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科学家写科普作品就是不一般·卡扎菲之死

科学家写科普作品就是不一般·卡扎菲之死

HKP快訊

246

20111025日

世界華人科普作家協會主辦

1、科学家写科普作品就是不一般(董仁威)

2、卡扎菲之死(刘兴诗)

 

1、科学家写科普作品就是不一般

--评科普大家张文敬的科普创作

董仁威

我认识张文敬,是2007年初的事。我的老友钱玉趾带着一位看起来很壮实的高个子男士走进了我的办公室,经过简单介绍后,我知道他叫张文敬,是一位写过不少科普作品的科学家——张文敬自己谦虚地称自己是一个研究“冷”的“冷门”学科、冰川与环境的普通科研工作者,随即,他送给我了几本他新近出版的科普专著,其中有一本是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刚刚寄给他的样书,也是“十一五”国家重点图书《情系冰川》。

我打开扉页,就看到大科学家刘东生先生给包括《情系冰川》在内的“科考探险丛书”写的前言:

“……越高、越深、越远,也就是人迹罕至、人迹难至、人迹未至。有的地方,无数人历尽艰险,却只有极少数人有幸抵达,但也只能停留片刻。要知道,去更高、更远、更深的地方,仅仅有毅力远远不够,更需要知识。

“……我感谢张文敬等研究员,他们都是科学家,一生跋涉,毕生探索,终身研究。他们历尽千难万险……

“……我有幸在成书之前读到了这些文字和图片……《情系冰川》等融科学性、知识性、艺术性和可读性于一体,值得向少年朋友们推荐。

……”

而另一位与刘东生齐名的科学大师,中国冰川、冻土和泥石流学科创始人施雅风院士读完这本书后,亲笔写信给张文敬称赞道:“好极了,真是妙笔生花,图文并佳,在我看过的冰川普及读物这是最出色的一本。”当得知张文敬还要撰写出版系列科普图书后,在他九十一岁高龄之际为张文敬题词:“热诚祝愿文敬同志  地理冰川系列科普著作出版发行  提高科学知识  拓宽人生境界。”

以后,我系统地阅读了张文敬的科普书,发现,他的科普书不仅数量多,而且质量很高。他的科普图书曾获得过第五届全国优秀科普图书奖。这个奖项,在四川科普作家中获奖人寥寥无几。四川这么重要的科普作家,怎么会还不是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的会员呢?他说,上世纪末,他来靠拢过组织,但没人理他。我说,这不关我的事,我是21世纪初才担当协会领导工作的。于是,我们迅速将他发展为会员,后来还补为常务理事。

我发现,张文敬不仅有深厚的科研基础和丰富的科考阅历,而且还有十分难得的文学写作功底;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张文敬是一位非常勤奋的人。他每到一地,都坚持记日记,每次考察归来,除了撰写科考报告和研究论文之外,还尽可能地将野外所见所闻写成科普散文寄到一些报刊杂志发表。

作为一位合格的冰川与环境科学工作者,张文敬是我国到过中国几乎所有冰川区科学考察时间最长,次数最多,而且到目前为止一直延续不断的人,也是两度到过南极,一度到过北极科学考察,航行经临过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和北冰洋的中国著名冰川学家,也是世界第一大峡谷——雅鲁藏布大峡谷发现见证团队成员之一,还曾经担任过1998年举世闻名的雅鲁藏布大峡谷徒步穿越科学探险考察队瀑布分队队长,也曾担任2006年中国科学院横穿喜马拉雅科学考察队首席科学家。所有这些考察归来之后,张文敬都有至少几篇科普散文和至少一部科普专著问世发表,比如《大峡谷冰川科考纪行》,比如《喜马拉雅科考纪行》,比如《南极科考纪行》,比如《说不完的北极故事》等等。

张文敬会将艰深的科学问题用形象生动的语言娓娓道来,不生涩,不矫情。比如在形容西藏墨脱一带的气候时,一句“空气潮湿得一把可以捏出水来”,真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不知什么时候,几缕轻烟般淡白色的雾自林间冉冉升起,缓缓铺开。可刚一转眼,那铺开的雾就魔术般地变成了浓浓的云。不到一刻钟,林海隐去了,代之而起的却是白浪滔滔的云海,茫茫无边,看那攒动的云层犹如千军万马在奔腾、驰骋。起伏的云涛中,南迦巴瓦及其卫峰好似一群变幻无穷的海市蜃楼,在夕阳余晖的沐浴下,发出橘黄色的光芒。”这是1982年初夏一天的黄昏时分,作者在西藏波密县嘎隆拉山垭口首次西望南迦巴瓦峰时对气候环境和景观的描述。求实地讲,这不是每个作家都能够将这样的意境清晰而科学地呈献给我们的读者朋友,因为这需要科学家对大自然科学规律的精准了解和认识,更不是每个专家学者都能用优美的语言文字将他们的感受甘美如贻地传达给我们的读者朋友,因为这真的需要长期的文学内敛和砥砺!

一部好的科普文学著作必须要有一定深度的思想性,尤其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大转折时期,真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于是不免多了一些浮躁,少了一些冷静。我们的科普作家应该在自己的作品中有所担当。张文敬是做得不错的一位。

有一家国内知名杂志为了扩大发行量,作了许多非常不错的选题,张文敬也是这些选题的最佳作者之一,常常可见张先生的文章刊登在该杂志的重要版面上;张先生也被邀请参加该杂志的各种选题的讨论和评选活动。其中有一期是关于十大美丽的山峰,十大美丽的峡谷和十大美丽的冰川的“选美”评定,张先生被邀请担当评委。由于张先生认为该选题立论不科学,除了明确向杂志社提出了不同意见外,还婉拒了担当评委的邀请。事后杂志社有关策划负责人也明确表示赞同张先生的意见,不过由于杂志的影响太大,评选的结果一公布,真是“十佳”欢喜,万家愁!其不科学的负面效果将会长久地发酵漫延下去!因为,在张文敬看来,对于一种自然地理现象,无论是山峰也好,峡谷也好,冰川也好,是无法用一把“美丽”的尺子去度量它们的。

且看张文敬先生在他的科普著作中是如何阐明自己的意见的。

最近张先生一部新书又问世了,这就是《走进多彩的冰川世界》,正是在这部新出版的著作中,张先生用了整整一章对这一命题作了科学而文学的回答:

……大约2006年初,《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请我参评中国最美丽的十处峡谷,最美丽的十座山峰,最美丽的十条冰川,而且列出了若干候选的峡谷,山峰和冰川。这些冰川,山峰和峡谷我几乎都亲临其境考察过,不过我却慎重而明确地谢绝了邀请,也表达了我对这种“选美”的不同意见。

什么叫美?最美又如何定义?

中国历史上有过“四大美女”的传说,她们分别是西施,王昭君,貂蝉和杨贵妃。难道这四位美女真的是中国不同历史时期最美的女人吗?一句“情人眼里出西施”说明了我们的先哲分明认为“美丽”的界定是相对的,更是因人而异。现在时兴所谓全球选美或者华人地区选美,选出来的冠军也只能称为“世界小姐”或者“中华小姐”,却不可以称其为最美丽的人。

对于峡谷,山峰和冰川而言,更不可以轻言谁最美丽,因为对任何一类地貌景观,还无法用某种统一的标准去评判它们的丑美。比如就山峰而言,谁能说珠穆朗玛峰一定就比峨眉山美呢?就峡谷而言,长江三峡就一定不比雅鲁藏布大峡谷美吗?至于冰川……我算是国内去过冰川区最多的一位冰川科研工作者了,但真正见到过的冰川也就是千余条而已,而爬上冰川进行实地考察过的冰川不过100条,还有更多的冰川仍藏在“深闺”人未识呢,怎么能从那数万条冰川中选出其中的10条作为其中的“最美”呢?

因此,我主张要选的话,可定位于“最著名”,比如珠穆朗玛峰以其海拔8844.43 米为世界第一高峰而最为著名,可列为是大山峰为首;而雅鲁藏布大峡谷因其最长、最深可列为十大著名峡谷之首,然而若论其著名度,也许长江三峡应该位列十大峡谷的前列……

……中国的冰川都美丽,但著名的冰川也就是几十条,随着历史的变迁,我相信这些冰川的美轮美奂之处将更多的被揭示出来,而冰川的声名和美丽的切入点也一定会随着历史的演替而不断变更者它们的位置!

真正的美丽是无法用人的意志定格在某一种僵硬坐标之内的。

美丽过处无痕迹,冰川的美丽更是如此!

……

这就是张文敬,这就是张文敬的科普作品的风骨和灵魂。

张文敬既是一个科学家,又是一个科普作家,他写出的科普作品很不一般。他能够写出许多自已对相关学科的独特认识。在张文敬的科普创作中,有许多的超前立意,比如“气候变化”问题,比如“中国大西部南水北调”问题,比如“炸平喜马拉雅山,青藏高原变江南”的问题,比如水电开发和江河原生态环境保护问题,还有日本福岛核泄露问题,还有所谓“低碳经济”问题,在他的科普散文或者科普专著中,他都有独特的同一般人不同的持异议的见地。对于诸如此类的问题,张文敬并非只是简单的“持异议”而已,而是有理有据,层层剥茧抽丝,让人从他引人入胜的文学语言中得到对“朦胧科学问题”的清晰解读,为他所讲的道理所折服,发人深省。

正因为作为资深权威科学家的张文敬写的科普作品不一般,他的科普作品获得了国家及省级多种大奖,如《神奇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荣获获国家“五个一”工程奖,《青藏高原两万里》《大峡谷冰川考察记》分获中宣部,科技部,广电总局,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新闻出版总署,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中国作家协会等单位颁发的全国优秀科普作品一等奖和三等奖。

由于他的特殊贡献,张文敬先生还被中国科学院评选为“十一五”期间科学传播先进个人,被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评选为“二十一世纪前十年杰出科普作家”。

我愿意向更多的读者朋友,推荐我这位相见恨晚,却相知颇深的科学家的科普同仁,他的每篇科普散文,每部科普著作真的都值得一读。

 

2、卡扎菲之死

 

刘兴诗

  

卡扎菲死了,像一条癞皮狗一样死了。一代枭雄居然从水泥涵洞里揪出来,被击毙的照片十分难看,遗体居然暂时塞进冻肉库里,不由使人略感不忍。

唉,卡扎菲,叫我怎么说这个人。

回顾他的一生,从一个真正的革命者,蜕化为独裁者。从一个廉洁奉公的“公仆”,蜕化为享乐腐化的蠹虫。从万众欢呼的“伟大领袖”,蜕化为千夫所指的独夫民贼。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蜕化变质幅度之大,简直像是过山车,令人头晕目眩瞠目结舌。

想当年,就是这个卡扎菲领导自由军官组织,顺应民意推翻了封建王朝,获得万众欢呼,世界赞许,何等英雄气慨。与中东其他国家近代历史比较,例如土耳其的凯末尔相比拟,言其同样也是“国父级”的人物亦不为过。

想当年,他独具慧眼,开发沙漠深处地下海,引出沉睡千百万年地下清泉,使用管道体系,输送往缺水的全国各地。如此大手笔世界无人可及。言其为伟大建设的设计师,没有什么不符合条件。

想当年,他运用铁腕治国,将包括石油、天然气等主要资源收归国有,极大增强了这个国家的经济实力。把利比亚这个贫穷落后的沙漠国家,一下子就打造为非洲首富。如此绝地经济起飞,言其为一个经济奇迹的创造者,又有什么不可以?

想当年,他并不独善其身闭国自守。不附任何条件,不搞“革命输出”,大把大把金元抛撒,慷慨援助周边穷国,博得众口交赞。言其富有“国际主义精神”,难道说错了吗?

想当年,他不惧强暴,管他是美,还是欧,敢于对抗外部帝国主义者毫无惧色。虽然“洛克比空难”那样的事件搞得过了头,有些不像话。可是如此英雄本色能不使人深深佩服。言其为一个硬骨头反帝斗士,难道说错了吗?

唉,卡扎菲,叫我怎么说这个人。

回顾他的变化,关键在于自信过了头,铁腕得过了头,自我失去了控制,开始了自恋狂,也就是自己崇拜自己。恍然觉得自己好像是太阳的化身,不管天地人,都不得不屈从他这个超级大人物的意志。

关于个人崇拜问题,你看他是怎么说的。他解释说:“大家要崇拜我,我有什么办法呢?”按照他的逻辑,个人崇拜是大家强加给他的,他不得不“顺应民意”而接受。万众欢呼“万岁”,以及什么“伟大领袖”等等,也是大家强加给他的,他也不得不“顺应民意”而心安理得。

哼,哼,哼,这和袁世凯有什么差别?那个袁大头“本来”也“不想”当皇帝。“无奈”众人“劝进”,不得不“勉从民意”,半推半就坐上了几十天的皇帝龙椅。

呸!卡扎菲,你错了!你既然是铁腕人物,难道不能运用铁腕制止这些肉麻的“劝进”吗?把什么“万岁”、“伟大领袖”等,“被动”地接受得那样坦然。说白了,还是自己想的就是这样。岂不表明你的心理已经开始有了变化。或者说,你一开始心里就是这样想的。只不过在“革命”阶段伪装得巧妙,隐藏得太深,一时没有暴露而已。你上台前说一套,上台后又一套;上台之初一套,站稳了脚跟又一套。欺天欺地欺苍生,是一个十足的伪君子。

呸!卡扎菲,你欺人欺己,你是什么东西!

检讨他的变化,还在于身边有一个以血缘关系为主,加上种种盘根错节的既得利益集团。没有这些人吹喇叭、抬轿子,哪会把这个当年的革命家和明君,误导为大独裁者和不折不扣的暴君?

检讨他的变化,根本在于一己独裁的专制统治。

卡扎菲,你需要明白一个根本道理。一己至上,一党专政,必然催生专制独裁;没有监督的专制政体必然催生贪污腐败,社会贫富两极分化,引起人心涣散,思想动荡。不否认你革命,那是过去的事情。过去的革命光环,不能取代今日的专制独裁和贪污腐败。这完全是两码事。

卡扎菲,你还得再明白一个根本道理。民心这个东西,不是永远从属于任何人、任何集团的囊中物。过去你好,你得到了民心,绝对不能表示民心永远都属于你。

卡扎菲之糊涂,就在于没有弄清楚以上两个根本道理。不作茧自毙,那才奇怪了。

卡扎菲走到这一步,是历史的必然。这几天新闻乱哄哄的,纷纷猜测到底是谁开枪打死了他。是美国?是北约?是保镖?是叛乱分子?依我看,这都不重要。真正使他致死的,从根本上来说,只能是他自己。

卡扎菲去了,终结了一个独裁时代,也开启了另一个不稳定的新阶段。一旦“解放”喜悦过后,谁将主持大局?

呵呵,这可说不清了。不否认,“起义”的队伍中,绝大多数都是质朴的平民。但是····,

世界上许多事情,往往都在“但是”二字后面走了样。这些“起义者”里到底还混着些什么人,谁能一下子说得清?

除了那个“大多数”,必定混杂有各种各样的恐怖分子、野心家、帝国主义代理人,以及毛泽东所说的“痞子运动”参与者。加上“利比亚特色”的各个部落,各自割据一个绿洲,各自代表不同的利益,乃是利比亚一大特色。击毙卡扎菲后,怎么进行权力分配,势必爆发错综复杂的新矛盾。综合种种情况,于是可以作出几个断言。

可以断言之一的是:未来一个阶段,尽管“民主”了,却未必能使社会稳定如卡扎菲时代。不同集团利益之争,不同外部势力的权力之争,不同部落固有利益之争,势必引起社会不稳定。种种不稳定因素叠加在一起,老百姓的日子好过吗?

是的,尽管会有一个“政府”维持局面。但是这个过渡性的“政府”,注定了是缺钙的软骨病,只能是听命于国外势力的“汉奸维持会”。这样的“政府”,能给老百姓什么好处?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由不使人忧虑。好好一个利比亚,会不会产生新的内部纷争,甚至爆发内战,乃至国家分裂。所有这一切,都不是不可以想象的。

可以断言之二的是:利比亚的石油资源,必定会被列强操纵或瓜分。绝对不如卡扎菲的抗暴铁腕,强力宣布国有,不出卖任何国家利益。

考虑到以上种种情况,似乎用这样决裂的手段,一下子推翻卡扎菲未见得是好事。利比亚的事情,只能利比亚人民自己,用和平的手段慢慢解决。任何激烈的催生手段都不利于利比亚人民,只会是虎视眈眈的外部势力得利。

卡扎菲完蛋了。完蛋就完蛋吧,我们关心的只是往后的多米诺骨牌反应,千万不要再出现新的悲剧了。

下一个是谁?看来叙利亚的阿萨德要多加小心了。毕竟你也是和萨达姆、穆巴拉克、卡扎菲一样的独裁者。远的不说,只看看不久前的表演吧。老百姓要求民主。你不得不做一个姿态,点头同意建立新党派,却要在阿拉伯社会复兴党指导下活动。国家领导人只能由阿拉伯社会复兴党选出。请问,这算是哪门子“民主”?加上你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下令对游行群众开枪。阿萨德先生,请你牢牢记住,对自己的人民开枪,绝对不会有好下场。不信,就走着瞧。

以上说的是事情的一个方面,也得看一看这一场场事件的另一方面。

我们再看躲在幕后,操纵所有这一切的美国吧。它所谓的倡导“民主自由”,在这里赤裸裸表现出双重标准。

是的,萨达姆、穆巴拉克、卡扎菲都是独裁者,都建立了自己的家族集团势力,都一党专政几十年,也都享乐腐化得简直不像话。可是仔细看一看,他们却都是北非、西亚最开放,也“比较民主”的国家,不知比美国扶持的那些海湾酋长国开放多少倍。任何事物都有一个比较嘛。你美国打击的是什么?扶持的是什么?岂不是以自己的利益而转移,推出了一个不能使人信服的双重标准吗?

当然啰,萨达姆、穆巴拉克、卡扎菲也都不是什么干净的好东西。以美国为代表的外来势力霸气十足,令人可厌可恨。但是撇开外来因素不说,这些独裁者垮台也是必然的。内部和外部,这是两个问题。两个都有问题。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