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1年12月25日 22:50

周其凤是一个可爱的校长

看到媒体又在批北大校长周其凤,我很打抱不平。我觉得此人甚可爱。他写的那首歌,就给我留下了很美好的印象。恰逢国际化学年时,他一个理科背景院士,想到要用音乐来纪念,这很难得啊。他找到一群学生一起干,而这些学生也不是学艺术的,大都是理工科。学生们“逼”他写歌,他就写了《化学是你,化学是我》。
我觉得这个歌写得真是好玩,也是一首内容丰富而独到的科普诗,像歌中“父母生下生下的你我/lalala是化学过程的结果/你我的消化系统/lalala是化学过程的场所/记忆和思维活动/要借化学过程来描摹/……即便你我的喜怒哀乐/也是化学物质的神出鬼没/……”写得多好啊。难得一个北大校长,如此有赤子之心,不像个当官的。我想,要是有更多......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4日 09:01

上帝和庶民的夜晚

今年是我参加工作二十年。记得一九九一年,圣诞夜,下了班,与几位同事,去宣武门的天主教堂看热闹。这是我第一次到教堂。记得那里面是一个很大的院子,已经人山人海,跟庙会似的。这时距八 九 风 波只有两年。我们走了一会儿,向右爬上一些台阶,准备进入教堂,这时又有人涌了出来,像学 潮一般。有人说,吃圣餐啊。那时谁都顾不得冷了,想到要吃到圣餐该多好,心情跟小孩子一样雀跃。教堂里面,是火热的,明亮的,音乐在缓慢响起。但人头簇拥,什么也看不见。等了一会儿,终于有主教一般的人出来,身边似乎跟着一些小厮,像偃师故事里的机器或木偶。主教似的人物,在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动作。随后,他又带队往前走,很肃穆的样子,人们像被......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4日 00:48

圣诞女郎(诗)

穿红的是圣诞女郎,

火一样的苗条奔忙,

金色的容器在闪耀,

小提琴和吉他奏响。

已然是在时间的尽头了,

她们依旧蝴蝶一样欢笑,

仿佛是杯水间的温暖,

令西服革履的男人慌乱跌倒。

但那信仰仍然在虾与蛤之外,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2日 11:08

回应财新网思享家享友关于科幻的提问

周二晚上的思享家在线沙龙有不少热情的享友提问,活动接近尾声时,仍有很多问题没来得及回答大家,在这里做以下补充: 

陈剑:您对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是怎么看的,有现实的可能吗?
       韩松:很有意思的定律,有现实的可能,日本人已制定了机器人的相关法律。 

邢锐初:硬科幻与软科幻;刘慈欣的三体展现了硬科幻带来的强烈震撼。我最早看过何夕的《伤心者》,那是更多的在科幻背景下的人文羁绊。  请问韩老师,你的小说又是更多怎样的风格呢?

韩松:我的小说,更多是人文风格的。

邢锐初:我看的科幻......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0日 22:24

董仁威:杨潇《百年长歌》:鲜活的中国史

鲜活的中国百年史--《科幻世界》杂志社老社长杨潇57万字传记文学力作《百年长歌》出版
董仁威
 
2011年12月13日,受杨潇邀淸,我参加了四川省社会科学界召开的纪念杨超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暨《百年杨超》首发式,抱回来一大堆书。14日半夜3点,我例行起床,进行我已持续了一万天的深夜写作,我先翻了翻这一堆书,蓦然发现,在这一大堆书中,有一本杨潇写的厚厚的书《百年长歌》,随手翻了几页,立即被吸引住了。
这部书中饱含着一个女儿对父亲的深情追思,一个人格高尚的父亲和一个孝顺女儿在复杂多变的中国革命和建设历程中逐步互相理解的过程。
杨潇为了理解父亲,从干得正红火的《科幻世界》杂志社社长岗位上......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0日 03:58

《金陵十三钗》:中国向美国发出的一个重要信号

这是张艺谋近年来拍得最好的一部电影。
影院里,我的周围,观众们不停地抺眼泪。
虽然有人说,这是一部当场可以感动,但过后却留不下太多记忆的电影,但我还是要说,这是张艺谋近年最成功的一部电影。
事实非常清楚,《金陵十三钗》是按照好莱坞模式严格打造的。哪个关键点有推动英雄感情发展的事件,哪里是高潮,哪里爆发冲突,以及冲突在什么时间得到解决,张艺谋的国际专业团队都分秒不差地逐一进行了安排。
包括它每一个情节的设置,都为的是把观众牢牢钉在座位上不走。
虽然,有人说《金陵十三钗》更像是冯小刚影片的集成创新或消化吸收再创新,而距张艺谋本人的风格越来越远,并且张艺谋拍的越来越不是他自己内......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10日 23:50

拯救黑夜

一、黑夜的力量 
人类的成长过程,有一半与黑夜相伴。昼夜之分是太阳光照射下,地球自转的结果。白昼无非是被太阳照亮的部分,夜晚则是光照不到的。它本是空间的运动,却转化为时间的概念,又变异为心灵的颤栗——黑夜往往被认为是令人恐惧的,传说中鬼魂和僵尸在夜里出游。有人从科学上分析,恐惧只是人在夜里的一种感觉,它来自人体接受到的外界信息的不同。黑夜里,因为光线不足,人的瞳孔会扩张,这使人的神经处于警惕状态。黑夜气温也比较低,身上的毛孔会收缩,而且在夜里,听觉也警惕些。
而另一些人认为,恐惧——再加上神秘,正是创造力的根本源泉,驱使人去改变自己的命运。从这个意义上讲,黑夜不正是人类进化的最大......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02日 15:26

温暖的瑞典驻华使馆的科幻之旅

温暖的瑞典驻华使馆的科幻之旅

十二月二日晚,我应瑞典使馆驻华大使罗睿德邀请,以科幻作家身份,参加使馆举办的文学活动:欢迎瑞典作家代表团访华,庆祝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略姆获二零一一年诺贝尔文学奖,举行中国社科院外文所与瑞典使馆合办的“瑞典文学翻译竞赛”颁奖式。
瑞典使馆位于东三环农展馆对面,距挪威使馆仅一站路。乘地铁很方便。只见外面车水马龙,而使馆院子里却十分恬静,很适合搞文学。



首先见到的是使馆文化参赞爱娃和他的先生,爱娃一眼就认出我是韩松,虽然我们从未见过面。这真是科幻。爱娃长得有些像我在挪威见过的另一位瑞典人安娜,漂亮、大方而亲切。她的先生也是一位帅气儒雅颇有见识的中国人。
然后见到了罗......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9日 05:35

一个欧洲共产主义者和他的科幻乌托邦

一个欧洲共产主义者和他的科幻乌托邦

奥斯陆文学屋的工作人员对我说,他们有一个很大的科幻收藏,并带我去看。在一间大教室一样的房间里,藏有三千五百多册科幻书。奥斯陆文学屋的负责人阿斯拉克告诉我,这些书,是他的好友特朗·奥格里姆(Tron Ogrim)捐赠的。他已在二零零七年去世,时年五十九岁。在上世纪六十和七十年代,奥格里姆是挪威毛泽东主义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是挪威工人共产党(马列)的领袖。而阿斯拉克本人,在一九九七至二零零三年,也担任了该党的负责人。但这个党后来蜕变为社会革命党,与中国不再有联系。阿斯拉克后来在给我的一封信中,称奥格里姆是他的导师。

关于国际毛主义运动,如今在中国,可能只有在乌有之乡等少数网站上才能查到。那是上世纪世......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6日 23:56

中国农民将掐住世界文化的命根子

中国农民将掐住世界文化的命根子

这个周末,我出差到北京平谷东高村镇,见到了可能是中国最有科幻感的场景之一。
土狗在乱跑乱叫。灰尘满天。马路上铺满玉米粒儿。在存放骨灰、出售羊排的房屋旁边的一间小屋里,四十八岁的农民耿国生忙着手工生产小提琴,并把它们销往世界各地。
世界上每三把小提琴中,至少就有两把是耿国生这样的中国农民造出来的。




他在八十年代的第一单做的是韩国人。现在他每年制造两三千把小提琴。每把售价几百元到上千元。说起来,他其实根本不懂琴,他做的第一把琴,是把从上海买来的一把拆开,琢磨后做的。

在“国生工作室”不远处还有一个更小更乱的,堆着各种瓜果、蔬菜、柴禾的农家院,十几平......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2日 23:27

奥斯陆科幻圣地——共产主义者的遗产

奥斯陆科幻圣地——共产主义者的遗产

成立于二零零七年的奥斯陆文学屋是欧洲最大的同类民间文学组织,在它三层楼的大厦里面有一间专门的科幻书屋,收藏了三千五百册科幻书,包括英语、挪威语、法语、德语、瑞典语、丹麦语和西班牙语七种语言。虽然,号称里面有哥特式小说、奇幻乃至犯罪小说,但我看了一遍,绝大部分是科幻,且以英语为主。在墙上还贴了好些科幻画。



奥斯陆文学屋向我提供了有关这些科幻收藏的一份文字介绍,这本身是一个关于科幻理论的小手册,比如其中提到了如何区分科幻和奇幻:科幻在于展现无限的可能性(infinite possibilities),而奇幻在于展现无限的梦(infinite dreams)。
它还说,幻想作品制造出了我们的梦境世界,超越了我......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9日 09:12

在北欧做“科幻大使”

在北欧做“科幻大使”

我以科幻作家身份,应邀参加于十一月十四日至二十日由奥斯陆文学屋举办的中国文学周。这可能是西方大型主流文学活动第一次邀请中国科幻作家参加。期间,我做了两次报告(实际上是由主持人提问,我现场回答),接受了四家主流媒体的采访,包括三家挪威媒体和一家瑞典媒体(都用英语,最长采访时间为一小时),还两次在公共场合朗读我的科幻小说节选。看得出来,深受伟大的赫尔辛根默斯肯漩涡传统影响的北欧人民对中国科幻很感兴趣,主持人和记者,都做了很多案头准备。其中挪威国家电台的一位记者本人就是科幻迷。我作为来自中国的科幻作家,受到了热烈欢迎和盛情款待,感到非常欣悦,不停地转告广大中国科幻迷对北欧人民的问候和祝福。(下图就......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5日 04:28

第二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获奖名单

第二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组委会公告

第二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获奖名单

最佳长篇科幻小说奖:
金奖:《三体3·死神永生》        作者:刘慈欣
银奖:《地铁》                   作者:韩松  
《神的平衡器》                   作者:陈奕璐 
《卡勒米安墓场》            &nb......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3日 23:46

让想象飞一会儿——我眼中的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获奖者和作品

让想象飞一会儿——我眼中的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获奖者和作品

第二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仪式11月12日晚在成都举行,刘慈欣、《三体》等作家和作品分获最佳科幻作家、最佳科幻小说等10项大奖。


刘慈欣《三体3•死神永生》获最佳长篇小说金奖,当之无愧的。在组委会向新闻媒体发布的一份新闻稿中,这样写道:本届星云奖是在刘慈欣科幻小说“三体三部曲”所引发的中国科幻热再露端倪的背景下举办的,刘氏三部曲被普遍认为是中国科幻文学的里程碑之作,将中国科幻推上了世界的高度。因此,提出了“‘后三体时代’中国科幻往哪里走”的命题。刘本人在下午的研讨会上,三体的成功,坚定了他对硬科幻或核心科幻的信心,这种科幻是有需求的,国内对这种科幻......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6日 23:28

幻中自有颜如玉,幻中自有黄金屋——参加星河婚礼和《天命》发布会

幻中自有颜如玉,幻中自有黄金屋——参加星河婚礼和《天命》发布会

十一月六日上午,至丽华亭苑酒店三楼鸿运厅参加星河与吕晶莹的婚礼。这是我在北京第一次参加婚礼。穿黑西服扎红领带的星河就像个永远的大学生。新娘很漂亮,她是二零零六年在大学参加科幻协会活动时与星河相识的,那时她才十八岁,然后逐渐发展为爱情。而据新娘父亲讲,他们是早就缘定了。还在一九九六年,这位父亲在天津一家公司,做了星河杨鹏吴岩编写的《地球保卫战》的科幻电影脚本,就是新娘的妈妈和女儿一起把胶片送到厂房的。听后颇感神奇,这一定是天命的安排。幻中自有颜如玉。

今年,科幻界的两位“老人”终于都成家了。另一位是严蓬。我认识星河严蓬差不多二十年了。当年北京的科幻四少,还那么年轻。这......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6日 20:53

第二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典礼参会手册

第二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典礼

参会手册

以科幻的名义,为科幻加冕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31日 10:47

第二届全球华语星云奖颁奖晚会简报(第一期)

HKP快訊

第248号

2011年10月29日

世界華人科普作家協會主辦

第二届全球华语星云奖颁奖晚会简报

(第一期)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31日 10:24

科学家写科普作品就是不一般·卡扎菲之死

HKP快訊

第246号

2011年10月25日

世界華人科普作家協會主辦

1、科学家写科普作品就是不一般(董仁威)

2、卡扎菲之死(刘兴诗)

1、科学家写科普作品就是不一般

--评科普大家张文敬的科普创作

董仁威

我认识张文敬,是2007年初的事。我的老友钱玉趾带着一位看起来很壮实的高个子男士走进了我的办公室,经过简单介绍后,我知道他叫张文敬,是一位写过不少科普作品的科学家——张文敬自己谦虚地称自己是一个研究“冷”的“冷门”学科、冰川与环境的普通科研工作者,随即,他送给我了几本他新近出版的科普专著,其中有一本是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刚刚寄给他的样书,也是“十一......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30日 07:36

高铁处女坐

高铁处女坐

三十日上午九时许至南京南站,宏伟巨硕,若世博会中国馆。候车室宽敞亦胜过北京南站。人不算多,秩序井然。乘车者,有老外,有抱小孩的。还有一些对高铁好奇者,在大玻璃窗前观看。只见一列列白色和谐号,纷纷攘攘入站出站,犹如蚯蚓盘旋。我心情顿然十分激动,为祖国建设成就感叹。哦,我就要在这里实现我的高铁处女坐。

近十时,进站。步下站台时,有穿红衣服务员喊:“把蓝色票往闪绿光的地方塞入!”颇有科幻大片感。来自上海虹桥的G2高铁在十时五分缓缓进入南京南站,车身雄健。十时零九分准时出站北行。四号车厢,一等座,红色布面椅,颇宽,仿佛按照姚明身材设计的,又似飞机头等舱。但空座率在百分之七十。商务舱人......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26日 22:37

神奇传说弥漫毛泽东故乡

神奇传说弥漫毛泽东故乡

二十六时晨,驱车往韶山。有韶山高速公路,近五六年才修成。两边丘陵,绿波灿灿。毛十七岁离开韶山,去长沙求学,与我离开家到外地上大学,恰是同龄,那个年龄的年轻人,充满幻想,包括对世界和对异性,而毛在彼年代,或更多忧患感和使命感,我们此行,是去寻找百年前那个少年。近韶山,即有路牌,书“伟人故里”、“毛泽东故居”、“红色记忆城”、“韶山宾馆”、“游客中心”、“自驾游接待中心”、“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等。



至故居前,有收获及未收获稻田,两个池塘,荷花映映,双鸭嬉水。

游客甚众,排成长队。当地陪同者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