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4年06月02日 07:16

一个中国科幻作家的俄罗斯纪行(四)

一个中国科幻作家的俄罗斯纪行(四)

据说俄国曾有计划,把中国东三省变为“黄俄罗斯”。在俄罗斯旅行,尤其在圣彼得堡参观夏宫后,会夜夜失眠,想此桥段。人类关系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而地球是否是宇宙中某个强大外星帝国的行省呢?

夏宫或彼得宫

二十四日,在圣彼得堡的酒店用罢英式早餐。晨九时,坐车去夏宫,亦称彼得宫,其......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31日 15:09

一个中国科幻作家的俄罗斯纪行(三)

一个中国科幻作家的俄罗斯纪行(三)

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见证普京硬汉形象后,便去参观圣伊萨大教堂。它与伦敦圣保罗大教堂、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和佛罗伦萨花之圣母大教堂同列为世界四大教堂,却是东正教的。东正教是与天主教、新教并立的基督教三大教派之一,也信上帝,只是对教义的理解不同。西方的科幻小说中,宗教是一个根本主题,中国则缺少这个,所以科幻不发达。中国的现实比科幻更科幻。

宗教很有意思。翻翻世界近现代科学技术发明发现史,发现许多大科学家,都是上帝的虔诚信徒。不知这是否就是中国近代科技落后的原因之一。尽管集权专制很厉害,俄罗斯却也是科学技术发明发现的大国。



圣伊萨大教堂

圣伊萨大教堂宏大精......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9日 19:11

一个中国科幻作家的俄罗斯纪行(二)

一个中国科幻作家的俄罗斯纪行(二)

从莫斯科搭乘夜间火车至圣彼得堡,一觉醒来,见窗外天边发亮发红,仿佛有陨石坠落。据说到六月,这里会出现极昼。但冬夜漫长,下午四时不到就天黑,上午十时天才亮,又冷,故易产生抑郁气质的艺术家,讲述阴暗晦涩的反乌托邦故事。中国则不一样。像广东,炎热,昼长,晚上睡不着觉,人们除了吃,便闹革命。

此时是北京时间五月二十三日早上六时四十分,即莫斯科时间凌晨两点四十分。窗外无数森林划过。又间杂草地沼泽。岑寂无人。时有小木屋。五时许太阳升起。遍地薄雾如青纱帐,具肃穆深远之美。真是不到俄国不知世界的辽阔。这都是历代君主打下来的。俄罗斯人好像天生有好战血统。有段时间俄罗......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8日 11:57

地铁安检:一个开掘中的科幻题材

地铁安检:一个开掘中的科幻题材

几个月前我就在考虑写一个关于地铁安检的科幻,因为这有很强的中国特色,也可以跟中国梦联系起来。这几天北京普遍加强安检,有些车站已人物同检,乘客排成长队。媒体提醒上班族若要不迟到,必须提前至少半小时出门。另有报道说北京警察增发子弹,可现场击毙疑犯。新疆则开始严打。这些都是创作的素材。

北京地铁日均人流量已过千万,这是十分繁重的任务。要对所有人完成安检,一般国家做不到,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这是科幻而不是生活。但中国做得到,这更科幻。



但有时也有失查。比如昨晚下班高峰期,我身携一把木制日本刀,装在套子里,不经安检,就上了车。安检员瞄了一眼,也没有问装的是......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7日 03:37

一个中国科幻作家的俄罗斯纪行(一)

一个中国科幻作家的俄罗斯纪行(一)

终于到了莫斯科,这个当年多少中国人向往的圣地,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指挥部。

不在俄罗斯旅行,不知这个国家大如银河系,完全是阿西莫夫《基地》的规模。它跨越十一个时区。人类历史上许多大帝国,如蒙古,奥斯曼土耳其,英国,日本,最后都缩回了原点,只有俄国,基本保持了疆土。它至今仍有着吞并宇宙的雄心。

我们一行,于五月二十二日,中午一时四十五分,搭乘国航CA909波音七七七从北京出发,总共飞行八小时,于当地时间十七时半抵达莫斯科。时差四小时。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2日 05:20

身边布满苏联的影子

身边布满苏联的影子

今天要去俄罗斯这个科幻的国度。我很兴奋。我写到:遥望圣彼得堡的天空,结满了朱红色的龙鳞。关于这个国家,首先想到了扎米亚京的《我们》。还有其他的苏联科幻小说,如别列亚耶夫的,《水栖人》、《陶威尔教授的头颅》。以及布雷乔夫的,李重民老师出版了他的不少书。还有卢基扬年科,《幻影迷宫》和《守夜人》四部曲。有一次他来华,主办方曾安排我与他对话,但因为时间原因而遗憾地错过。



对我影响很深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或八十年代初刊在《科学画报》上的一篇记不得名字的苏联科幻小说,写地球人被外星人劫持,到了飞船上,上面有各种外星人,包括一种海参人,他们反抗、逃走。看得我屏住呼吸,......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1日 18:33

未来预测不好比腐败还可怕——果壳未来事务管理局“一大”记

未来预测不好比腐败还可怕——果壳未来事务管理局“一大”记

五月十日下午,北京工体雕刻时光咖啡馆二楼,果壳未来事务管理局第一次代表大会举行,主题是科幻未来主义宣言。参加者有事务局局长小姬、副局长淳子及其办公人员,还有吴岩老师、情报专家武夷山老师、夏笳博士以及两名航天专家等专家学者,以及其他代表约二十人。小姬主持会议。会开得很有意思,可以说是划时代的。中国的未来史可能从此就分岔了。



吴岩:科幻未来主义的状态或宣言

吴岩老师发表主旨演讲。他说,未来是现代社会的发明,古代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西方亦如此,也就是人与神互动,没有未来。文艺复兴后,有了人的自觉,加上科技发展,开始寻找未来。所以,人类真正有了未来,也就两三百年的历史。

......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9日 19:02

中国剩下的最大一块蛋糕是儿童

中国剩下的最大一块蛋糕是儿童

继刘慈欣获得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后,王晋康又获得了首届大白鲸世界杯原创幻想儿童文学奖的特等奖,拿走了十五万元奖金。我担心科幻这样子入侵人家的领地,会不会令人讨厌。但其实科幻本身就是儿童文学。郑渊洁老师最早也写科幻的。但说实话,当主持人宣布老王得奖时,我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听力。什么?儿童奖?老王?他那些惊世骇俗、悖逆天伦的故事和细节啊……


 

奖金最高的儿童文学奖

我是五月七号晚上二十一时飞大连,去参加首届大白鲸世界杯原创幻想儿童文学颁奖典礼暨第二届幻想儿童文学高层论坛的。这个时间很有意义,十二年前的五月七日,同样一个晚上,二十一时二十四分,北方航空公......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6日 07:07

撕裂的一代

撕裂的一代

出生于一九七八年后的这一代人,我觉得他们是很不一样的,可能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批不一样的年轻人。这是中国真正进入文明转型后的一代人,也就是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正式过渡的时期出生、成长的一批人。以前的都不是。几千年来,中国年轻人都是在封建的缸子中自我循环、自我重复。他们是最有可能继往开来完成五四科学民主的未竟使命的一代人。这是比互联网的出现更大的一个机遇和挑战,但我们并没有很认真地对待。


 

有生命力的一代

就拿科学来说,去年中国的月球车第一次登上月球,月球车玉兔微博大家都知道,是一群八零后的年轻人做的,它让很多人欢笑和落泪,也引起了较大的政治反响,......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30日 08:11

打造红客帝国——记中国新媒体峰会

打造红客帝国——记中国新媒体峰会

我参加了一个很高大上的会议也就是中国新媒体峰会。以前我一直认为新媒体其实就是传统媒体,是那种最传统最传统的媒体,所以它才叫新媒体。这次参会也不知是纠正还是强化了我的观点。总之它的科幻感挺强的,我就像参加了一个科幻年会。
峰会四月二十四日在杭州的天元大酒店举行,由中国新闻社主办。据说杭州这个月已开了三场新媒体会议了。我一路上到处看到马云的照片。即将成为宇宙中最大市值新媒体公司阿里巴巴的总部就设在杭州。由于房价下跌这座城市也开始变得科幻了,不知跟战斗机最近总在西湖上空演习是否有关系。



晴空初现,哀鸿一片

这天上午首先是新媒体运营论坛。中国新闻周刊总编辑秦朗担任主持......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27日 11:00

虚幻的安全感——马航事件越来越诡异

虚幻的安全感——马航事件越来越诡异

马航飞机失联快两个月了,连一滴油也没有找到。

也许飞机其实就是这样的吧。

它跟地面跑的汽车、火车都不同,飞上天就随时有融化的可能。

人类打破上帝制定的秩序,到天上去遨翔,这算作偷吃禁果吧。

作为由海洋到陆地的哺乳动物,飞上天空,却不是像鸟儿或蝙蝠一样凭靠自身体力,而是借助人工技术,这十分诡异。

“蓝鳍金枪鱼”自主水下航行器已基本完成对水下核心区域的搜索,仍无任何发现。捞上来的疑似物也统统被证明与飞机无关。有媒体又重新回到飞机可能已经降落的推理。

而单单是围绕事件原因和过程的各种猜测,就穷尽了人类的想象力,让科幻作家也自叹不如。

说起来,飞......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20日 11:26

网络国家二十岁

网络国家二十岁



二十年前的今天,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正式成为一个“网络国家”。

自此后,中国人一思考,机器就发笑。然后机器开始哭泣。

互联网深刻改变了中国,而中国彻底改变了互联网。

中国人说,互联网可以成为局域网。

网络可以帮助权力的集中而不是分散。

新媒体将变成传统媒体。新浪会变成人民日报。

如刘慈欣预言,互联网的奇点将要到来,网络将产生智慧。

它一定会用汉语思考。因为中国是世界上网民最多的国家,但中国人自己却不会思考。......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18日 18:11

马尔克斯之后,用科幻代替魔幻

马尔克斯之后,用科幻代替魔幻

在马尔克斯去世前的一周,我鬼使神差,把我二十年前买的、尘封在书堆中的、一次也没有读过的《百年孤独》取了出来,装进书包,准备完整地看一遍,但由于马航的缘故,我最终再次没有来得及看完。以前不知有多少遍,我每次只是把“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这句开场白读了,就因为种种原因,再也没有读完。据说莫言也是这样的,他也一直没有读完,直到有一天要代表国家去哥伦比亚还是墨西哥访问了,才在飞机上把《百年孤独》给读完。现在看看,我收藏的这本一九八四年初版的《百年孤独》是根据英译本和俄译本译成中文的,印数是八万多册(此书在全球用二十五种语言发行了五千万册)。书真是便宜,才五......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15日 13:01

二十五年前的春天——忆胡耀邦

二十五年前的春天——忆胡耀邦

今天,四月十五日,一个平常的周二,再过几天就是谷雨了。北京空气重度污染。

二十五年前的春天,我第一次来北京,导师要我和师兄就写毕业论文一事,来首都搜集资料,并向北京的老师请教。

那是三月。由武汉出发,坐晚上的火车硬座,次日上午到京。我第一次来北方,车过石家庄,见有积雪未化,很为吃惊殊异。进京时看到了建国门的古观象台。出北京站,一片闹哄哄。坐地铁,瞬间被大群的乘客,一下从车门处挤到车厢另一侧,像相片一样贴着。这成了我后来写作《地铁》的灵感。

到木樨地下车,准备在这里换乘三二零路公共汽车,去人民大学。车站对面一排灰色的高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们住在人大边上一个地下......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12日 08:52

雪国列车上的基尼系数

雪国列车上的基尼系数

《Snowpiercer》这部电影描述了一个暴力革命的主题。它的创意来源大概是贫富差距造成的高基尼系数。头等车的乘客能吃到鸡腿、牛排和鱼腩,还能享受桑拿、美容,住在宽敞的、有五彩花园和水族馆的车厢里,穿着华丽的皮衣,子女享受良好的正规教育,还有优质的医疗保障。下等车厢的乘客则只能吃到用蟑螂肉做的食物,拥挤地住在废油桶里,穿得像乞丐一样,触目皆是肮脏、混乱、疾病和死亡。这便是通常所说的“社会环境极度恶化”吧。终于有一天,下等车的人们忍受不下去了,他们喊出“我们要吃鸡腿”的口号,发起了占领上等车厢的暴动。这是对贫富差距引发的社会动荡和政权更迭的最直接写照。

基尼系数是反映......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08日 21:34

马航

马航

三月二十四日,小冯早上五点就醒了。他摸到手机,上网看马航新闻。这段时间就是这个习惯。

小冯的妻子也醒了,也在用手机看马航新闻。小冯不想她多看。妻子怀孕九月,她会一边看一边念叨飞机上那个一岁的中国婴儿。

“那么小的孩子,难道融化了吗?”她说。

继二十日澳大利亚和二十二日中国相继公布各自卫星发现的疑似残骸图像后,昨天,又公布了法国卫星发现的可疑漂浮物。

飞机已丢失十六天,连同机上二百三十九名乘员——包括一百五十四名中国人,还没有找到。

小冯不知如何回答妻子的问题,就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

这天是星期一。六点钟,小冯坐十......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23日 05:49

中国缺少民用飞机的知识普及

中国缺少民用飞机的知识普及

在搜寻马航MH370客机的过程中,中国一些媒体和专家表现出来的不专业性,使我想到日本人秋本俊二写的《不可忽视的航空旅行知识》(南方报业集团出版社的中译本)。我读此书,觉得很开眼界。我虽然也关注航空,但很多知识,还是第一次,从这本书上得知的。

比如说,飞机的翅膀,在飞行中,原来竟是要像小鸟那样上下扑打的,摆动幅度接近五米。这是因为,主机翼不弯曲或摆动的话,则有可能因为受力太大,在空中突然折断,发生坠机危险。

据此书介绍,飞机上面,承受最大压力的,除了发动机,就是飞机轮胎了,以波音777为例,它们要支撑300吨的重量,而且要在忽高忽低的温度下工作,想想真吓人。所以,着陆滑跑阶段,还是有......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28日 05:04

网络安全首先是保护领导人安全

网络安全首先是保护领导人安全

为什么要加强网络安全呢?一个重要原因是,在互联网时代,做领导风险巨大,他们的个人信息搞不好会随时泄漏,从而把他自己炸掉,也引起一场搞垮国家的大爆炸。斯诺敦曾透露,美国对世界上许多国家的领导人进行监控,包括盟国领导人。这简直就像是用枪指着元首的头颅。后来奥巴马表示,不再对盟国领导人监控。但这本身意味着,对所谓的敌对国家的领导人的监控,仍继续进行。领导人是一国之大脑中枢。美国军事理论认为,现代战争要实施“五环打击”,核心一环是斩首,所以,加强网络安全,最重要的,是保护领导人的安全,因此要像建立“核武伞”一样建立“信息伞”,这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实在是头等大事。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9日 18:27

东莞扫黄与柴静生女

东莞扫黄与柴静生女

过去十天里两件新闻受到热议:东莞扫黄和柴静生女。这证明了一个说法:有三件事是瞒不住的:咳嗽、贫穷和做爱。

从科幻角度看,传说中的东莞扫黄和柴静生女具有共同点,在于它们都关乎未来。东莞的特点是做爱,但不要孩子;柴静的特点是做爱,但把孩子生在美国。如果说孩子代表了未来的话,那么这二者从形式上看,都使中国丧失了未来。

我十年前写过一个科幻短篇小说叫《杂草》,讲的是大批中国妇女到美国生孩子的故事。但那是中共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用来颠覆美帝的一个计划。这些年轻女性拥有一种不好的基因,她们将在美国产下低劣的后代,从而改变美国的人口结构,造成美国的社会动荡。

在听到关于柴静生女的消......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3日 03:16

记同学聚会

记同学聚会

最近《人民日报》发文,讲到春节过年回家,老同学之间的聚会必不可少,但谈论最多的无非就是收入、汽车、住房,没有了真诚的嘘寒问暖、相互告慰,没有了同窗苦读、共同成长的追忆,混得好不好成了同学聚会的热门话题,同学聚会成了找资源、攀关系、嫌贫爱富的名利场。

这不禁让我想起我去年参加的一次同学聚会,却是别样的感受。



那是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一大早,我从首都国际机场出发飞昆明,参加大学毕业二十五周年同学聚会。当时机场雷雨,飞机晚点,中午一时才至昆明,刚落地,微信、短信和电话就热烈地纷拥而至,告知当地东道主同学的老公来开车来接我了。我十分感动。实际上,为这次聚会,这位同学不仅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