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0年09月03日 07:50

中国为什么掀起扫黄热潮

今年以来,中国扫黄一浪接一浪,我本来以为上海还会坚守,但昨天上海也报道抓了好多人。我在想为何三十多年都没有这样做,2010年为什么要这样呢?难道是为了2012年的到来,让她们提前登船伺候着了吗?也不对呀。后来发现一件事情,想可能跟这有关。也是从今年起,北京各大单位的澡堂要么关闭,要么就不再为职工提供热水洗澡了。外地的好像也一样。生活质量一下倒退了十年。原来,这是为了响应国务院节能减排的号召。这可是一项国际政治任务,据说只有中国等少数国家在认真执行。“十一五”规划今年就结束了,五年前承诺的节能减排指标要完成据说很悬哪(2006年以来,全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累计下降14.38%,化学需氧量排放总量下降9.66%,二氧化......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30日 06:28

先麻醉,再用锤

我想警察要破方舟子遇袭案其实是很容易的,因为暴徒赤裸地使出了这个社会的惯用手段——也就是说,对那些说话不中听的人,对那些说话惹我不高兴的人,先试图麻醉你,不行的话就用大铁锤击死。这是权力阶层出于本能最习惯用的手法,大家见得多了,所以就能看出后面的主使是谁,可不是一般的抢东西的小毛贼。方舟子揭露的人千奇百怪,但都有着共同点,就是都有着难以抑制的权力欲望或者就是大权在握的人。但这么一想我又觉得警察要破这个案件其实又是很不容易的。
当然了,最毛骨悚然的意象,就是那个沉默的、却可以轻松把人砸成肉酱的大铁锤。感觉到这样的大铁锤,其实就一排排地、黑乎乎地悬挂在半空中,看谁乱说话,就马上自动砸下来。砰砰......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7日 13:42

八宝山为师母送行

八宝山为师母送行



上午去八宝山,为吴老师爱人送行。吴老师是我的研究生导师。我是他招的第一届学生。到场的除几位亲属外,都是吴老师的弟子。吴老师穿一身深黑。他说她一直好好的,不生病,除了脚摔坏一次。五个月前发现胆癌并已转移。太突然。他说几年前,发现有胆结石,但结石的人多了,医生说切掉胆,也没有做。要做了就好了。他指着她的照片说,这是一年前照的,还胖胖的。已经泪下了。去年与吴老师及师母等吃饭,的确好好的,欢声笑语。二十年前在学校,师母还为我们做饭吃呢。吴老师说,这就是命。然后到莲花厅送别,很小的一个房间,身子都转不怎么过来。师母削瘦。吴老师哭得已站不住。出来后,他又坐在路边,双手抱头,号啕大哭。一个七十......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0日 07:09

成都科幻创作研讨会的发言记录(下)

下午

姚海军:继续主题发言。

杨枫:我把我的情况作自我介绍。我零三年进科幻世界。出版社做了十二年文学编辑。我缺少自信。科幻神不神圣,我觉得是神圣的。我像洗脑一样,艰难,但很愉快。你会感到,你的视野眼界,精神状态不一样。在出版社再耗七年,找不到现在这种精神状态。他们缺少一种一直往前走的一股劲。我觉得,我进来时,杂志新上马了很多项目,开各种讨论会,我了解了。我跟之前,姚海军,他是我们最好的编辑,最好的最宽的眼光。科幻世界的魂。一代代传承下来。我心目中,是很神圣的。我特别荣幸。我能为这杂志做点什么,带领团队,为作者服好务,乐在其中。只要力所能及,我们能尽量去做。......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0日 06:34

成都科幻创作研讨会的发言记录(上)

八月八日全天,《科幻世界》在四川省科协九楼会议室举办科幻创作研讨会。这是近年少有的一次科幻界的“高峰论坛”,除了一线女科幻作家一个未到外,男科幻作家到得算得上齐整,非常难得。到场的有:姚海军,杨枫,吴岩,陈楸帆,米泽,进麦,甘泉,北星(及小北星),星河,飞氘,黄永明,韩松,拉拉,刘慈欣,谭剑,王晋康,马骁,张秋早,江波,小姬,郭凯,简雪,刘维唯,何夕,王奎宁,杨平,苏学军,靳萍,杨俊杰,潘海天,刘维佳等,以及《瞭望东方周刊》杂志刘芳等媒体记者,还有几位,我未能听清和记下名字,请谅。

现将我当时在电脑上敲的现场记录贴出来,供大家参阅,我觉得这些精彩的发言对促进中国科幻创作、推进中国科幻研......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09日 18:01

科幻之旅,科幻之城

科幻之旅,科幻之城

一、“成都,我回来啦”

八月六日,我前往成都,出席科幻笔会,参加世界华人科幻协会成立大会,并要领取两个科幻奖项:银河奖年度读者提名奖和首届全球华语星云奖最佳作家奖。过去大半年,承蒙读者们的厚爱,我已领到好些个科幻奖了,比如土星光环奖、天马奖、星空奖。但这些并没有让我有多高兴。我是如丧家犬一般抱着逃离北京的思想上路的。



下午五时下了班,前往机场,快轨一个小时即到。没想到这么快。天气少有的明媚,日暮之前,列车窗外一片金色,飞机像翼龙一般降下来,映在水面上,就好像它根本不会出事的样子。没带相机,手机充电器也没带。看到车上所有人都拿着手机在玩,感到自己是棺材里爬出......

阅读全文>>