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9月07日 07:34

读《地疤》

读《地疤》

幻界鬼才柴纳·米耶维的《地疤》是一部用奇异的手法融合了科幻和奇幻的海洋冒险,有的场面非常宏大,很残忍,很血腥。有的情节让人吃不下饭,远远超出了我的《红色海洋》中那些少儿不宜的描写。这部书的翻译出版是一件盛事。

去年访英时,就看到柴纳·米耶维的书,在伦敦的书店,摆在非常显眼位置,英国文化协会官员也推荐来读,说是很特别,但我当时主要想买巴纳德的书,而米耶维又很厚,就没有买。这次读到了《地疤》的中译本,感到震撼,应重庆......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02日 21:19

重看《侏罗纪公园》

重看《侏罗纪公园》

今天单位评职称,这是一件很科幻的事情。为了身心的平衡,晚上下班后我就去西单大悦城看了《侏罗纪公园》3D版。原版是一九九三年出品的,当时已让人目瞪口呆,茶饭不思。忘了二十年前看的是电影还是VCD了。网上有说这部电影当时根本没有进口的。现在虽知情节,但从头至尾仍极震撼。那个汉蒙德老头,虽然也想赚钱,但对科学的热爱,对发现、创造和控制世界的追求,令人感动,他就像个老小孩。还有各色人,各种科学家,孩子们,表现出来的对自然和科学的情怀,非常真实。同时惊悚和恐怖中充满幽默感,分寸拿捏得很好。



这部影片的内容很丰富,比如表现了人类对自然的征服,却无法控制自然,或者强暴了自然,释放出了魔鬼的力量......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30日 07:50

《地铁二零三三》作者:在俄罗斯,大家都在捞钱

《地铁二零三三》作者:在俄罗斯,大家都在捞钱

《新周刊》采访《地铁二零三三》作者德米特里·格鲁克夫斯基,我亦作陪。他大谈“地铁宇宙”,批判苏俄政治,说俄罗斯是永远的卡夫卡,又讲文学作品要畅销,必须“跨平台”。

德米特里好像是来出席北京国际图书展的,本来说是五点到七点采访,但他先去了俄使馆的招待会,晚八时才到《新周刊》在大望路三十九层的办公室。我们就等待。从这里看出去,晚霞中的北京城摇摇欲坠。

德米特里是自己打的来的,迷失方向后,被一男人带到一个黑暗的房间,被人在身上摸来摸去,最后他设法逃了出来。



《新周刊》记者阿宝主持采访。同座的还有《新周刊》社长“老爷子&......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16日 13:48

应该无条件允许《小时代2》、《小时代3》的出现

我这一个月都在刷北京影讯网,想下班后去看电影消遣,但看到除了《小时代》,其他都没有什么好看的,非常失望。

我一直在盼望着《小时代2》、《小时代3》早日上映。但有的人,那么多烂片都允许无条件上映,却说不能无条件纵容《小时代2》、《小时代3》上映,让我失去了对未来的信心。他们心中的深仇大恨啊,实在是比对企图侵吞我钓鱼岛的日本人还要强烈。

我其实是一个热爱物质的人,所以《小时代》很对我的胃口。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的人也超热爱物质,自己住别墅开好车戴名表(也不知那些钱哪来的),而别人自己掏钱买件名牌穿,就说人家炫富,说人家把物质当作终极追求。

记得我从小就崇拜物质,还经常把它当作终极追求......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15日 05:59

为什么冯小刚成了春晚导演

为什么冯小刚成了春晚导演

春晚是一种宗教,刚开始,它的教义很吸引人,后来慢慢不行了,信众流失,于是得换神,来为大家重新布道说法。这个神必须有讲究。像原先那样,板着面孔的,正统的释迦牟尼,在那烂陀,探究些四大皆空,讲述些镜花水月,让人们不喝酒不吃肉,已经不行了。

神必须是知名度高的,但要来自本土,因为这不是踢足球,不能外聘个卡马乔。实际上有三尊神可选,一是张艺谋,但受老婆孩子拖累,有绯闻,为做神之大忌。二是姜文,但他太一本正经,骨子里有使命感,不适合这个小时代。那么就是第三了,冯小刚最合适。


 

纵观历史,凡在中国生存发展得好的神,成为了大众偶像的,都要同时走上下两条路线,既要拿姿作态高高......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08日 19:30

韩亚空难中的中国梦与美国梦

韩亚空难中的中国梦与美国梦

说起来,夏令营这个东西,还是美国人在十九世纪发明的。一百多年过去了,虽然是互联网的时代,但是,与分化瓦解我们的敌人进行面对面交流,即便对于九零后,却变得比什么时候都更重要,而这很可能是一种极大的精神满足。实际上年轻人在精神上的需求,常常被忽视,他们被长辈们认为是头脑空虚的物质主义一代,此正如老家伙们对《小时代》的批判一样。其实不尽然。国内能够为他们提供的精神上的满足,实在太少了,且很多是在骗人。美国的夏令营,在他们眼中,一定是能够带来极大享受和慰藉的吧。

这便是韩亚航空旧金山空难透露出的中美间的一种不同寻常关系。像连浙江衢州江山中学这样的县级中学都去美国搞夏令营的并不只一家。......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02日 05:24

《小时代》: 抵抗当今中国下流文化的宣言

《小时代》: 抵抗当今中国下流文化的宣言

我看完《小时代》,有两个愿望,就是这么好的电影,一是我党正在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希望政治局集体学习时组织看它;二是希望韩寒也早日拍出一部电影。

那天晚上我从山东回京,下高铁出北京南站,就拖着行李和三十个微山湖麻鸭蛋,坐地铁四号线直奔西单大悦城影院。刚好赶上九点五十这场,一张票才八十块钱,而最近看的几部电影都要一百二十块。对郭敬明的好感倍增。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17日 02:11

《星际迷航》让我找回了做科幻迷的感觉

《星际迷航》让我找回了做科幻迷的感觉

周末我在单位连呆两天,改中国梦的稿子,没改出来。于是决定去看《星际迷航》。结果好莱坞没有赠我中国梦,却让我找到了另一种感觉——正是这种感觉让我成为了科幻迷。

我回想起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读《星际迷航》小说的情形,那是我最早读到的几本西方科幻小说之一(其余的是阿西莫夫的《我,机器人》和威尔斯的《世界大战》)。对于一个连飞机都没坐过的中国孩子来说,外太空,曲率飞行,外星人,各种神奇的技术装备,冲击力实在太大了。从此我开始做科幻梦。

那时的中文译本叫做《星际旅行》而不是《星际迷航》(我更喜欢前者的译名),还有,是斯波克而不是史波克,是克林冈人而不是克林贡人,是瓦冈星而......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15日 13:55

航天员可否在天宫一号里刻下“到此一游”

航天员可否在天宫一号里刻下“到此一游”

其实我特别希望王亚平姑娘能在天宫一号里面刻下“到此一游”。也许是想到了《西游记》。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后在如来佛五指下撒尿并写下“到此一游”,实在太酷了。但后来就没有这样的率性了。



最近媒体报道武当山石壁上发现一家六口人“到此一游”。后查明这六人并不是一家的。其中张巧年龄最大,八十三岁了,“一辈子在家务农”,儿媳闫秋玲专门带她出去玩,就和另外两名村民一起,开始了武当山之行。途中四人又结识了两位老乡,遂结伴游玩,在刻字的石壁前,有人提议:老人一辈子才出来一次,留个纪念吧。这才刻了字。

事情披露后,该村村支书说:“我得知此事后,专门找了他们。听说这事全国都知道了,他们都后悔死......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11日 11:56

我们为什么要航天?

我们为什么要航天?

航天的事情,很多人不支持,说你地沟油都没解决好。还有你到天上去给学生上课,怎么不讲讲如何防止姑娘们掉进没井盖的井里被冲走的问题。这样说是不对的,不符合中国梦的要求。你要知道,当年美国把人送上了月球,却在地球上搞得一团糟,越战打得一塌糊涂,还出了什么垮掉的一代。

不过那是资本主义腐朽衰败国家,我们是社会主义新兴崛起国家,应该做得更好一些,而且现在二十一世纪了。我们在人均GDP那么低的情况下,用那么大的力量,或者叫“举国之力”,来搞航天,来搞中国梦,而如果用举国之力,来治理地沟油,或者把全国所有的城管集合起来治理地沟油而不是去踩商贩的脑袋,又会怎样?所以大家不是不支持航天(......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3日 11:56

双龙峡游记

双龙峡游记

双龙峡地处北京市门头沟区斋堂镇火村南二点五公里山谷中,属燕山山脉,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期间而新开发的景区,因传说古时二龙在此争斗而得名。最高峰老龙窝海拔一六四六米。驱车前往途中,亦见妙峰山、灵山等路牌,两侧山水均奇异险诡。中午吃农家饭并饮自带白酒,随后乘小火车入景区,闻山中鸟鸣不断,有碧绿水库,鸭形划艇,小溪中蛙声阵阵,蝌蚪成群结队,作浑然状,尚不知人类大军来临。秀峰叠起,不可言状,山石多青厉,林木蔽天,蕈草迷蔓,怪虫横卧,指头大小的黑蚂蚁游行。有悬瀑细流,于数十米高崖上坠落。多处山水被当地人附会为“小九寨”、“日月潭”。行两三公里,又至一瀑布,积冰不化,肮脏猥琐。沿途年轻人众多,亦如蝌蚪般成......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8日 07:41

美帝可怕

上半年有两件事让人念念不忘,一是号称世界最大光伏企业的尚德破产,二是李宁巨亏二十亿。这两个都是很典型的中国梦。看到尚德也就是SUNTEK,就想到刘慈欣的《中国太阳》,而李宁举着火炬在鸟巢里腾空作凤凰涅槃状,也曾让人热血沸腾。但他们垮了。

有人说他们是被中国的市场环境搞垮的,但我想是被美帝打败的。尚德光伏的后面,则是美国成功拓展新能源领域,如页岩气开采正引发新革命。比尔·盖茨则看中了另一个投资方向:核能。问题是,尚德为什么不去投资核能?而李宁搞了那么多年,耐克及其乔丹品牌仍控制着百分之九十的中国篮球鞋市场。

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为什么苹果公司在上半年成为了中国官方的靶子。美帝......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8日 17:14

出一本书好难啊

出一本书好难啊

昨天收到李重民老师快递来的《轨道》,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六月第一版。封面上可见,是上海科普图书创作出版专项资助的。这是我第一次受出版资助。这本书实在是很难出。它可视作《地铁》和《高铁》的姊妹篇,但初稿比《地铁》完稿还要早些,我自己也觉得晦涩,黑暗,混乱,怪异,支离破碎,从读者来讲更小众,没有什么市场。但更主要的不是因为市场。它一直通不过审稿。

上海科普出版社的编辑李重民老师为出这本书,不懈努力了大概有五六年吧。其中波折太多了。有一次,二零一零年,世博会时,我到上海,一起吃饭,我说算了,不出了吧。李老师就一根接一根地不断抽烟,也不说话,我很不忍。另外还有好多人在促动......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3日 07:56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点子能改变世界,但能改变中国吗?

五月十二日,我去中央美院参加TEDxFACTORY798活动。TED是英文技术、娱乐和设计的缩写,是盛行于全球的人际传播活动,目的是“分享改变世界的点子”(Ideas Worth Spreading)。

中央美院的感觉有些像古埃及的遗址,像坟墓啊木乃伊方尖碑什么的。美院还是它从王府井搬走时我去过。坐地铁又换公交到达东郊,花了一个半小时。








TED我还是第一次接触。是一个外国来的东西,主持人讲,中国的这个TEDxFACTORY798有“美国官方授权”,是全球五千多个TED的一部分。中国二十多个城市有TED组织。这次有一千多名观众报名参加,主题是“时代精神”,是黑格尔的一......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30日 05:34

地震十日记

一、自媒体五十三秒就报出了地震
实际上,四月十九日,天气就很反常,冷得穿棉袄。后来网上有人说是地震前兆。我身体不舒服,头天晚上就去医院,流感症状,疑为鸟病。在病房,好像看到死人走来走去。五年前汶川地震的前一夜,我也看到了死人。
四月二十日早上,从网上看到芦山地震了。跟单位电话联系,当天国内室值班的是入社一年多的小文,她把第一条英文快讯抢出去了,抢在了所有外媒之前。八零后的杭州女孩小文很了不起,十分敬业而颇有新闻气质,最近还不顾家人反对,报名要去危险的加沙驻外。同时乐山女孩小易申请去灾区,说要去“还债”。她的亲戚曾在汶川地震中震亡。编辑小房则不顾妻子怀孕七月,也申请去雅安。还有语文线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28日 17:40

中国梦的一面镜子——我看二零一二年中国科幻(下)

(这篇文章原本是为《二零一二年度中国最佳科幻小说集》写的序,有修改)

五、多元化的未来

我十分喜欢宝树的《在冥王星上坐下来观看》,写世界末日后,一个中国人,通过与冷冻起来的苍井空的基因结合,延续了人类的未来。那是地球毁灭后,只剩下两个男人在宇宙中漂着,最后回到太阳系,在冥王星上,找到了人类包括日本AV女优的一些遗物。这个宝树版的亚当夏娃故事具有颠覆性和冒犯性,又击中了许多中国人心中隐秘的梦,是最好的科幻之一。我觉得允许不允许颠覆和冒犯,对于中国的未来是很重要的。说实话......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18日 05:56

中国梦的一面镜子——我看二零一二年中国科幻(中)

(这篇文章原本是为《二零一二年度中国最佳科幻小说集》写的序,有修改)

三、何夕和陈楸帆:歧途、暧昧与挣扎

在过去一年里,中国核心科幻“三巨头”的另一位作家何夕的《汪洋战争》也是一篇有力的小说,它描写地球人类历史上的一次次冒险战争,这些行为在外星人监视者的眼中,不过是一场场赌博。为了打败对手,人类是一种时刻不惜准备毁灭自己的物种,他们活着就为了干这个。这放在宇宙尺度上看颇为荒谬。蒙古人在卡法城散布黑死病,塔吉村把所有平民置于危险之中,地球冒着毁灭危险向月球射出核武器,这些案例表明,人类之所以幸存了下来,仅仅是侥幸,在于他们总是寄望对手是怯弱的,总以为对方会......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17日 07:46

中国梦的一面镜子——我看二零一二年中国科幻(上)

(这篇文章原本是为《二零一二年度中国最佳科幻小说集》写的序,有修改)

一、星云奖和银河奖:重新有梦

二零一二年虽然没有诞生《三体》那样的巨著,但中国科幻的成绩还是很大。备受瞩目的是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和科幻银河奖的颁奖。我担任了星云奖的专家评委会主席。应该说星云奖坚持到今天很不容易。它本是三年前由董仁威、吴岩、姚海军等一些科幻作家、活动家发起的,至此已办三届。举办中,遇到许多困扰和干扰。

二零一二年十月,我与来自中国大陆、香港、美国等地的华人专家评委们一道,评出了十项大奖,可谓亲眼见证华语科幻渐渐走向兴盛,也目击了中国人的想象力和科学创新力出现复兴。这喻示中国人重新......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22日 07:49

瑞典科幻作家:科幻难得诺贝尔奖

“在瑞典,科幻作家的主要题材是反乌托邦。我也写这个。”来自瑞典的女科幻作家Karin Tidbeck严肃认真地对我说。这让我很困惑,瑞典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五万美元,高福利国家,幸福指数很高,为什么如此反动,但作为腼腆的中国人,我也没有好意思问。也许跟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有关吧。
这是三月二十一日,应瑞典驻华大使馆文化参赞爱娃的邀请,我与美丽端庄个子高高而又气质出众的卡琳及使馆官员在三里屯的丽江饭馆一坐一忘共进午餐。一坐一忘的菜不是很好吃。这一带都是大使馆,戒备森严,让人心惊胆战。

(下图为瑞典驻华大使馆)


卡琳是来京参加老书虫文学节的,二十二日还要和飞氘一起做一......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8日 19:19

非典幸存者联谊会

非典幸存者联谊会

(这篇小说写于二00三年,即非典爆发当年。今年是非典十周年,大街小巷口罩重现,似若冤魂回家聚首。一些报刊杂志发表文章,披露了不少当时未知情况,颇为触目惊心,读来比小说更为科幻,远远超出作家的想象力。这也便是关于非典的文艺作品仍然少见的一个原因吧。)
 



 
  一、幸存者二十年后齐聚三亚
  据考证,非典幸存者联谊会成立于二00三年十月十六日。因为是民间的地下组织,当时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它的存在,初期活动也记录不详。后来的资料则比较齐备一些。
  记载表明,在距非典爆发近二十年后的二0二二年底,联谊会的骨干们曾齐聚海南省三亚市,举行年会。
  具体情况是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