像艺术,只不过画笔变作了试管。实际上,仅仅是DNA简洁而华丽的双螺旋结构,就让人着迷。沃森称作“优雅的曲线”。沃森本人也对艺术感兴趣,他曾拜访达利,要求达利为他的著作《双螺旋》绘制插图,虽然达利后来并没有接受,不过达利却在自己的9篇作品中描绘了DNA,包括1963年的《加拉—达利—脱氧核糖核酸—向克里克和沃森致敬》,上面就有人体组成的DNA模型。沃森还把DNA的发现与《弗兰肯斯坦》相联系。1818年,玛丽·雪莱在这部小说中,赋予无生命的物体以生命。而早在希腊神话中,雕刻家皮格马利翁就请求爱神阿佛洛狄忒把生命吹入他用象牙雕成的美女雕像中,获得应允。但是一直到启蒙运动引发科学突飞猛进时,科学家才初次明白生命的奥秘或许是在人类的能力可及范围内。
这个奇妙的东西如今转化为了真正的艺术实践。1998年巴西艺术家卡茨首次提出转基因艺术概念。他制作了《创世》,把赋有“创世”基因细菌置于透明容器之中展出,参观者可通过网络摇控展厅的紫外线灯,促成细菌发生生物变化,融合于细菌中的圣经的这加话也跟着发生变化。这种变化具有象征性,意味着人们不再陈陈相因地接受《圣经》的语义,而是赋予它新的涵义。他的另一个作品《第八天》里,所有的转基因生物都源于按照绿色荧光蛋白质的生成规则克隆制造的基因,包括植物、变形虫、鱼和兔子,身上都发出绿色荧光。基督教认为神以七天造世界,以此推论,第八天便是人类依靠自己的力量造生物。
其实,在过去一万年里,在人类育种者的培育下,狗的身体构造及行为的多样性就已变得令人眼花缭乱。但所有的现代狗仍是同种动物——它们可以交配。人呢?今后被育种或被改造的人类,在科幻作家何夕看来,甚至无法交配,在另一位科幻作家刘慈欣看来,是不同的物种,比人与狗的差别还要大。正是在这些意义上,引起的伦理争论,超出了转基因食物。当然,不仅是改造生命的形体和面貌,更还在于思想的结构。1999年,科学家用基因工程造出了“聪明鼠”,它比普通鼠更会跑迷宫。人亦将如此。
《DNA:生命的秘密》揭示了一条法则:要对生命有完整的了解,不需要寻找新的自然定律。生命不过就是物理与化学——尽管是更为精密复杂的物理与化学。而这正是最高级的艺术。(《DNA:生命的秘密》,上海世纪出版集团,获第六届“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
畏途上的迷人艺术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