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松 > 打造红客帝国——记中国新媒体峰会

打造红客帝国——记中国新媒体峰会

我参加了一个很高大上的会议也就是中国新媒体峰会。以前我一直认为新媒体其实就是传统媒体,是那种最传统最传统的媒体,所以它才叫新媒体。这次参会也不知是纠正还是强化了我的观点。总之它的科幻感挺强的,我就像参加了一个科幻年会。
峰会四月二十四日在杭州的天元大酒店举行,由中国新闻社主办。据说杭州这个月已开了三场新媒体会议了。我一路上到处看到马云的照片。即将成为宇宙中最大市值新媒体公司阿里巴巴的总部就设在杭州。由于房价下跌这座城市也开始变得科幻了,不知跟战斗机最近总在西湖上空演习是否有关系。

打造红客帝国——记中国新媒体峰会

晴空初现,哀鸿一片

这天上午首先是新媒体运营论坛。中国新闻周刊总编辑秦朗担任主持人,他好像为这会议定调似的说,两年前他还认为,中国传统媒体好日子会有五到十年。但形势比人强,去年一夜之间,传统媒体的危机来临了,包括活跃的都市报都不行了。不办新媒体,肯定死;办了,等死。
但随后人民日报舆情室主任祝华新发言很快让人心情愉快起来。他说现在的网络局面,是“雾霾渐散,晴空初现”。一是对大V自由知识分子进行政治引领吸纳,三百个意见领袖,对话好他们,全国舆论就不会失控。二是管好全国二百家门户网站的小编,不让他们断章取义。三是管好媒体开的微博。四是传统媒体去伪存真,正本清源。“这是一个生态治理,不是仅抓几个大V了事。如果成功压制网上和社会极端思潮,消解社会戾气,凝聚全党全民共识,那么,会成功开创又一个黄金十年。”
祝主任特别介绍了他的舆情室,如何利用一套极其复杂类似神盾局的情报系统,包括用大数据,对网上言论进行监测,然后上报中央。这说得我直冒汗,一想到在网上写点儿什么,后面有这么厉害的一双眼睛看着,那么,回去后第一件事,是赶紧把微博博客再自我审查一遍吧。祝主任的一些总结令我茅塞顿开,比如,“形容词副词上,要和政府同心同德”,“我们的立场是坐北朝南。自由派的,则是坐南朝北”,“警惕大V,包容中V”。我都认真做了笔记。

打造红客帝国——记中国新媒体峰会

随后是一些传统媒体交流他们发展新媒体的经验。新华社浙江分社讲到要向乞丐学习互联网思维。街上的乞丐很注意形象设计,人看他很可怜,可以免费接近,也有用户体验,感到帮助了他,我就成了个好人,觉得我活得比他好,接下来就付费了。但媒体比乞丐差的是,还没有要到一分钱。中国新闻网讲到他们PC端前百位点击排行,都是花花绿绿的美女啊车展啊。好在移动端截然不同,前一百位百分之八十是硬新闻。不过他没有说移动端是否也放了美女。钱江晚报则说他们报纸旗下有二十六个子微信,订阅超五十万人。有新闻、购物、房产、美食、科教、旅游、艺术等。杭州吃货的微信订阅就有八万。好,下回来杭州,就方便了。

打造红客帝国——记中国新媒体峰会

杨锦麟讲了他六十岁开始新媒体创业,与腾讯合作,开办了一个叫“天天看”、一个叫“夜夜看”的视频节目。他说他去年满怀雄心进京,想搞“天天评”,读全球社论,有人说,你不了解国情,网络怎么可能让你读社论。别忘了你是香港人,有人看着你。但这个“天天看”、“夜夜看”,总播放量,三个月破亿,现破六亿。百分之六十是十八到二十五岁的男性观众。
上海报业的何力讲了他正在新媒体上做真正有价值的财经新闻。他认为技术不能解决疏理和赋予意义的问题。“比如,今日头条,我故意看它与绯闻相关的,结果,两三天后,他就给我推送这个。技术难以替代专业从业者。”

打造红客帝国——记中国新媒体峰会


但几乎除了杨锦麟的创业,这些传统媒体做新媒体的做法,都被方兴东狠狠批判了。他发言的题目就是“传统媒体的伪装型”。他说,转型,要达到两个目的,一是活下去,解决生存;二是发展,不被边缘化,重新回到舞台中央。如果达不到,是伪转型。“目前来看,全国传统媒体转型基本是伪转型。传统媒体在转型中无谓烧掉的钱有几十亿。那本身没烧出价值。起码,你要认清形势;起码,你要考虑二零二零年时,十亿人同时在线,而且是十小时以上,你能提供什么。”
整个上午听下来,总的感觉,似乎就是传统媒体都搞新媒体了,除了人民日报的舆情室,大家仍然赚不到钱的问题。科幻小说以前不是没有探讨过这种问题,但轮不到我有发言的机会。

 

“邓亚萍是怎样失败的?我太好奇了”
下午,中国新媒体峰会正式开幕。先是领导们纷纷致辞。浙江省委宣传部长葛慧君说浙江是民营经济大省,也是新媒体大省。中国有四成新媒体注册在浙江。中国互联网协会秘书长卢卫说二零一三年中国进入了移动新媒体发展的元年。基于大数据智能网云计算下的新媒体有三个特征:海量用户、免费模式再创新再增值、产业链的不断延伸。

打造红客帝国——记中国新媒体峰会

作为下午场的主持人,杨锦麟又讲了一番话,说二十年前互联网进入中国,基于丁关根和李光耀的一次长谈,才实现了“把这个电线插下去”,从而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我今天见到八九年出生的孩子,成为了互联网团队带头人。二十多年前,我们的思维跟这些孩子的思维不一样啊,那时我们经历了政治变动,互联网与国际接轨,需要多大的战略眼光和气魄啊。”

打造红客帝国——记中国新媒体峰会

接着进入了“论剑”环节。一共有四场论剑。也就是找了一些业界的人物,在台子上排排坐,杨锦麟向他们提问,现场观众提问,然后大家回答。杨锦麟的问题常常不顾人的面子,这成了引起笑声的来源。
第一场论剑是几家传统媒体的谈转型。人民网总裁廖玒、浙江日报副社长蒋国兴和浙江卫视夏成安。这几个都是很大牌的。我居然把他们的讲话都记了下来,回头看其中有一些线索可以发展为科幻小说。
杨锦麟:人民网,你的多样性让我很感兴趣。怎样分享转型?
廖玒:我当过人民日报编辑,十年在传统媒体,十八年在人民网。融合,人民日报走了三步,一是你中有我,传统中发展新。二是我中有你。三是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人民日报高瞻远瞩啊。是第一家上市新闻网站,是第一家整体上市新闻媒体,全球网站排名,二零零三年一百三十名,现在是七十名。报纸办的网站,超过纽约时报,二零一三年收入十亿,十年收入增长百倍。市值是纽约时报五倍。传统媒体不与新媒体融合,死路一条。
杨锦麟:邓亚萍,是不是你们的?怎样失败的?我太好奇了。(全场爆笑)
廖:哦,人民搜索是股份公司,人民网只占十八股份。我是人民搜索副董事长。(这个问题就没有进行下去了。)
杨锦麟:一百年前,改变中国的是电报。它改变了中国近代史。现在,日本的纸媒仍然风光。中国呢,纸媒已死?
蒋国兴:纸媒走向多中心传播的边缘地带,是趋势。
杨锦麟:胡叙立,卖给了谁?
蒋国兴:哦……讲讲我们自己的发展战略吧。不加入互联网,死路一条。三层定义,一是用户为中心、为导向。与传统纸媒时代概念不一样。二是建立两个大型数据库。三是产业重构。广告发行到垂直类的专业资讯。
杨锦麟:纸媒越来越边缘化,不只是一个阅读习惯问题。官方话语与互联网阅读有冲突啊。党报要是不官方订阅,还能存在吗?
蒋:纸媒与手机端的话语体系,要有差异定位。纸媒做成工作型指导的报纸,政府内容,放纸媒多一些;与百姓相关的,更多用软型语言通过新媒体传给大众。
杨:香港苹果日报,以前印报时,会把发行量几十万印出来,今年三月,不敢再印了。它最高八十万,最近只有九万。连反共的报纸也遭遇瓶颈了。我们的党报善用新媒体,走到了前头。夏总,你们的中国好声音不错啊。让我们分享一下浙江卫视数钱的经验吧。
夏:互联网对电视冲击不言而喻。我们没放松警惕,研究怎么应对挑战。依然自信的原因是,中国住宅是一个客厅文化,只要家庭在,仍会收看电视。
杨:电视开机率,下降了百分之三十。以前,进酒店,就打开电视,现在,一进酒店,就问有无免费WIFI,密码多少。我现在不到万不得已,不上PC。你现在还有恃无恐,一日千里。除内容优势,怎么迎接挑战?
夏:一个模式,要引进美国的“乌托邦”,我不相信,中国家庭,要通过一个小屏幕来收看,而是仍要选择电视载体。我们的节目通过互联网也收获很多。电视的活跃因素仍然非常大。

打造红客帝国——记中国新媒体峰会

杨:请现场观众提问。(现场沉默。杨连问数遍仍无人提问。)不是党代会啊。要不要请宣传部的人离场?(宣传部部长带领属下起身离场。)
提问:我的问题是,随着移动互联网三屏合一,你的领域在哪里?
夏:劣质节目不能得到应有价值,只有生产出更多优质内容。
廖:进入二十年,有两个不可逆,PC至移动,图文到视频。
蒋:打造原创的APP,传媒版,娱乐多端开发。
杨锦麟:中国叫座的节目,都是买来的。
夏:大的互联网公司不是原创产品,是舶来的。但也在研发原创内容。中国人是聪明的。戛纳电影节官方唯一推荐的,是浙江卫视的一个电视剧。
提问:我是做投资的,内容上讲,搜孤土豆,新型媒体出现,有过十亿的用户,纸牌屋这样的,很受用户喜欢啊,你们会有越来越多竞争对手出现。
夏:传统媒体呼吁,相对于互联网做内容的方面,要有更公平的竞争。
提问:人民网为人民,加强服务报道,做了哪些工作?
廖:二零一零年,提出一个观点,中国存在两个舆论场,民间和官方的。有交集或没交集。人民网的一个功能是打通。我们开了地方领导留言板,五十二位省委书记省长等等公开回复留言。一年给老百姓办了八万件实事。这是人民网公信力的体现。
提问:众筹这事很前沿,有新闻众筹,网民可以集资,雇记者采访某件事,怎么看这个。这才是真正的新媒体。
廖:互联网本身让人人有麦克风摄像头。报料的首先不是互联网。众筹是普世的方式,新闻众筹本身,我没有深入研究,但新闻应有专业素养。复杂的新闻,像一头象,你摸的只是肢节。更多的,需要靠专业人士。
提问:小米盒子等,直接导入互联网,怎么看。
夏:好的内容,得到更多机会渠道,价值体现,只有差的内容留在垄断平台上,成为炮灰。渠道资源,只会越来越多。
提问:浙江经济与江苏经济对比,浙江卫视与江苏卫视对比,怎么样。
廖:我没有研究。但各有优势。
蒋:中国经济,东部沿海,再比GDP没有意义,要比综合经济发展水平。
夏:葛部长讲了,浙江经济更有活力。人民日报也对浙江形势看好。浙江卫视更有活力。说到新媒体,我们不打算同流合污,但打算走向同舟共济。

打造红客帝国——记中国新媒体峰会

 

新闻不存在了,只有数据
随后又是领导发言。江干区委书记说,杭州正从西湖时代迈向钱塘江时代。(这时我想到了刘慈欣向赵海虹讲杭州的毁灭,那是把它变成一幅画,这成了后来《三体》的一个内核。)
阿里巴巴CTO王坚的发言,我觉得是最科幻最有意思的。我就基本把它记录了下来,不一定准确:
很早时候,技术对媒体有很大影响,方正的排版系统,新的信息技术对媒体影响,我感触最大一次,二十后一看,什么都没有发现,落到印报纸上,技术对媒体的影响,不退一二十年看,不知它的影响。花那么多钱,啥都没干。记者有个东西用得多,就是照相机。经历了深刻变化,成就了媒体。报纸的数字化没帮媒体,但照片的数字化成就了媒体。现在没那么多照片,互联网很难想象。都是数字化的技术,看起来,最早帮的报纸,还是老样,但另一样,杀掉柯达,但帮了媒体。互联网对媒体意味着什么?叫新媒体,还是很奇怪的。今天这个时候,你想的媒体,跟互联网没有关系,很危险的。互联网出来后,其实改变了一个基础设施,用马航的例子,我的角度看,有几个东西,可以反思,有的跟新闻有关,它第一次告诉大众,我们今天,没有任何的信息,告诉你飞机在哪,但有数据告诉你,它在哪里。我碰见新华社几个人,他们在船上报道,以后,可能,没有任何新闻,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但有数据,告诉你发生了什么。我与新华社讨论,现场客户端的价值,最大的,就是现场。真的有一天,新闻不存在了,只有数据存在,你信不信那个东西。如果互联网带来非常大的变化,可能看来是新媒体,根子上改变的,现在想得比较少一点。马航这事,原来,制造业跟人们想的不一样,你看马航,如果一个飞机发动机公司,在飞机现场,能在飞机运营中,把数据送回制造厂,你没这个东西,发动机做不好。媒体这个,你得到的反馈,不是第一现场得到,你就失去了跟人竞争的机会。这只有互联网能够带来。我问人,你到底知不知有多少人看你节目?他说不出。但媒体今后也会改变,像发动机。互联网改变我们的可能性,是超出我们理性分析的。很多不能从理性分析,一个案例,讲美军在伊拉克,两士兵,在基地拍二张照,飞机不保密的,把它放到脸书上,没有不合理处,但过了几天,基地停的直升机就被干掉了。用手机拍的,以为拍了点,但GPS位置留在照片上,有人分析了怎么拍的,知道了有直升机。你不经意拍了,可以很多人用很多不同方法去用的,这不是拍照人知道的价值。数据,是看的人决定它的价值。有互联网后,因为它的受众多了,其实产生内容不决定价值。有那么多东西在互联网上,但设想一下,如果每一个字,稿子的每一个字,都带有时间标签,如果每一个字,都带位置标签,谁的威力更大?我一定想,是半夜零时敲的,还是早晨八时敲的,冲击力不一样。你在舰上说马航,与茶馆说,冲击不一样。互联网的影响,我们还没有摸到门。它能改变的太多了。做制造业的一个人,说了句话,讲互联网时,明白一件事,过去讲得那么多,就是把报纸内容放到网上去。它讲得经典,今天认真想,所有制造业,不只是手机,都在生产互联网终端。引伸一下,我理解,互联网对媒体的影响,回到照片和文学,我夸张讲一下,意味着,你照片的每个像素,是互联网的一个终端,文字的每一撇捺,是互联网的一个终端,那时,互联网对媒体的影响才会刚刚开始。
随后是浙江电信的发言。它是这次会议的赞助商,而不是我最先以为的阿里巴巴。

 

新浪微博的党委会

然后是第二场论剑,主题是新媒体的前景。新浪微博、腾讯微信、搜狐客户端的头头以及上海交大的一个人和我被请上去了。杨锦麟介绍我时,竟然向全场观众说,他就是轰动一时的月球车玉兔微博的创造者。我冷汗立时下来,随即澄清,这只是新华社对外部的一个八零后孩纸和果壳网一群八零后孩纸搞的。然后我讲了一些我也记不太得的话,主要是普及了一下半个多世纪前科幻作家对新媒体的看法,没料到现场热烈鼓掌。还有一个女观众站起来索要我的签名。结果弄得新浪腾讯搜狐那些更科幻的发言我都没听清,只记住了新浪介绍他们的党委会是如何在虚拟世界运行的。正在这个时候手机上就传来了新浪的神马执照被吊销了的消息。

打造红客帝国——记中国新媒体峰会
第三场论剑。路金波、吴晓波、曹国熊现身了。我则被中国新闻社拉到阳台上去做电视采访了。我向他们讲奇点临近,他们显得很好奇。但他们更感兴趣的似乎是如何让普通老百姓应对网络上的各种风险。对此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回来后,听到大概是路金波讲到,内容行业一定需要中介。否则消费者无法找到提供商,信息成本太高。中介看到的东西比外行看到的要多。然后,这场论剑就结束了。
第四场论剑,也就是最后一场,快的、的的、浙江东部创业园的老板上场了。因为我一般出行多坐地铁而对网络打的不感兴趣,对移商也没有什么特殊爱好,就懒得对他们的讲话作记录了。其实还是很有内容的,但好像现场媒体也没有作详细报道,这很可惜。大屏幕上倒是一直在断章取义地滚动着微博播报,但至少,我发现,引用的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有错误。有的是颠覆性错误。

 


打造红客帝国——记中国新媒体峰会

这次能来杭州我还是挺高兴的,因为杭州是中国科幻的另一个中心,郭建中老师在这里主持了中国科幻的南派理论研究,并翻译了洋洋六卷本的里程碑的《科幻之路》,还有海虹妹妹在此坚守着中国女性科幻的一脉。这应该是阿里巴巴成功背后的真正原因。可惜当天晚上我就飞回北京了。但经过参加这次会议,我看到了杭州成为未来中国红客帝国矩阵中心的可能。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