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2月06日 06:53

《降临》| 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由于很多人的推荐,昨天晚上,我终于去西单大悦城首都电影院看了《降临》。我看到的是一场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外星人认为,三千年后,人类将会拯救他们,所以来到地球,要先帮助人类成长,却苦于无法交流。这就好像当年传教士来到中国一样,也苦于无法交流,最后弄成了杀伐和战争。我们认为那是侵略。

特朗普上台后,许多中国人都在看美国的笑话。但美国人感到中国很可笑也很可怕。这在电影中也表现了出来。地球上两个最大的国家都无法理解。其实对于中国来说,三千年的大变局可能才刚刚开始,而不是说经过一百七十多年就结束了。最近的很多美国科幻片表现出来的技术或者思想,对于中国观众来说都是很陌生的。对于中国官员来说就更陌......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03日 13:32

中国最新科幻电影《功夫机器侠之南拳》看呆了

中国大陆科幻电影《功夫机器侠之南拳》看得我热血沸腾。

二十一世纪前期,地球遭到了长得像怪兽的外星人的入侵。一开始,人类、机器人与外星人的大战挺像那么回事,颇有好莱坞效果,设定更有趣,人类打不赢,连美国和俄罗斯都败了,世界基本上毁灭了,只剩下中国西南的解放军某基地还在坚守,但也逐渐不行了,然而解放军基地的陈主任忽然施展南拳加机甲,意外打死一个外星人。

于是进行研究,发现这才是制敌之道。这的确是世界科幻的新发明,以前有外星人被细菌弄死的,有被歌声杀死的,还有日本式的机甲与使徒搏斗,但这回是南拳加机甲。然而陈主任的南拳技艺在二十一世纪已经很差了,真正的南拳随着互联网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4日 07:55

《长城》让我看得如痴如醉

《长城》让我看得如痴如醉

迟至昨天才去看了《长城》。迄今豆瓣对它的评分也只有五分。我曾经受此诱骗,想放弃它。但看过之后觉得非常高兴。

其实我的身边,包括写科幻的朋友,也有一些人私下说喜欢《长城》,但他们不敢把这种想法公开发表出来,因为最近舆论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我觉得不必这样压抑自己。我现在就说说我的感觉。我的口味其实也不算怪癖。我只是觉得它拍得难以挑剔而已,展现了做梦时才有的那些东西。整个电影就像鹤军般飞了起来。很多中国电影的问题就是它们飞不起来,只会在地上爬,遮遮掩掩唠叨一大堆琐碎烂事。但《长城》不是。

如果硬要最简单地来说,这就是一部怪兽电影。此类怪兽电影也甚多了,但世界电影史上,还没有人创......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24日 21:11

乌托邦五百年:科幻般的实验

我是一名科幻作家。有时我会提到一个词,叫“中托邦”。它不是我的发明,而是一个外国人最先说出来的。那是二0一一年一月十八日,澳大利亚的中国问题研究者马克·哈里森来北京师范大学交流。吴岩教授请他在“御马墩”川菜馆吃饭,并邀北京科幻作家一起就餐。

马克是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亚洲文化与语言学院副院长。他研究的是China’s futures,请注意,这个“中国的未来”是复数。一段时间以来,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日本的学者都在研究中国的未来。马克说,研究中国的未来,就必须研究中国的科幻。很快我发现马克与我有一个共识,就是认为“中国比科幻更科幻”,......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1日 10:33

如果可能,一生应看一次极光

如果可能,一生应看一次极光

今年10月中旬,我在挪威西部城市卑尔根乘海达路德“北角”号游轮,沿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西海岸北上。

科幻小说中,挪威峡湾被称为上帝评定的世界最佳胜地。现实中,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也被权威杂志美国《国家地理旅行者》评选为保存完好的世界最佳旅游目的地。

此乃第四纪冰川运动,在地面刨蚀出大量谷地,后海水进入谷中,形成峡湾。轮廓曲折,岸壁陡峭,沿途人文古迹灿若明星。

船行次日清晨,见海中礁石、群岛和灯塔如波浪涌出,岸上巨崖耸峙。远方天际明亮如火,有城市星布山中。云层蓝黑黄红,变幻无穷。风平浪静之时,又见绝壁赤红,云雾缭绕。山下村镇,红瓦白墙。日头升起......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01日 19:01

破戒

​这天清晨,七时二十分,至K机场,办票,过安检,正走着,手机响,一看是当地电信短信。未管。欲拍照,又摸出手机,见锁死,二十秒后再试。复试,不行。再三试,亦不行。心里觉得奇怪。随后意识到不是自己的手机。我的是小米NOTE,这是一个什么360。长得一模一样。

至登机口。有电话来,接之。对方是西南方言。我告知他,我拿错手机,速来取。我在五十号登机口,快登机了。对方说可将手机放柜台。

一会儿后,来的却是一名黑衣人,背上印有SECURITY英文字,大个子,貌肃杀,也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便要求我出示登机牌和身份证,一把夺走。又令拿上所有行李,跟他走。上电瓶车,问去哪里,说派出所。我说我十分钟要登机。他说......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14日 22:43

每个人都在航海

每个人都在航海

​十月十六日,我在挪威游轮“北角”号上,听船上举办的讲座,讲“前进”号往事。百多年前,南森、阿蒙森探索北极南极,即驭此船。其中阿蒙森一九一四年到达南极点,是人类第一人。不久后斯科特团队也至此,看到有挪威国旗,极为沮丧,归途中全体饥寒病累而死。“北角”号探险队长说,没有好运气,只有好准备;没有坏运气,只有坏准备。也提到另一屡屡失败的极地探险家沙克尔顿。我问,为何沙克尔顿也被视作英雄?其答,他求生的精神极了不起。我又问,是什么使这些男人,冒着如此大风险,经历如此多磨难,甚至牺牲生命,去那么远,探寻南极北极这种东西,而不是与老婆孩子厮守一起?探险队长说,因为我们是人......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01日 13:10

​中国应该产生100个安徒生

​中国应该产生100个安徒生

在中国人心目中,丹麦可以用一个人来代表:安徒生。他的那些著名童话故事《海的女儿》《卖火柴的小女孩》《丑小鸭》《皇帝的新装》等,人们自小耳熟能详。

拜访安徒生的故乡欧登塞是我人生最大的愿望之一。从哥本哈根机场到欧登塞,一路上景色绚丽,阳光灿烂。一个半小时后,路边即见安徒生故居指示牌。下高速,见两侧有农田村舍,明媚乡村景色,风光美如童话,颇似中国南方,心生亲切。

​至欧登塞,古色古香的城市,中世纪的建筑,教堂、雕塑、小河,遍地落叶金黄,又有红花盛开。心想,难怪安徒生能在这里写出童话。建筑物上有大幅海报,上面是用多国文字包括中文写的“追寻安徒生的足迹”。

......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09日 22:57

我对今年星云奖的期待

​九月十日至十一日,第七届全球华华语科幻星云奖及嘉年华就要在北京举行了,这是迄今在中国举行的规模最大的一次科幻活动,权威的官方网站新华网首次参与主办,预计有来自中国大陆、台湾、香港以及加拿大、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国的上万名科幻作家、科幻爱好者、评论家、学者、出版人、电影人等参加。新华社副社长刘思扬还要在国际科幻论坛上发表讲话。

其中,颁奖典礼将于十一日在北京中国国家图书馆举行。据组委会透露,这次角逐的作品有几百件,虽然不大会出现如刘慈欣《三体》那样产生全社会轰动的小说,但作品普遍质量较高,为近年少有。如长篇小说中江波的《银河之心III逐影追光》、王晋康的《天父地母》、何夕《天年》等都......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28日 20:50

[转载]夜勤病栋:评韩松新书《医院》

[转载]夜勤病栋:评韩松新书《医院》
原文地址:夜勤病栋:评韩松新书《医院》作者: 科幻星云

​我病了,我去了医院。

医院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最脏的地方,细菌、血液、支离破碎,暴露在空气里的器官。铁门背后,尸体、尸体。铁门上三个血红的大字,太平间。

医院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最拥挤的地方,排队挂号、排队等检查、排队打针输液。要小心避让,那些举着尿液和粪便,从厕所冲去检验窗口的人。

我病了,我在医院里。

我要相信医生,要......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27日 08:32

狗改不了吃屎,中国人改不了随地吐痰

狗改不了吃屎,中国人改不了随地吐痰

​北京奥运会过去八年,改变了很多,但有一点没变,就是随地吐痰。走上街便深一脚浅一脚,还强迫症地数有多少,发现数不过来。新鲜或不新鲜的,有余温的或凉下去的,便想着沾满鞋底把它们带回家的样子。有的地方汇集成簇,从浓度到色彩,像一桌大餐。在很大的国家部委院子里,也常见痰迹。坐出租,坐公交,司机不时扭头朝窗外就是一口。

我曾在北京申奥成功时撰文呼吁,这座城市最要紧的问题之一,就是解决随地吐痰,当时领导也作了批示,但没有太大的收效。北京实行了公共场所禁烟,为什么不禁止随地吐痰呢。朝阳群众举报了那么多家伙,为什么不举报随地吐痰的呢。我以前认为,随地吐痰是发展中国家的普遍情况,但最近去了巴西看奥......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23日 07:35

【奥运随感】中国还是很悬

【奥运随感】中国还是很悬

​近年来,中国不断在各个领域,寻求与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相匹配的国际地位,文化如此,传播如此,体育也是这样。

但在里约奥运会上,这并没有弄得十分成功。中国的金牌第二位置,被英国超越。

主流媒体在长篇累牍歌颂女排精神时,对这件事情,几乎置之不提。

英国是一个近年被中国反复奚落嘲笑的“没落之国”。但不仅仅体育,它在科技、产业、文化等多方面,仍然表现出强大实力,令人刮目相看。世界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坦率来讲,中国在本届奥运会上,战绩不佳,虽在自行车、跆拳道等上面有突破,田径也有新的收获,但它没有达到纳入三十块金牌的既定目标,也就是说没有“圆满”完成任务。......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19日 07:53

诗写得再好也唤不回青春

诗写得再好也唤不回青春

​应邀参加上海诗歌之夜,一个与我无关的活动。在徐汇区群众艺术馆。大队的人。排着队,等待入场。上海人如此热爱诗歌,让我震颤。

​像科幻星云奖一样巨大的剧场。有一个爵士乐队,在舞台的角落,不时奏响一曲。到底上海不同。甚至比北京更文艺。

主持人一男一女,男的说英语。穿蓝色裙子的女的很漂亮。

先介绍官员,从宣传部、新闻局介一直绍到群艺馆。好多单位。然后介绍诗人。我边上坐的男性观众,介绍官员时没鼓掌,介绍诗人时鼓掌了。

来了很多诗人。我认识的只有西川。另还有杨炼、唐晓渡、李少君、于坚、赵丽宏、管管等。除了海外的北岛和死去的顾城,一线大牛几乎都来了。还有很多外国诗人。</......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31日 17:21

不吃肯德基,却不得不坐波音

不吃肯德基,却不得不坐波音

即将坐国航CA九八九经纽约飞往巴西,机型是波音七七七。上次由北京往返里约热内卢,坐的也是波音七七七。在这漫长的航程中我构思了科幻小说《乘客与创造者》,写我们与波音的关系。波音成了上帝一样的存在。后来有法航四四七飞同样的航线,在大西洋上空坠毁。但那是空客。

波音即我们的现实。我不吃肯德基,却不得不坐波音。波音公司成立于一九一六年七月,到今年一百周年。中国与波音有很大关系。波音最早的总设计师是一个华人,他为波音掘到了第一桶金。如今习大大出访,坐的是波音飞机,他还访问苺波音公司。当年基辛格尼克松访华也是坐波音。后来邓小平访美也坐波音。其他领导人出国也坐波音。第一位为中国抗战牺牲的外国人是个波音......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30日 15:58

科幻小说中的里约奥运会

科幻小说中的里约奥运会

上个世纪,我与同事张丹合作,写了一本名叫《在未来世界的日子里》的科幻小说,一九九九年由海洋出版社出版。

在这部书中,我们描写了二十一世纪在里约热内卢举办的奥林匹克运动会。这可能是中国人笔下唯一的一部关于巴西奥运会的科幻小说。

小说中,健力宝是奥运会的最大赞助商,而中国夺得了奥运会的足球冠军。后来在国奥队参观中国、巴西和印度合建的太空发电项目“雷公宝塔”时,遭到了恐怖组织的袭击,最后演绎出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故事。

在这部书中,我们还描写了想象中的巴西美丽风光,包括亚马逊河,以及里约热内卢作为一座世界级都市的未来面貌——它是用一根根粗大钢铁管子连接成的“蛛网”,网上结着一个个金属圆......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8日 17:10

耶稣基督是用手机来照亮的

去南京。高铁。夜十时到。

吃小龙虾。有不忍感。南方的小龙虾,浸在油里,血淋淋的。

上次五月来南京,是在秦淮河边,吃鸭血粉丝汤。南京的好像都带血。

凌晨一时半,烧烤店里仍坐满市民,看大屏幕上的爱艺奇。头顶垂着一片红灯笼。

南京洪涝结束了,一下变得很热,有了火炉的感觉。

晨在酒店吃饭,惊讶于南方包子的精致,对上海来客人说了这事。她说,这还叫精致呀。

然后进入科幻环节。

中午见到国民政府时期的美国大使馆,当年斯徒雷登就住在这里。又是十分精致。

又吃到鸭血粉丝汤,与秦淮河边大排档的味道不同。

人们讲江苏是中国最有“文化自信”的地方。古......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2日 18:58

真善美的求索者——王晋康和他的科幻小说

按:此文写于2014年10月,是我为王晋康从事科幻20周年纪念活动写的一篇文章

我与王晋康相识很久,不过我们之间说话不多,应该都属于相对沉静的人。但他给人的感觉,却有雷霆万钧之势。他与刘慈欣是中国科幻的两个大雷。我经常想,是这两位河南人,震撼并辉耀了当今中国的科幻天空,把郑文光、童恩正他们开始的伟大事业发扬光大了下去。这其实挺有奇妙的,因为我最佩服的两个当代主流文学作家也是河南人,阎连科和刘震云。他们的作品也透着一股子“幻气”。

王晋康的出现是一个奇迹,也是一个象征。1993年第五届《科幻世界》银河奖,王晋康的处女作《亚当回归》获得一等奖,他也因此一举成名。而这也标志着科幻的回归......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7日 08:07

马伯庸老师的快递梦

下面转自马伯庸老师7月9日10:05的微博——

一大早接到一个电话:“喂,你是韩松吗?下来拿一下快递。”我有点懵,忙问收件人地址是哪里,对方报了一个。我一听,原来是@韩松老师的快递,于是猜出了原委。

大概哪个杂志社整理作者列表,弄串了行。结果韩松老师下面附了正确的快递地址,手机那一栏却变成了我的。

我正要向快递说明情况,对方口气却坚定不移:“单子上就是这么写的,你就是韩松没错吧?”   我见他如此笃定自信,一瞬间,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也许,我真的是韩松老师,只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我开始了另外一段人生,用另外一......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0日 06:37

中国人形象的变化

暑期到来,又有很多人出国旅游了。如今的中国人海外旅行,是自有人类以来太阳系第三行星上最盛大的狂欢。

三四十年前,中国人出国还很难,是一种“待遇”。当时,绝大多数中国人没有护照,连办护照的想法常常也没有。但大概在二十一世纪初,世界上渐渐涌动起一股巨大、新鲜而吵闹的人潮,就像外星人降临。

二00一年,中国公民出境一千二百一十三万人次,比上年增长百分之十五点九。其中,因公出境五百一十九万,因私出境六百九十四万。二0一四年,中国公民出境首次超过一亿人次,成为这颗星球上规模最大的一个“旅行团”。这个数字,这个节点,像城市人口超过农村人口一样,也具有里程碑意义。

其中,纯粹以旅游为目的的人大......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1日 19:45

互联网飞机:空天拓荒先行者

喜乐航的老总潘运滨可能是我见过最有意思的企业家之一。他生于一九八四,中学成绩很好,爱好文学写作,高考时,却不想那么迂酸,报考了体育大学,踢了四年足球,毕业后,又决定实现写作梦,报考《湖北日报》,有八个名额,他是特招的。他做编辑记者,却并不报道体育。两年后又到《新周刊》,做了四年记者,突发奇想,要在中国的飞机上都安上WIFI。他就跑到美国去坐飞机体验。然后他写了一个报告找风投,并从《新周刊》辞职。他做中国的空中WIFI做了四年,终于有了成果。今年六月十日,中国第一架互联网梦想飞机海航的一架波音787-9终于飞了起来。流量全免费。潘运滨相信飞行的梦想是要更大程度满足人类对自由的渴望。

这是空天互联的梦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